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01

《失戀日記》-Chap.10



Chap.10

許是共嗚,或是遙遠的感應,我彷彿聽見明日內心滲出來的,淡淡的悲哀。

那蒼涼的感覺,猶如《小王子》純音樂光碟內的一首曲子:恍似自很遙遠很遙遠的地方傳來,由長笛、鋼琴與小提琴合奏的悲嗚,幽幽的、淡淡的,一直傳到心坎裡去。

那是兩個月前在子恆家中聽到的曲子,以音符描繪小王子在沙漠遇上毒蛇的那一幕。

記得那天煞是無聊,於是上網到處晃,不曉得自哪個網站連結到某個《小王子》外國網站,內有《小王子》純音樂光碟出售。

真後悔當時沒當機立斷購入光碟。

後來無論如何努力搜尋,始終還是找不着那個網站,以致此刻只能憑回憶勾出那首曲的調子。

這到底是資訊爆炸,還是有緣無份的惡果?

人生就是由一次又一次的「錯過」組成。明明待在那兒的東西,當遇到它時,你沒想過要擁有它珍惜它;你後悔了,決心要好好留住它時,它偏在你的視線範圍內消失得無影無蹤。

我從床底取出小提琴,輕輕用面紙拭去琴盒上的塵埃,拉開拉鏈,取出那把被遺忘了的小提琴。

其實我的生命裡並沒有甚麼極不如意的事,只是……總像欠缺了些甚麼似的。這種不完整的「欠缺」逐漸在胸口擴散開來,形成了一塊拿不掉的鉛。

這種被鉛壓在胸口的感覺實在難受。

然而我擁有的,不過是這種沒有追求的欠缺而非情懷,這樣的人,是不可能當上音樂家的,所以這把小提琴也只好安分地躺在床底不哼一聲。

《失戀日記》-Chap.9



Chap.9

本已累得賊死,別說寫日記,就連端坐在書桌前的勁也提不起來。可是剛才想得太多,此刻反而無法入睡,彷彿被褥上有千萬隻螞蟻在鑽動,令人無法安寧。

輾轉反側,又一個小時。

與其在被窩裡磨,倒不如起來做點甚麼,讓自己累得睜不開眼,連胡思亂想的力氣也沒有。

套上舊T恤,取過案頭的失戀日記,翻到新一頁。

這兩頁密密麻麻的堆滿明日的過去。不曉得明日寫這篇日記的那個晚上是否跟我一樣,思想飛到老遠,想得很多,很多?

詩篇已完結,這一則,似乎是她的少女日記。

《失戀日記》-Chap.8



Chap.8

巴士在黃燈轉紅之際急停。

坐在我們對角的小孩不小心打翻了手中的紙杯可樂,媽媽的咒罵聲加上孩子的哭鬧聲,吵得叫人心煩。

然而莫晴依舊頭也不抬地憑窗看人,彷彿對周遭的一切不聞不問。

這不禁讓我想起那個有關英女皇的故事。

據聞伊利沙伯四、五歲時已開始接受皇室成員的考驗:宮中侍女按吩咐乘小伊利沙伯用膳時「不小心」砸碎碗碟。開始時,小伊利沙伯會忍不住回頭,奇怪平日訓練有素的侍女竟會如此不慎。然而當「意外」每天重演,聰敏的她便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自此,無論周遭發生甚麼事,小伊利沙伯仍會繼續專注地用膳。

幼承庭訓,君王辦事的專注力就是這樣培養出來的。

不曉得莫晴是否也曾受過類似訓練,故無論身邊發生甚麼事情也引不起她的注意?

吃過洗塵宴,自酒家回來,又在客廳寒暄一番。難得莫晴對老媽的喋喋不休絲毫不感到煩厭,一一耐心應對着。

我可不行。奔波了一整天,還得聽兩老話當年?饒了我吧。

淋浴後赤着上身平躺於被褥上,隱約還聽見爸媽和莫晴細碎的聲音。

望着白茫茫的天花,幾顆夜光星星疏落地、孤寂地懸在那兒。

《失戀日記》Chap.7




Chap.7

不,不是那回事。

震撼純為少女寒星般雙目。

人類的眼眸,原來可以冰冷若此。

該怎麼形容眼前這少女?她沒有叫人驚艷的姿色,可是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眸所流露的神情……好冷,好冷,冷得令人一見難忘。

當她注視你時,就像有股電流從脊骨一直上衝至大腦中樞神經,然後於剎那間將之完全麻痺那樣,令人無法作出任何反應。

還多得手機鈴聲將我從震撼中拉扯回來。

「威,找到小晴了?」

我抬頭,朝電腦告示板上搜索。莫晴所乘的CX511航班比預計早了十五分鐘抵港,虧我還站在這兒為一雙冷眼發呆,實有負所託。

「機場太大了,還未碰到她。」

「為何獨我生的兒子那麼笨?機場那麼大,你又從未見過小晴,自然找不着。怎不先搖個電話給她?你要手機來幹麼的?」

我唯唯諾諾,總算混了過去。心中暗暗慶幸莫伯伯早已為小晴準備好本地 SIM卡,只須確定她人已抵步,要找她還不算太難。

我按下老媽給我的號碼。

事有湊巧,少女大衣口袋裡的手機同時響起。

不會吧?那個擁有寒星般雙目的少女?

「喂?」手機傳來少女的回應。

天!真的是她,那個泰山崩於前仍不為所動的少女。

我躊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