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

《2:20AM的約會》-Chap. 10 (Finale)



Chap. 10 Finale

就在救護車駛離車禍現場的同時,兩位巡警接報而至,向報案的油站大叔了解過來龍去脈後,再逐一向圍觀者錄取簡單口供。而 Angel 因曾替傷者進行急救,順理成章被邀到警局走一趟,作較詳細備案記錄。

我和 Daemon 匆匆交換過眼色,合拍地一左一右地攙扶着Angel。情緒尚未平服的她此間只餘下一具空殼,也難怪,剛才那場內心交戰,想必已把她折騰個半死。此際看來,異常蒼白的她比任何人更像一個車禍傷者。

我們一行三人由巡警領入警署,Angel 洗一把臉後面色略為好轉。大概因為她長得楚楚動人,且臉上駐紮着受驚表情,是以值班探員毫不吝嗇他們的關懷與慇懃,忙不迭奉上面紙熱茶,禮待她一如上賓。我則跟 Daemon 坐在房外長板凳,相對無言。

我心裡面確有無數個問號,但,沉默似乎是當下唯一的選擇。

剛才一幕記憶猶新,即使我再好奇,求知欲仍抵不過心底震撼。喉嚨乾澀,兩片唇被重重膠住,無法張開;雙臂似有千萬隻螞蟻在毛管與毛管之間爬行,後頸似有幾千條不知名的、冷冰冰的東西一直沿着脊椎蠕動。我低頭凝視交握的兩手,十指不期然地繃緊,彷彿深諳只有這樣互相緊扣方可令脫軌的思維回復正常,惟用力之大,令指頭骨節開始微微發痛。

「沒有問題?不似你作風。」Daemon 調侃。

我繼續保持緘默,尚未從真相的打擊中完全恢復過來。

「其實你能揣想到我和 Liz 之間存在微妙關係已不容易,別氣餒,華生!」

「嗄?」

Daemon 挑了挑唇角,濺出一個嘲諷中略帶鼓勵的曖昧笑容。

「你不認為自己跟華生有許多相似之處嗎?你倆都喜歡問問題,經常來不及作出表面看來精闢合理的推論,只可惜小聰明有餘,觀察力不足 ──『You see, but you do not observe』。是以福爾摩斯總是從剔除華生的推理錯誤中,一步步接近事實真相。」

我深深地吸一口氣,然後緩緩呼出,始終未能自腦海裡搜索到一個半個合適的詞彙,於是膠着的兩片唇繼續緊緊閉合,只在喉頭間發出一串混濁不清的、沒意義的聲音。

誰又能料到 Daemon 對 Angel 的關切原來並非出於俊男對美女的好感,而是一個姐姐對在同一子宮內並肩成長的妹妹的愛?相信即使由福爾摩斯接手調查,亦未必能推算到本來俏麗動人的 Liz 死後會化身冥界侍者 Daemon,復以神秘俊朗的男性身份出現。

算吧,我憑甚麼和福爾摩斯相提並論?人家大偵探即使算不出人死後仍有生命,大概也能揣想到 Daemon 便是 Liz 易容後的假身;而我,站在真相面前就只會怔怔的,毫無還擊之力。

也許如 Daemon 所言,我確實欠奉洞悉真相的慎密心思和推理能力,但觀察力倒還不致於零,一些疑點,某些破綻,我還是察覺到的。

我咬咬下唇,豁出去了:「我確有興趣知道,你們是否都具備分身的能力。」

Daemon 輕抬眉梢,眼角笑意像在說「呵,你終於開竅了!」

「為何有此一問?」

「Angel 接到的那幾通無聲電話,大概並非惡作劇電話,而是你搖給她,故意拖延時間的吧?還有今天晚上2時20分在店前掠過的那個白影,恐怕也不獨是司機疑心生暗鬼之故。」

假如將整件事設想成是 Liz / Daemon 的佈局:由她代替 Angel 實行那個復仇大計,利用司機肇事逃逸後心虚作祟的致命弱點,故意在相同的時間地點,以白衣女鬼的形象出現,促成那場車禍。這樣假設的話,先決條件便是借事調開 Angel,免她捲入車禍。

