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1.01

《2:20AM的約會》-Chap. 8



Chap. 8

回到便利店,Daemon 早已換妥制服站在收銀機後,若無其事地埋首工作。

我換過制服,走到 Daemon 身旁,拿出平生最大勇氣來換取真相:「你們不是應該保持中立,不能介入事件當中,以免影響人們的命運的嗎?為甚麼今次會是例外?」

Daemon 慣性地頭也不抬:「你問得太多了,許多事情,還是不知道比較好。」

我聳聳肩:「反正經已介入了,這個時候才抽身太遲了吧?」

Daemon 不置可否:「隨你喜歡,那是你的選擇。」

我拿出我的王牌:「你跟 Liz 是認識的吧?」

雖然 Daemon 對我那駭人的推論由始至終並沒作出任何明顯的反應:沒有抬頭,沒有露出詫異的神色,甚至沒有改變他那平靜規律的呼吸節奏;但那稍縱即逝的三秒鐘的停頓卻已足以令我相信我那大膽得近乎匪夷所思的假設擊中了 Daemon 的痛處。

像 Daemon 這種經常擺出一副泰山崩於前不動聲色的蠟像人,能夠令他的世界停頓整整三秒的事在他心裡一定佔著不尋常的份量。

看來我跟真相愈來愈接近了。

「這算默認嗎?」我揚起一道眉,胸有成竹的我語氣開始有點咄咄逼人。

Daemon 輕蔑地牽牽嘴角:「你要繼續玩你的偵探遊戲我不會予以阻止,可是希望你在大膽假設、細心求證之前先了解一下香港的法律精神 ── 寧縱無枉。在案件審結完畢前,你只能稱被告為疑犯,無論基於任何理由,都不可以假設被告  有罪,而且一切疑點利益歸於被告,這些難道你都沒聽說過嗎?大‧偵‧探!」

好一個 Daemon!被觸及痛處,仍能從容不迫地作出反擊。有這種難得的好對手,我自然不會輕言放手:

「依我推斷,半年前,在執行任務期間,你認識了 Liz,並且對她一見傾心,可惜這場相遇改變不了她的命運,你最終還是得親手將死亡通告交給自己所愛的女  人。因為歉疚,因為不想歷史重演,所以這次你決定干涉,保護 Liz 的妹妹,希望這樣做可以補償些甚麼。」

Daemon 放低手上的單據,若無其事地以灰綠色的眼瞳跟我作了一次正面的眼神接觸。意外地,他的瞳孔並沒因被揭破的恐懼而放大,反而氣定神閒地穿過我雙目進入大腦尋找搜索,盡情地閱讀我的思想。

那種被人看穿的詭譎感覺令我起了一身雞皮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