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1.01

《2:20AM的約會》-Chap. 7



Chap. 7

「正確而言,Periculosus Legatus 只負責進行觀察,並不會對任何人不利。」身後轉來Daemon低沉的聲線。

在光線折射下,Daemon 那雙灰綠色的眼眸說不出的詭異。

「Daemon?」我的聲音低得幾乎只有自己才聽得見。

「我認得你,你是另一位夜班店員……」Angel 的聲音忽地沉下去,大概是想起我剛才提醒她的那雙灰綠色眼珠,那雙只屬於 Daemon 的眼珠。

Daemon 不徐不疾地朝我們走來:「Periculosus Legatus 只是職稱,她本人並不危險;之所以被稱為危險侍者,全因她專門負責邊緣人個案。」

Angel 雙眼閃着問號,「邊緣人?你指那些背景有問題的邊緣少年?」

「我們對邊緣人的定義跟你們有些差別。在我們的世界裡,邊緣人就是那些徘徊在死亡邊緣的人;然而決定邊緣人生死的,從來都不是我或者 PL,而是他們自  己。PL 不過負責將選擇死亡的個案轉交給我,由我負責向 subject 發出通知而已。」

我半信半疑:「為何要將這些告訴我們?」

Daemon 不置可否:「這些早已不是秘密,只是知道的人要不再無機會開口,要不根本沒興趣到處宣揚。」

的確,誰會將這些聽來如此荒謬怪誕的事宣揚開去?即使講出去,亦沒有人會相信並認真對待。

也許因為 Daemon 的坦白,讓本來聽去詭異恐怖的一件事忽爾變得理所當然,令我本來繃緊着的神經跟焦慮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

但當下即想起那天晚上,PL 躲在街角盯梢 Angel 那一幕。

「那 PL 為何暗中監視 Angel?她又沒做過甚麼死亡選擇。」

Daemon 輕蔑地撅撅嘴角,一聲冷笑自鼻腔吐出,彷彿在嘲笑我這問題太笨。
「很多時候,一個看似無足輕重的決定已足以改寫一生。選擇好比分叉路岔口,向左走或向右走,將引你走向截然不同的風景;然後,那兒自有另一些分叉路等着你作決定。這是一場連鎖反應,牽一髮而動全身,許多時只要你改變當中一個微細的決定,結果將全盤改變。假設你那天決定跟朋友外出,就不可能接到店長的電話;他找不着你,改聯絡另一位兼職,那你便無緣調職到太古坊分店,也就不可能認識我和 Angel。」Daemon 饒有深意地瞟我一眼:「一個人的命運,是由許多組看似無關重要的抉擇和機會率結合而成的,你永不會知道哪一條路將引你走向死亡。」

我倒抽一口冷氣,瞄一瞄身旁的 Angel。此刻的她臉色灰敗,像是死亡已經降臨到她頭上似的,我只得挺身而出,也不曉得是哪裡來的勇氣。

「那你現在是通知 Angel?還是警告她?」

Daemon 雖然一直面對着我,沒正眼看 Angel,然而我清楚感到他的每一句話,其實都是說給 Angel 聽的。

「在我還未發出死亡通告之前,也就是你見過的那種黑色發票,事情尚有轉機。生與死,全繫於你們自己的意願。但請謹記:不要輕易作出任何會對自己不利的決定,一旦 PL 確認你們選擇了死亡,然後將 case 轉交給我的話,我就必須在 24 小時內發出通知,而正確死亡時間和死因亦會清楚列印於通告上。」

Daemon 略頓,語調無奈:「我只是個執法者,一切不由我決定。」

我猶如被一盤冰水自頭頂淋個透,連腳尖都可以清楚感到那種突破冰點的神經麻痺。

Daemon 瞄一瞄牆上掛鐘,然後轉身離去,只拋低簡單的幾個字:「時間到了。」

是時候該回便利店上班了,可是叫我如何能拋下 Angel,讓她獨自面對這匪夷所思的種種?雖然嚴格來說,我跟她不過萍水相逢,連朋友也說不上,只是,大概沒有男人會對一個長得如此動人而又極度無助的女孩狠心得下。

倒是 Angel 先開口:「你該上班了吧?放心,我暫時不會有事的。Daemon 親自現身提醒我,不正表示他也不希望我誤選死亡嗎?再說,我很清楚自己在做甚麼,我會對自己的選擇負責。無論如何,謝謝關心,你還是趕快去上班吧。」

「那,我先走了,你自己當心。」再擔心,我還是不能為她做些甚麼。

那到底是她的選擇、她的人生。



by 琉璃
初稿於04.11.2001;修於03.06.2012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