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01

《2:20AM的約會》-Chap.1


Chap.1

「半年前的一個深夜,一名身穿白色背心長裙的少女在太古坊一家便利店前,被一輛鮮紅色跑車撞倒,司機肇事後不顧而去。」小李煞有介事地吸一口氣,神色凝重,「你若在場,想必也忘不了鮮血自少女身上泊泊流出的那一幕!血如泉湧,一下子染紅了少女雪白的長裙,血衣跟她那慘白的臉形成強烈對比。十分鐘後,氣若游絲的少女被救護人員抬上救護車,只留下一灘血漿和紅得發黑的血塊,濃稠地黏在黑硬的柏油路上。可憐少女本來細緻的五官統統因劇痛而扭曲抽搐,臨死前眼裡還泛着隱隱淚光,似在抱怨司機粗心大意、不負責任。」

我實在不得不佩服小李,說得那樣繪影繪聲,資料鉅細無遺,偏他又不是那宗車禍的目擊者。

小李壓低聲線,把頭趨前,「太古坊……不就是這家便利店麼?難怪徐媽和阿華都嫌這兒『不乾淨』,寧可辭工不幹。」

徐媽和阿華是便利店的夜班店務員,不曉得上星期店裡發生了甚麼不可告人的事情,忽然雙雙請辭,於是便利店深宵鬧鬼之說便不脛而走。

我對靈異之說一向充耳不聞,是以當店長來電找我當夜班替工時,我毫不猶豫便答應下來了。

也還多得我那膽如鬥大的老姊自小沈迷驚慄小說,更不時邀同學上門「交流心得」。幾個女孩圍在一起七嘴八舌,愈講愈起勁,內容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可憐跟大姊同房的我即使將頭埋在棉被下,仍被迫聽鬼故聽得汗毛直豎。正所謂訓練有素,靈異事聽太多了,也就不再上心。因此當小李向我娓娓道來徐媽和阿華離職的原委時,我並不怎麼驚訝。

以訛傳訛的事情向來作不得準,一人加一點顏色一點味道,整件事情就給歪曲得體無完膚。況且我又不是那個不顧而去的司機,跟少女素昧平生,她找我幹嗎?


叮─咚。

正蹲在地上整理報紙,一角白色隨便利店的電子門鈴飄進我眼簾。

抬頭,但見白衣少女已走到我身後的凍飲櫃,取過一支Evian礦泉水,走到前台準備付款。

還記得當時是深夜的2時20分,恰巧跟小李剛才所講的車禍案發時間一樣!

本來正在點貨的小李一瞥見白衣少女即僵在那兒,張口結舌,動彈不得。我只好放下手中的逾期報紙,走到櫃檯後,從少女手中接過礦泉水。

「盛惠11塊。」

我這才有時間仔細看清少女的面容。

少女略微蒼白,五官卻是罕有的標緻;身段高挑纖瘦、雙目黑白分明,只是神情有點迷惘,目光散渙似找不着焦點。

少女取出八達通朝讀卡機輕拍,然後拿起礦泉水轉身離開。原以為我們的「靈異經歷」就這樣告一段落,不料少女竟未有即時離去,只靜靜佇足門前,一口一口地呷着冰冷的礦泉水,雙眸牢牢地盯梢前方的單程路入口,彷彿正在等誰。

少女的視線一直沒抽離便利店前的那條單程路,期間有兩輛白色日本車駛過,當中一個年輕司機更朝她吹口哨,少女卻不為所動,似乎他們都不是她要等的人。

便利店內一片死寂。

小李仍僵立在原地,不敢行前一步,張開了的嘴一直沒合上,呈扁O形狀,像是隨時會得放出果蠅來;而我則繼續整理地上的報紙。

全店內外只得白衣少女、小李和我,形成一個奇怪的、靜默的三角形。

我本就是個被動的人,在陌生人跟前並不多話,可是連平日喋喋不休的小李此際也如一尊石像般不發一言,反令氣氛變得詭異不尋常。

二十分鐘後,少女終於將手中的Evian一飲而盡,帶着她那惘然若失的神情飄然離去,留下受驚的小李和充滿疑竇的我。

小李當夜便染上感冒,翌日即決定辭職不幹。

對於他的小題大做,我除了搖頭,就只能無奈。沒錯,白衣少女在深夜那時間出現未免巧合,而她的行徑也確實有點古怪,可是這世上愛穿白色長裙的女孩斷然不止她一個吧。至於小李遇上白衣少女當夜即忽冷忽熱敗下陣來,只怪他近日睡眠不足,抵抗力下降。

接着一連三天,白衣少女皆準時在深夜2時20分來到便利店,每次都只買一瓶 Evian。

她總是站在同一位置,對牢單程路的入口,慢慢的呷着礦泉水,繼續等她要等的人。

有時候,我真懷疑她要等的,正是半年前將白衣少女撞倒後不顧而去的那輛紅色跑車。每想到這裡,總有股寒意沿着脊骨直竄上後頸,直教我雙臂汗毛直豎。

尤其今天晚上,當一輛紅色寶馬跑車駛進便利店前的單程路時,少女忽然全身一震,活像一隻如臨大敵、弓身準備出擊的貓。直到看清楚司機是個女的,白衣少女才放鬆她那繃緊得快要斷掉的神經,幽幽地吁出一口氣,然後轉身離開。

按此繼續閱讀:《2:20AM的約會》-Chap.2 


by 琉璃
初稿13.04.2001;修於 10.05.2012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CC 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