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01

《2:20AM的約會》-Chap. 3



Chap. 3

晚上,我如常到便利店上班,只是兩手閒着時,白衣少女的身影便會自然而然地在腦海浮現。也不曉得自己到底是悶得發慌,還是當真撞了邪,我竟暗自期待着白衣少女會於2時20分再次出現。

新來的 Daemon 依舊默默理貨不發一言,直到一班小混混走進店裡,那雙灰綠色的眼珠才忽地亮起來。

本來那種小混混最易醉酒鬧事、順手牽羊,身為店員理當金睛火眼暗中盯梢他們,可是像 Daemon 那樣雙眼放出幽綠晶光又未免略嫌太明顯了點。尤其近年的街童不好招惹,動輒因不爽被人多瞄兩眼便出手傷人。

正要上前提點 Daemon 收斂收斂,其中一個染金髮的少年捧着半打啤酒過來,順道以下巴點向我身後的香煙架。

「兩包沙龍。」

我轉身從架上取過香煙,匆匆掃描過貨品條碼,「盛惠一百六十五元。」

Daemon 將啤酒放進膠袋,然後向那金髮少年遞上一張黑色收據,「明天見。」

那幫小混混接過啤酒後即一哄而散,金髮少年接過找零,順手將發票一把塞進褲袋後轉身離去。

「Daemon,收據單甚麼時候換成黑色的?」我納罕地檢查發票打印機,「機內的發票紙明明是白的……」

Daemon 卻答非所問:「每個人都有屬於他自己的發票。」

這跟發票的顏色有啥關係?他根本就是在迴避我的問題。

《2:20AM的約會》-Chap.2



Chap.2

回家後,我將事情始末告知熱衷靈幻的大姊,她聽罷也不住嘖嘖稱奇。

「若有機會,真要到你工作那家便利店會一會那白衣少女,看看她到底是真神還是假鬼。對了,她每天也只穿同一件白色背心長裙?」

我頷首。

「你不認為這裡有點奇怪嗎?女生,尤其是長得漂亮的女生,有可能天天穿同一款衣裙嗎?況且近日天氣轉涼,若她當真像你說的那樣纖細,怎可能穿得如此單薄?」

大姊一言驚醒夢中人。

因先入為主,令我下意識將白衣少女和車禍受害者的影像重疊,是以雖隱隱感到異樣,卻總又說不上是哪兒不對勁。現在經大姊一說,終於明白為何一直有種不協調的感覺。

現在已屆深秋,少女偏每天穿着那件薄如蟬翼的白裙,難怪我看在眼裡總覺不妥。

****

小李離職後四日,店裡終找到新工頂替。我獨個兒理貨收銀還得提防順手牽羊,忙得一團糟的日子終於過去。

「嗨,我叫家輝,之前在另一分店打工,最近才轉到這兒上夜班,你呢?」

「Daemon。」新店員的樣子很酷,明明黑髮黃皮膚,看上去卻有點像混血兒。

「嗄?」我聽不太懂。

「我叫 Daemon。」

我不好意思地搔搔頭,「我英文不好。」

Daemon冷冷地回道:「那本來就不是英文。」

《2:20AM的約會》-Chap.1


Chap.1

「半年前的一個深夜,一名身穿白色背心長裙的少女在太古坊一家便利店前,被一輛鮮紅色跑車撞倒,司機肇事後不顧而去。」小李煞有介事地吸一口氣,神色凝重,「你若在場,想必也忘不了鮮血自少女身上泊泊流出的那一幕!血如泉湧,一下子染紅了少女雪白的長裙,血衣跟她那慘白的臉形成強烈對比。十分鐘後,氣若游絲的少女被救護人員抬上救護車,只留下一灘血漿和紅得發黑的血塊,濃稠地黏在黑硬的柏油路上。可憐少女本來細緻的五官統統因劇痛而扭曲抽搐,臨死前眼裡還泛着隱隱淚光,似在抱怨司機粗心大意、不負責任。」

我實在不得不佩服小李,說得那樣繪影繪聲,資料鉅細無遺,偏他又不是那宗車禍的目擊者。

小李壓低聲線,把頭趨前,「太古坊……不就是這家便利店麼?難怪徐媽和阿華都嫌這兒『不乾淨』,寧可辭工不幹。」

徐媽和阿華是便利店的夜班店務員,不曉得上星期店裡發生了甚麼不可告人的事情,忽然雙雙請辭,於是便利店深宵鬧鬼之說便不脛而走。

我對靈異之說一向充耳不聞,是以當店長來電找我當夜班替工時,我毫不猶豫便答應下來了。

也還多得我那膽如鬥大的老姊自小沈迷驚慄小說,更不時邀同學上門「交流心得」。幾個女孩圍在一起七嘴八舌,愈講愈起勁,內容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可憐跟大姊同房的我即使將頭埋在棉被下,仍被迫聽鬼故聽得汗毛直豎。正所謂訓練有素,靈異事聽太多了,也就不再上心。因此當小李向我娓娓道來徐媽和阿華離職的原委時,我並不怎麼驚訝。

以訛傳訛的事情向來作不得準,一人加一點顏色一點味道,整件事情就給歪曲得體無完膚。況且我又不是那個不顧而去的司機,跟少女素昧平生,她找我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