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01

《2:20AM的約會》-Chap. 3



Chap. 3

晚上,我如常到便利店上班,只是兩手閒着時,白衣少女的身影便會自然而然地在腦海浮現。也不曉得自己到底是悶得發慌,還是當真撞了邪,我竟暗自期待着白衣少女會於2時20分再次出現。

新來的 Daemon 依舊默默理貨不發一言,直到一班小混混走進店裡,那雙灰綠色的眼珠才忽地亮起來。

本來那種小混混最易醉酒鬧事、順手牽羊,身為店員理當金睛火眼暗中盯梢他們,可是像 Daemon 那樣雙眼放出幽綠晶光又未免略嫌太明顯了點。尤其近年的街童不好招惹,動輒因不爽被人多瞄兩眼便出手傷人。

正要上前提點 Daemon 收斂收斂,其中一個染金髮的少年捧着半打啤酒過來,順道以下巴點向我身後的香煙架。

「兩包沙龍。」

我轉身從架上取過香煙,匆匆掃描過貨品條碼,「盛惠一百六十五元。」

Daemon 將啤酒放進膠袋,然後向那金髮少年遞上一張黑色收據,「明天見。」

那幫小混混接過啤酒後即一哄而散,金髮少年接過找零,順手將發票一把塞進褲袋後轉身離去。

「Daemon,收據單甚麼時候換成黑色的?」我納罕地檢查發票打印機,「機內的發票紙明明是白的……」

Daemon 卻答非所問:「每個人都有屬於他自己的發票。」

這跟發票的顏色有啥關係?他根本就是在迴避我的問題。
我不得要領,只得另找話題,「對了,你可有聽說過太古坊便利店鬧鬼的傳聞?」

Daemon漠不關心地搖搖頭。

「我見過那傳說中的女鬼。」白衣少女的倩影在我腦海一隅逐漸成形,「其實她一點也不可怕,不過是個面色稍為蒼白的少女而已,坦白說,還長得挺可愛的。」

Daemon 不置可否,「你怎曉得她是鬼不是人?」

我被 Daemon 這樣突如其來的一句話愣住,思前想後,決定將白衣少女的事和當中的疑點一一告訴他。

「你有否想過這一切不過純屬巧合?」聽畢我的分析,Daemon 依舊頭也不抬,但語調中的冷漠已明顯減退,大概表示他對這話題略感興趣。

我決絕地搖頭,「哪裡來這麼多巧合?為何這種天氣還每天穿同一件白色背心裙?怎麼她從來都只喝礦泉水?還有,上次她將零錢放在我掌心時指頭曾經碰到我,那指尖冷得像冰條一般。試問一個沒有體溫、不食人間煙火,且又只在半夜現身的女孩怎可能只是一場巧合?」

Daemon 冷笑一聲,「穿衣服有時候乃工作需要,就跟你我上班時每天穿相同制服並沒兩樣。況且女生大都注重體重,不吃宵夜有甚麼稀奇?穿得那麼少,風又那麼大,自然手腳冰冷 ── 這樣的巧合該不難理解吧。」

理論一下子被全數推翻,讓我頓時無話可說。Daemon 的分析的確不無道理,可是我心底隱隱覺得事情並非如此簡單,單憑三言兩語便能交代一切。

低頭沉思半晌,便利店又來了幾個夜遊少年,一陣風似的捲走若干啤酒零食香煙。

抬頭,已過了2時20分,白衣少女再次失約。

我不禁失笑。

這幾時變成了約定?只是我一廂情願的等待罷了。不過沒能在預定時間見到白衣少女,心頭不禁一陣失望倒是真的。

每天幹着那樣沉悶的工作,誰個男人不喜歡有美相伴?即使人家不過每天來站個二十分鐘,即使當中沒有對話交流,單單可以對牢美少女工作,總算還有一份期待,聊勝於無。

叮─咚。

正蹲在地上整理報紙,眼角倏地掠過一抹黑,不禁心頭一震。

難道她換了裝束?

我忙不迭轉過頭來,映入眼簾的,卻是套亮黑的西裝。

畢挺的西裝西褲,內襯雪白絲襯衫,但因腰身極細,所以穿在一個短髮女郎身上的燙貼,跟穿在一個大男人身上的燙貼絕對是兩種迥然不同的感覺。

短髮黑衣女郎走到 Daemon 身前,掏出形狀奇特的智能手機,以指尖在屏幕上輕掃幾下,然後將電子文件經藍牙傳送到 Daemon 的 iPhone。

iPhone 我也有一台,雖只是大姊換手機時轉贈我的舊型號,閒來不過用來拍拍照傳傳短訊,上上社交網絡或拿來聽歌玩遊戲,但總算還知道一般文件經電郵或Apps照樣可以收發分享,犯不着親身前來傳送 ── 除非那內容重要得非當面確認不可。

傳送完畢,前後不過幾秒鐘的事。

女郎跟 Daemon 交換一個眼色,點點頭,然後轉身離去。擦身而過時也沒抬頭瞄我一眼,神情比白衣少女還要冷。

大概因為她是屬於黑色的女郎,混身上下均散發着一股神秘魅力,叫人過目不忘。

按此繼續閱讀:《2:20AM的約會》-Chap.4


by 琉璃
初稿於13.04.2001;修於27.05.2012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