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0.01

《2:20AM的約會》-Chap. 6



Chap. 6
 
匆匆將味精速食麵往胃裡送,末了灌一杯烏龍茶即取過大衣出門。

離上班時間尚有3小時,於是趁機溜到附近的圖書館,坐在專用閱讀器前翻閱半年前的舊報微縮菲林。一個多小時後,終讓我找到那則報導:

昨夜凌晨二時二十分,十八歲美籍華裔少女 Liz Cox 於太古坊糖廠街被一輛跑車撞倒,司機肇事後不顧而去。少女傷重送院,四小時後搶救無效宣告不治。警方現正追尋涉案司機下落,並將此案暫列為危險駕駛引致他人死亡案件處理。

據便利店目擊者透露,司機為年約二十到二十五歲中國藉男子,黑髮,駕駛車輛為紅色寶馬跑車。在此呼籲當晚曾目擊這宗交通意外的人士盡快與警方聯絡,提供相關資料,電話號碼:3661 1620。

我的心登時冷了一截。

並非因為這則舊聞,而是附圖中受害人的容貌:相中少女清麗可人,除了一頭僅僅及肩的棕色直髮外,一點不錯正是我所認識的白衣少女!

資料沒錯是找到了,可是我得到的卻非答案而是更多的問號,無助撥開心中的迷霧。

整理好借來的微縮菲林準備往還書處交還,走着走着,也沒留意前方有人正捧着一堆書朝我走來。對方大抵也是個冒失鬼,一半視線給懷中的書本遮擋着,不巧遇着我這種走路不帶眼睛的人,只好來個硬碰硬,跌得一地是書。

我本能地蹲下來幫忙撿起撒了一地的書,一條石磨藍牛仔褲和一雙黑色球鞋自動映入眼簾。正忙着替那個冒失鬼撿起落書,對方卻拿起我的微縮菲林細閱日期。

「你都知道了……」

我猛地抬頭,眼前的冒失鬼可不就是那個長得跟受害人一個模樣的白衣少女!不過她此刻穿的並非白色背心裙,而是黑色針織毛衣牛仔褲。

這還是我頭一次在深夜以外的時間碰到她。
我疊好手上書本遞過去,白衣少女點頭接過:「謝謝。」

半晌,又說:「我叫 Angel,Liz 是我的孿生姊姊。我倆長得真像,可是?」

終於真相大白。

不,也許裡頭有更驚人的內幕尚待發掘。可是得悉真相又如何?日子不一定會過得更好更快活。有時候,我真懷疑人愈接近真相,生活反而過得愈不愜意。像戀愛,總是在尚未開始似有還無的猜心階段最最動人。真相,往往意味着結束的開始。

「像,但頭髮顏色長度不一樣。」我如實招供。

謎一樣的兩個美少女,我不可能沒仔細留意。

Angel 牽牽嘴角,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可是笑得那樣苦澀,看上去笑着也像在哭:「你真銳利,有時間嘛?」

我瞄瞄腕錶,尚有一小時,於是朝 Angel 點點頭。

她大概有個故事想要告訴我。

Angel 捧着書本領我走到圖書室,一位工作人員伸手接過書藉後即埋頭進行分類處理。Angel 上前跟那位同事耳語一番,大概是交代要開溜一會之類,然後轉身領我到一個僻靜的角落,挑兩張椅子對坐下來。

Angel 深深吸一口氣,然後開始她的故事:「Liz 的事你都知道一點了吧?」

我頷首,繼續安分地做我的聽眾。

「我們誰也沒想過 Liz 回港發展竟會遭遇不測。」Angel 低眼時,兩扇長睫在臉上拖出一道悲愴的陰影,不難看出姊妹倆感情要好,Liz 離世對她打擊至大。

「對了,早陣子那店員看到我後嚇得目定口呆,後來店裡又換了個人……」Angel莞爾:「你們該不會誤會我是姐姐的幽靈吧?」

「哦,他。」想到小李,我也忍俊不禁:「他出奇膽小,你別放心上。」

「案發後我們接到香港警方通知,連祖父在內一行四人回港辦理手續。在美國,hit and run 可是嚴重的刑事罪行,可香港卻判得很輕。況且這類案件警方根本不會加派人手緝兇,事件不了了之,家人亦不願長留傷心地,無奈帶着 Liz 的遺體返美。」Angel 彷彿在暗示只有她不甘罷休,所以她留下來了,留下來等那個肇事逃逸的跑車司機。

再漂亮的女孩,咬牙切齒的模樣還是不美觀的。

「恨人一個是很費力傷神的。」我勸說:「那司機確實可惡,可是你這樣晚晚站在便利店前乾等也不是辦法。」

Angel 眼中閃過一絲狡黠:「我自然不是白等的。」

腦海忽爾閃過 Daemon 和那個黑衣女郎的影像,心底不由得浮起一絲很壞的預感。

「我不清楚你的目的,也猜不透你打算採取甚麼行動,但擅自行動是很不智的,你手頭上若有線索,還是轉交警方處理吧,法律自會制裁兇手。」

Angel 搖頭,「警方才不會費那樣的時間人力去對付區區一個交通意外疑兇。」

「我看未必。」我一語道破:「那天晚上你有記下跑車的車牌號碼吧,把號碼告知警方,讓警方召車主回去問話吧。」

「當日正因為沒有任何目擊者或錄像能提供車牌號碼,兇徒才得以逍遙法外呀!你以為單憑我個人揣測警方便會受理?」Angel 不以為忤:「事隔半年,他若有悔意,早就向警方自首了。對方既然決意脫罪,必有所準備,現在才請他回去問話有用嗎?」

「可是你又能拿他怎樣?你的想法太危險了。還有,要當心便利店那個擁有灰綠色眼珠的店員,他若發黑色的收據給你,無論如何千萬別伸手去接……也記緊留神一個身段高挑的黑衣女郎,眼睛一隻灰綠一隻玳瑁色很易辨認。」見 Angel一臉狐疑,我只得補充:「我曾見她躲在暗角盯梢你。」

「我又不是富二代、女藝人,盯梢我幹麼?」Angel 大惑不解:「還有,甚麼黑色收條?我都聽糊塗了,你是說那兩個人很危險,會對我不利?」



by 琉璃
初稿於10.10.2001;修於01.06.2012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