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

連載小說:《2:20AM 的約會》目錄

連載小說

  • 《2:20AM 的約會》   (連載完畢)
楔子: 半年前的一個深夜,一名白衣少女被紅色跑車撞倒,重傷至死。半年後,便利店每晚同一時間都會出現一神秘白衣少女,少女每晚只買一瓶Evian、站在相同位置,彷彿在等當日那輛血紅色的跑車......

《2:20AM的約會》-Chap. 10 (Finale)



Chap. 10 Finale

就在救護車駛離車禍現場的同時,兩位巡警接報而至,向報案的油站大叔了解過來龍去脈後,再逐一向圍觀者錄取簡單口供。而 Angel 因曾替傷者進行急救,順理成章被邀到警局走一趟,作較詳細備案記錄。

我和 Daemon 匆匆交換過眼色,合拍地一左一右地攙扶着Angel。情緒尚未平服的她此間只餘下一具空殼,也難怪,剛才那場內心交戰,想必已把她折騰個半死。此際看來,異常蒼白的她比任何人更像一個車禍傷者。

我們一行三人由巡警領入警署,Angel 洗一把臉後面色略為好轉。大概因為她長得楚楚動人,且臉上駐紮着受驚表情,是以值班探員毫不吝嗇他們的關懷與慇懃,忙不迭奉上面紙熱茶,禮待她一如上賓。我則跟 Daemon 坐在房外長板凳,相對無言。

我心裡面確有無數個問號,但,沉默似乎是當下唯一的選擇。

剛才一幕記憶猶新,即使我再好奇,求知欲仍抵不過心底震撼。喉嚨乾澀,兩片唇被重重膠住,無法張開;雙臂似有千萬隻螞蟻在毛管與毛管之間爬行,後頸似有幾千條不知名的、冷冰冰的東西一直沿着脊椎蠕動。我低頭凝視交握的兩手,十指不期然地繃緊,彷彿深諳只有這樣互相緊扣方可令脫軌的思維回復正常,惟用力之大,令指頭骨節開始微微發痛。

「沒有問題?不似你作風。」Daemon 調侃。

我繼續保持緘默,尚未從真相的打擊中完全恢復過來。

「其實你能揣想到我和 Liz 之間存在微妙關係已不容易,別氣餒,華生!」

「嗄?」

Daemon 挑了挑唇角,濺出一個嘲諷中略帶鼓勵的曖昧笑容。

「你不認為自己跟華生有許多相似之處嗎?你倆都喜歡問問題,經常來不及作出表面看來精闢合理的推論,只可惜小聰明有餘,觀察力不足 ──『You see, but you do not observe』。是以福爾摩斯總是從剔除華生的推理錯誤中,一步步接近事實真相。」

我深深地吸一口氣,然後緩緩呼出,始終未能自腦海裡搜索到一個半個合適的詞彙,於是膠着的兩片唇繼續緊緊閉合,只在喉頭間發出一串混濁不清的、沒意義的聲音。

誰又能料到 Daemon 對 Angel 的關切原來並非出於俊男對美女的好感,而是一個姐姐對在同一子宮內並肩成長的妹妹的愛?相信即使由福爾摩斯接手調查,亦未必能推算到本來俏麗動人的 Liz 死後會化身冥界侍者 Daemon,復以神秘俊朗的男性身份出現。

算吧,我憑甚麼和福爾摩斯相提並論?人家大偵探即使算不出人死後仍有生命,大概也能揣想到 Daemon 便是 Liz 易容後的假身;而我,站在真相面前就只會怔怔的,毫無還擊之力。

也許如 Daemon 所言,我確實欠奉洞悉真相的慎密心思和推理能力,但觀察力倒還不致於零,一些疑點,某些破綻,我還是察覺到的。

我咬咬下唇,豁出去了:「我確有興趣知道,你們是否都具備分身的能力。」

Daemon 輕抬眉梢,眼角笑意像在說「呵,你終於開竅了!」

「為何有此一問?」

「Angel 接到的那幾通無聲電話,大概並非惡作劇電話,而是你搖給她,故意拖延時間的吧?還有今天晚上2時20分在店前掠過的那個白影,恐怕也不獨是司機疑心生暗鬼之故。」

假如將整件事設想成是 Liz / Daemon 的佈局:由她代替 Angel 實行那個復仇大計,利用司機肇事逃逸後心虚作祟的致命弱點,故意在相同的時間地點,以白衣女鬼的形象出現,促成那場車禍。這樣假設的話,先決條件便是借事調開 Angel,免她捲入車禍。

Daemon 既不承認亦不否認,「還是那一句:有些事情,你知道得愈少愈好。」

《2:20AM的約會》-Chap. 9



Chap. 9

Angel 半弓着身,從她那急促的喘氣聲看來,實在沒理由懷疑她不是剛剛才抵達案發現場的。

只是,車禍前明明瞥見一抹白影飄過……

「Angel,你不是走在這跑車前面的嗎?我還在擔心你被捲進車底了。」

Angel 一臉狐疑:「我?」

雖然我還是不太了解 Angel 在盤算些甚麼,可是當日那句「我自然不是白等的」卻不期然在我腦海中迴盪。

難不成……Angel 終於實行她的復仇大計了?

我向 Angel 投以疑問的一眼。

Angel 似乎並沒會意我的暗示,「怎麼大家今天都怪怪的?一忽兒說在街上看到我,一忽兒又說有電話找我,可是每次當我接過聽筒後,對方卻又不發一言……先別說這個,不是交通意外嗎?召了救護車沒有?司機呢?是否清醒?有沒有受傷?」

我納罕。

這樣說來,剛才瞥見的那個白衣女郎是另有其人?但,深夜2時20分,在這條入夜後人跡罕至的橫街,不是太巧合了嗎?

Angel 上前,走了幾步,怔住,然後囁嚅地說道:「是他……」

我腦筋一時轉不過來:「甚麼?」

只見 Angel 面有菜色,豆大淚珠從雙頰滑落。

「我認得那輛紅色跑車……是他,那個撞倒 Liz 後不顧而去的司機!」

我的喉舌乾癟,一顆心直往下沉,噩夢般的預感靈驗了。

相同的跑車、相同的柏油路、相同的時間……半年前的時、地、人到底是在命運巧妙的牽引下重遇?還是某人精心安排的佈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