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

《2:20AM的約會》-Chap. 9



Chap. 9

Angel 半弓着身,從她那急促的喘氣聲看來,實在沒理由懷疑她不是剛剛才抵達案發現場的。

只是,車禍前明明瞥見一抹白影飄過……

「Angel,你不是走在這跑車前面的嗎?我還在擔心你被捲進車底了。」

Angel 一臉狐疑:「我?」

雖然我還是不太了解 Angel 在盤算些甚麼,可是當日那句「我自然不是白等的」卻不期然在我腦海中迴盪。

難不成……Angel 終於實行她的復仇大計了?

我向 Angel 投以疑問的一眼。

Angel 似乎並沒會意我的暗示,「怎麼大家今天都怪怪的?一忽兒說在街上看到我,一忽兒又說有電話找我,可是每次當我接過聽筒後,對方卻又不發一言……先別說這個,不是交通意外嗎?召了救護車沒有?司機呢?是否清醒?有沒有受傷?」

我納罕。

這樣說來,剛才瞥見的那個白衣女郎是另有其人?但,深夜2時20分,在這條入夜後人跡罕至的橫街,不是太巧合了嗎?

Angel 上前,走了幾步,怔住,然後囁嚅地說道:「是他……」

我腦筋一時轉不過來:「甚麼?」

只見 Angel 面有菜色,豆大淚珠從雙頰滑落。

「我認得那輛紅色跑車……是他,那個撞倒 Liz 後不顧而去的司機!」

我的喉舌乾癟,一顆心直往下沉,噩夢般的預感靈驗了。

相同的跑車、相同的柏油路、相同的時間……半年前的時、地、人到底是在命運巧妙的牽引下重遇?還是某人精心安排的佈局?
頃刻,Angel 回過神來,小心翼翼地避開玻璃碎片,拉開車門,上下打量那個壓在安全氣囊與座位之間的男子,顫抖着聲音問:「你怎麼了?可聽得見我的話?」

司機並沒抬頭,只一疊聲說痛。

「還好,有知覺。你哪兒覺得痛?不用怕,我曾學過急救,但必須先確認沒有骨折才能助你移離車廂。」

Angel 轉過頭來:「召了救護車沒有?」

「嗯,油站那位大叔已報警求助。」我指向身旁穿着制服的大叔,猶豫片刻,忍不住壓低聲線問:「但……那不正是加害你姐姐的人嗎?」

「他現在是車禍的傷者!」Angel 橫我一眼,然後賭氣地別轉臉,探身進車廂內:「先生,你可以將身體挪向後嗎?這樣我才能幫你檢查傷勢。」

那司機向後挨靠,甫張眼,見 Angel 如見鬼,即時放聲尖叫,卻因而觸動傷口,痛得彎腰,只能發出一串意義不明的悲鳴來。

Angel 掏出雪白綿手帕,伸手欲按住司機淌血的額角,偏那司機發狂似地想要推開她,邊扭動身體邊雪雪呼痛。

Angel 忍不住大喝:「你別動好不好?再掙扎下去,不但血流得更快,若有骨折更可能會傷及內臟!」

身後響起救護車刺耳的警號,不消半分鐘,車門打開,穿着白色制服的救護人員訓練有素地逐一躍下。

「麻煩讓一讓。」年紀較大的救護人員問:「傷者情況如何?」

Angel退到一旁,「傷者似乎有骨折,頭部有外傷,尚未止血。」

後來的救護人員抬出擔架,另外兩位謹慎而具效率地將司機抬離座位,扣上固定帶,然後一陣風似的把司機抬上救護車。前後不到五分鐘,已再次響起警號揚長而去。

Angel 立在原地,雙手仍緊握着那方染血的手帕,單薄的身體猶如落葉抖瑟,我見猶憐。

「Angel?」

Angel 徐徐地轉過頭來,本來風乾了的淚痕再次濕潤起來。

「剛才……那……是真的嗎?」Angel 終於鬆開手上的血布,眼神活像受驚過度的小動物。

說老實的,我不明白為何 Angel 會是最熱心幫忙的一個,那可是害死她姐姐的人呀!換了是我,鐵定做不到那樣大方。

「Angel,過去了。別怕。你做得很正確。」Daemon 上前將外套罩在 Angel 身上,擺出一副保護者姿態。

Angel 猶自置身噩夢之中未能抽身,只懂抬頭向 Daemon 投以無助的眼神。

「你做得很好,真的很好。」Daemon 以撫慰的節奏輕拍 Angel 肩膀:「你姐姐定會以你為榮。」

「我只是無法袖手旁觀。假如我視而不見,那我跟他又有何分別?即使受傷的,是害死姐姐的壞人,我還是做不到……我做不到……」Angel 的話在抽泣間變得渾濁,終於崩潰下來。

眼淚自 Angel 的指縫間簌簌落下,混着傷者的血,恰似滑落兩行血淚,那畫面不是不震撼的。

Daemon 擁着 Angel,一手按着她的後腦,一手輕掃她那因抽噎而微微顫動的背。我從未見過 Daemon 面上流露出此刻的溫柔,或者應該說,我從沒想像過冰雕般的 Daemon 臉上會出現如許溫柔的神情。

Daemon 轉身,剎那間,那雙滿載溫柔的灰綠色眼珠漸漸淡化成近乎透明的茶色,然後釋放出大量栗色 DNA,不單染啡了 Daemon 的眼瞳,更將他那頭忽爾長及肩胛的直髮染成棕啡色!

或許我該改用「她」而不再是「他」。

眼前這個擁着 Angel 的修長身影,正是跟 Angel 長得一個模樣,卻擁有一頭棕色及肩直髮和一雙栗子色眼眸的 Liz!

我急忙後退兩步。

Daemon,不,Liz 抬頭,以凜冽的目光掃視案發現場和四周零落的圍觀者。奇怪地,現場除我以外,似乎並沒有任何人察覺到 Liz 那駭人的變異,包括她懷裡的 Angel。

Liz 朝我使個眼色,悄悄地將食指放到唇邊,示意我別作聲,然後瞬間回復男兒身。

前後不過是幾秒鐘的事。



by 琉璃
初稿於20.11.2001;修於12.06.2012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