Daemon 既不承認亦不否認,「還是那一句:有些事情,你知道得愈少愈好。」


****

「家輝!」 Angel 朝我揮手。

我朝她揚揚手,信步迎上,笑容不自覺從左耳拉到右耳。

其實早在入學前便已多番猜想日後會否跟 Angel 在校園碰頭,只是沒料到這麼快便給我倆遇上。

還記得第一次跟她照面,是深夜的2時20分,當時我還在太古坊一家便利店當夜班店員,想不到一晃眼便已兩年。

「家輝,許久不見了,最近好嗎?」Angel 笑容燦爛,昔日傷痕已不復見。

「嗯,還好。」我自嘲,「大學生涯並沒有想像中輕鬆快活,我又非讀書的材料,總是在一個又一個論文死線之間苟延殘喘。」

Angel 釋出一串銀鈴似笑聲:「誰人不是?那你現在主修哪一科?我在心理系。」

「我主修哲學,副修心理,說不定下學期會有機會跟你唸相同學科?」我掩不住興奮,畢竟在大學裡,Angel 是我唯一的老朋友。

兩年前的我,大概做夢也沒想過自己居然能考進大學。莫說大姊奇怪她那不長進的弟弟怎麼突然發奮唸書,就連此刻的我也很懷疑自己當日何以能破釜沈舟,似要擺脫甚麼不可抗力的因素般埋頭苦讀。

大抵因為 Daemon 的出現,讓我那平凡渾噩的世界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雖然整件事裡,我不過在扮演一個不相干的旁觀者,可我着實無法欺騙自己,假裝那匪夷所思的種種皆不曾發生,然後再回到我那乏味的人生,繼續漫無目標地生活。

曾與死亡侍者共事,讓我明白到生命的無常。雖然我對 Daemon 的世界仍舊一無所知,但最少,我可以讓自己成長為一個具有理解和洞察力,懂得技巧地分析事情的人;大學,也許就是那個能助我成長的地方。

Angel 試探地問:「你……可還有跟 Daemon 聯絡?」

「嗯?」飄遠的思緒被這突如其來的問題打斷。

Angel 側側頭,「還記得 Daemon 嗎?」

我努力擠出一絲微笑,「當然,誰忘得了他。發生那宗車禍後,Daemon 便辭去了便利店的工作,再也沒跟我和店裡的人聯絡過了。你呢?」

Angel 失望地搖搖頭。也許孿生姊妹之間那微妙的牽絆並不會因為生死相隔而斷絕,故即使在不知道對方身份的情況下,Angel 仍對 Daemon 留下深刻印象,至今不忘。

Angel 瞄瞄腕錶:「吃過午飯沒有?我約了同學在飯堂,要一起嗎?」

我晃晃手中那本筆記,「我還得趕下一節課,你知道李教授的課一向坐無虛席,若不提早進場,恐怕連『山頂位』也沒着落,我隨便吃個三文治即可。」

「那你快走吧,下次再聊。」

我鑽進飯堂的人堆中,向櫃檯後的收銀大嬸要了一客碎蛋沙律三文治和一罐可樂。

這兩年來,我不知不覺地養成了收發票前必先抬頭細看收銀員才接過發票的習慣。我很清楚自己心底存在着一抹恐懼 ── 害怕再遇上 Daemon 或他的「同業」,在一個最沒先兆的日子,向我發出黑色的收據單,單上詳列日期、時間、地點,還有一串我看不懂的打丁文。

我不敢想像假若有朝我當真接到那種黑色死亡發票,自己會作出甚麼樣的反應。此刻的我,尚未作好足夠的心理準備。

又或者,這世上到底有沒有人能對死亡抱有充足的心理準備?大概很難。人類對於死亡始終有一股莫名的恐懼,即使明白人生自古誰無死,即使知道自己大限將至,但當死亡真真切切地降臨那一刻,終究還是會感到意外。

