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1.01

《2:20AM的約會》-Chap. 8



Chap. 8

回到便利店,Daemon 早已換妥制服站在收銀機後,若無其事地埋首工作。

我換過制服,走到 Daemon 身旁,拿出平生最大勇氣來換取真相:「你們不是應該保持中立,不能介入事件當中,以免影響人們的命運的嗎?為甚麼今次會是例外?」

Daemon 慣性地頭也不抬:「你問得太多了,許多事情,還是不知道比較好。」

我聳聳肩:「反正經已介入了,這個時候才抽身太遲了吧?」

Daemon 不置可否:「隨你喜歡,那是你的選擇。」

我拿出我的王牌:「你跟 Liz 是認識的吧?」

雖然 Daemon 對我那駭人的推論由始至終並沒作出任何明顯的反應:沒有抬頭,沒有露出詫異的神色,甚至沒有改變他那平靜規律的呼吸節奏;但那稍縱即逝的三秒鐘的停頓卻已足以令我相信我那大膽得近乎匪夷所思的假設擊中了 Daemon 的痛處。

像 Daemon 這種經常擺出一副泰山崩於前不動聲色的蠟像人,能夠令他的世界停頓整整三秒的事在他心裡一定佔著不尋常的份量。

看來我跟真相愈來愈接近了。

「這算默認嗎?」我揚起一道眉,胸有成竹的我語氣開始有點咄咄逼人。

Daemon 輕蔑地牽牽嘴角:「你要繼續玩你的偵探遊戲我不會予以阻止,可是希望你在大膽假設、細心求證之前先了解一下香港的法律精神 ── 寧縱無枉。在案件審結完畢前,你只能稱被告為疑犯,無論基於任何理由,都不可以假設被告  有罪,而且一切疑點利益歸於被告,這些難道你都沒聽說過嗎?大‧偵‧探!」

好一個 Daemon!被觸及痛處,仍能從容不迫地作出反擊。有這種難得的好對手,我自然不會輕言放手:

「依我推斷,半年前,在執行任務期間,你認識了 Liz,並且對她一見傾心,可惜這場相遇改變不了她的命運,你最終還是得親手將死亡通告交給自己所愛的女  人。因為歉疚,因為不想歷史重演,所以這次你決定干涉,保護 Liz 的妹妹,希望這樣做可以補償些甚麼。」

Daemon 放低手上的單據,若無其事地以灰綠色的眼瞳跟我作了一次正面的眼神接觸。意外地,他的瞳孔並沒因被揭破的恐懼而放大,反而氣定神閒地穿過我雙目進入大腦尋找搜索,盡情地閱讀我的思想。

那種被人看穿的詭譎感覺令我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很豐富的想像力嘛,你有潛質當 Watson。」

「Watson?」

「Conan Doyle 筆下的人物,福爾摩斯 Sherlock Holmes 的助手。」

本想抗議 Daemon 故意扯開話題,可是一想到他那雙活像X 光般迫視人、看穿人的眼珠,一想起剛才跟冥界異常接近的那種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覺,我便本能地低頭幹活。我不是甚麼英雄,我只是個會考僅僅合格,在便利店裡當夜班店員的閒角;我是個對將來毫無頭緒,甚至連編寫自己命運也沒把握的普通人,又哪有跟超自然力量抗衡的勇氣?

我深深吸一口氣,然後重重吁出。連自己都沒管好,卻閒得管一個不相干的人的生死,我未免太多事。

此際,一抹白色在眼角飄過,這才驚覺原來在恐懼與無奈間,我已熬到零晨二時二十分 ── 那個屬於 Angel 的時間。

正奇怪 Angel 今天為何過門而不入,一輛血紅色的跑車駛過,當跑車劃過我的視線範圍後,突然傳出車輪因高速急轉而跟地面產生磨擦的刺耳聲及玻璃碎裂的巨響。我即時拋低手上的逾期報紙跑出店外,腦裡閃過一個可怕的念頭:Angel 被那輛跑車撞倒了!

一陣冷冽的夜風掃過,頭腦登時清醒不少,我竭力將胸中的震盪壓下去,保持鎮定,走到那輛車頭因撞擊而被壓得變了形的跑車前。

跑車前半車身撞進了以落地玻璃作外牆的酒吧,幸而附近一帶的酒吧統統在午夜十二時打烊,所以只碎了兩塊大玻璃,並沒造成人命損傷。

Angel 呢?她不是剛剛經過的嗎?難道被捲進車底?我心一沈。

此時已有不少居民被那聲巨響驚醒,街角油站那幾位值班站員亦跑了過來看個究竟。礙於滿地玻璃碎片,我未能彎身探進車底,正著急該如何清理現場好讓我救出 Angel,一隻手按在我左肩,我轉身,Angel 氣喘如牛地站在我身後。

「Angel?」



by 琉璃
初稿於16.11.2001;修於08.06.2012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