30.12.02

《我們的快樂聖誕》



對文巧樹而言,一年之中最喜歡最期待的節日,非聖誕莫屬。

一直渴望能過一個白色聖誕 ── 浪漫而溫馨。

今年終於夢想成真,然而他卻已選擇離她而去。

走在北京的雪地上,文巧樹不斷呵着白氣,以男友去年送贈的兔毛手襪一再摩挲着臉,彷彿那種絲絲線線過手的觸覺會傳來昔日掌間那溫度。

正要陷入回憶的旋渦,背後忽地傳來幾聲呼喚。

「小姐,那邊穿紅色大衣的小姐!」一把沙啞的聲音在遠處呼喊着。

奇怪。

這兒是北京呀,怎會有人用廣東話叫住她?對方怎麼一眼便看得出來她是香港人?文巧樹好奇地回頭搜索聲音來源,原來是路邊一個賣聖誕掛飾的老婦。

12.4.02

《Taste of Love》番外篇 -- Eyes on Me


Taste of Love》番外篇 -- Eyes on Me


「姜姐姐,你看!」郭霜壓低聲線,以手肘輕推姜圓,視線掃向角落裡一個身穿灰色衛衣牛仔褲的男生。

姜圓隨郭霜的視線,覓得那個正將一小瓶玫瑰香薰精油偷偷藏進衛衣口袋的男生,不禁一呆。

「這人鬼鬼祟祟的,我已留意他好一會,沒想到他真的有所行動!」郭霜不屑地撅撅嘴,「好!人贜並獲,我看他還如何抵賴!」

郭霜正要上前逮住那個偷香薰的男生,姜圓卻急忙伸手將她一把拉住。那男生大概感到氣氛有異,即時狼狽地拔腿逃離現場,推門時還踉蹌地摔了一跤。

郭霜不忿眼睜睜看着小偷逃脫,姜圓卻只一疊聲勸說:「算了吧,一瓶香薰精油而已。」

郭霜氣在頭上,狠狠地教訓姜圓,「不是東西平貴的問題,而是這行為要不得!你看他,長得牛高馬大,全身上下都是名牌,竟好意思跑來偷香薰,這種人怎能姑息?姜姐姐你怎麼了?那人偷了你的東西你還護着他?」

姜圓面有難色,張開口,卻欲言又止。

14.3.02

《Taste of Love》番外篇 -- 三小無猜


Taste of Love》番外篇 -- 三小無猜


丁鈴拿起一隻熟透的石榴,窩到沙發裡去,「你還是那樣愛吃石榴。」

姜圓回過頭來,「我只喜歡它的香味。」

「你經常買一盤盤新鮮石榴回家,就只為了它的香氣?真不曉得你這叫奢侈還是浪費!」丁鈴盤起雙腿,津津有味地咽下多汁的石榴肉。

姜圓將電香薰座注滿礦泉水,然後灑上三滴快樂鼠尾草香薰油,混合兩滴天竺葵,將時間調為兩小時,轉身到廚房洗滌雙手,順手取過一隻青蘋果,坐到丁鈴身旁。

「為何對石榴香味情有獨鍾?」丁鈴好奇。

姜圓一怔,「或許因為石榴裡……有着回憶的味道吧。」

「是回憶裡的那棵石榴樹,還是樹下那個兒時玩伴?」

姜圓白丁鈴一眼,「你管我。」

丁鈴扔掉果核,不懷好意地問:「你猜我上星期在大學飯堂碰見誰?」

「我怎曉得你碰見誰!」

「猜猜嘛。」

6.2.02

《男朋友的前女友》

友人訴苦,抱怨男友跟前度仍時有聯絡。

旁觀者清,男友對她千依百順,奉她為掌上明珠,我絲毫不擔心他會有異心。況且再見亦是朋友,兩個人曾經相愛,想必因為最初投契非常,是以至今仍有講有笑,並不為過。再說,二人若仍深愛對方當日根本不必選擇分手;她的憂慮,其實是不必要的。

友人卻然堅持男友跟前度的這種知己關係對她構成極大威脅,更怪我沒站在她的立場設想:「你比男友的前女友漂亮,自然不會明白我此刻的心情!」

我苦笑,不好分辯甚麼。

也許我比較幸運,條件比男友的前度優秀,不過我更相信自己不必受這種苦,是因為我不會自尋煩惱。

無論和誰談戀愛,我的原則始終如一 ── 尊重對方的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