****

下課,瞥見 Angel 在宿舍草地前走過,我連忙抓起書本向她跑去。

雖然 Angel 正與一個比我高出半個頭的男生甜蜜地牽着手,我還是不識趣地開口叫住她:「Angel!」

Angel 和男友聞聲回頭,剎那間,我僵在原地動彈不得。

那男的擁有兩顆不同色的眼珠,在黑色和紫藍色的視線交錯下,我下意識地後退兩步。

Angel 隨即看透我的忌憚,上前解釋:「家輝,你說 Eric 這人是否多此一舉?明明視力正常,偏學人家配戴有色隱形眼鏡,剛才不曉得在哪兒丟了一隻,弄得自己一副妖異相。」

Eric 一臉尷尬,「也用不着替我到處宣揚吧。我這就去洗手,把餘下這隻脫下來好了。」

「活該!」Angel 嬌憨地把頭靠在男友寬厚的肩膀。

望着眼前這幸福的一對,不禁羨慕 Angel 的復元能力。兩年前一役明顯在我和 Angel 心上烙下陰影,然而不比我這驚弓之鳥動輒不由分說地架起保護罩,Angel 似乎已學會釋放自己,懂得放手追尋幸福。一想到神經兮兮的我肯定比昔日的 Angel 更像隻如臨大敵、毛管直豎的貓,不禁拉出一抹解嘲的苦笑。

「對了,那人後來怎麼了?」

對我這個看似沒頭沒尾的問題,Angel 卻聽懂了,且饒有默契地接下去:「他的一條腿給鋸掉了,加上神經錯亂,審訊後法官決定讓他接受長期精神治療。」

「我想他的日子一定比活在牢獄中更難過。」

「說得也是。」Angel 欷歔,「受過去和良知折磨,肯定比法律制裁更令他難受。惡人自有惡報,我當初真傻。」

我並不苟同,「傻?我想沒有人比你更勇敢更寬容。在最關鍵時刻,你還不是向他伸出了援手?你始終沒有選擇那條引向黑暗的道路。」

Eric 高舉雙手,清清喉嚨:「兩位,我吃了玻璃嗎?你倆話舊也別盡說些旁人聽  不懂的話,好歹也給我一點點註解嘛。我這塊大玻璃快餓扁了,邊吃下午茶邊聊好不好。」

我有預感自己會跟這個丟了一隻紫藍色隱形眼鏡的幽默小子成為好友。

或許是時候解放自己,不再草木皆兵。

黑色發票,每個人總有機會接一次,誰又拒絕得了?與其惶惶不可終日,倒不如開開心心過日子。

每個日出都是新一天的花紅,每個日落都是進帳的餘利」── 這是 Daemon 對我講的,最後的一句話。

~~ 全文完 ~~


後記:

《2:20AM的約會》乃以筆名「琉璃」發表的前期作品,可說是我創作的第一個奇幻故事。後來簽約出版社,責任編輯指愛情小說一籮筐一籮筐,難以突圍,要求我挑一個明確的市場定位;驀然回首,說不定「奇幻愛情小說」這定位早在創作這故事時已埋下種子,靜待日後發芽茁壯。當然,今日重溫舊作,相對日後的出版小說(如已上載的《幸福藍默蝶》和《戀人湖之吻》),《2:20AM的約會》無論在文筆、佈局和結構上也稚嫩得多,尚有大量改進空間,不過故事尾聲 Daemon 的變異,就連自己重溫時也有意外驚喜(慚愧早已忘掉當日寫了個怎樣的結局),稍感欣慰 ── 原來踏上創作道路之初已受繆思眷顧,但願這可愛的小精靈長伴左右,助我創作更多更曲折動人的故事。


註:《2:20AM的約會》原名《戀上邊緣白幽靈》,惟連載完畢方發現這一篇跟愛情故事扯不上邊,所以最後決定易名嚕!


by 琉璃
初稿於20.11.2001;修於17.06.2012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