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01

《十一月前,獅子不落淚》-Chap.4



Chap.4

郭力大抵從沒想過我在翌年選修天文學,鑽研有關星座的種種,其實只出於一個傻氣的動機 ── 想要了解他的星座。

我想認識他所認識的,喜歡他喜歡的一切,只是,我們已經沒有另一個十一月。

半晌,又收到 Nick 的回覆:

「Rainbow,

每當日沒後,獅子座高掛於東方的夜空之際,正是北半球春暖花開的季節。(32)

我需要你,希望你能認真再三考慮,待覆。(43)

Nick」


怎麼 Nick 總愛以「我需要你,希望你能認真再三考慮,待覆。」作為每封電郵的結句?括弧裡的數字又代表甚麼?

我突然意識到那是一個暗號,即時從床上一躍而起,翻開放在床下的鞋盒,取出那疊從未開封的信件。

一共四十三封,封面全都著有編號。

由郭力赴笈美國開始,每星期一封,從無間斷 ── 直到兩個月前的第二個星期。

自此,信箱裡再沒出現過自美國史丹福大學寄出的郵件。

礙於獅子座的自尊,我一直賭氣不肯讀郭力的信,自然也不會給他任何回應,只在每個星期二打開信箱,親手取過他的親筆信,然後將信放進這個蓋面印有一隻藍鳥的鞋盒內。

是的,郭力是一隻只屬於天空的鳥。

大概誰也沒這種耐性跟我耗一輩子吧?況且這年頭還有誰耐煩寫親筆信?真箇想念我,根本不必擔心時差問題,一個 WhatsApp 或 Skype 通訊就能解相思了。

不過話說回來,四十三個星期,整整四十三封親筆信,郭力的耐力早已超越我想像。也許,也許他再堅持多一點點,我早晚會得心軟,誰知道呢?


自郭力不再寄信的那天起,我惶然若失。原來我只是賭氣不肯讀信不肯回信,卻仍渴望得到郭力的來信,證明他沒有忘記,證明他依然在乎。

愛情是經不起考驗的。我做了個最錯的決定。

為甚麼要測試他、折磨他?假如我肯放下獅子座的高傲,郭力或許就不會飛走。

我取出編號32的信,手心不住冒汗。

深深吸了口氣,打開信封:

「檜:

每當日沒後,獅子座高掛於東方的夜空之際,正是北半球春暖花開的季節。

這已是我到美國後的第三十二個星期了,為何仍沒有你的消息?

即使只是一句問候也好,我需要你。

力」


我跌坐床上,一顆顆豆大汗珠在背脊滑過,Nick……真的是郭力?

我趕緊將最後一封,即編號43的信拆開:

「檜:

我不曉得是甚麼原因,你一直沒給我任何回應,但我深信,你仍是想我的。每個看得見星星的晚上,我都會想起臨走前一晚,你對我說只要天上還有星星,你就不會忘記我。

我需要你,希望你能認真再三考慮,待覆。

力」


握着信紙的雙手顫動不已。郭力沒放棄過,放棄的那一方,原來一直都是我自己。

我卯足全身力氣爬到電腦前,以麻痺的指尖鍵入痛苦的語句:

「Nick,

獅子跟射手是兩個無法在夜空中相聚的星座。

獅子是初春時分的王者,而射手則是七月入夜後才出現的智者,他們只有擦身而過的份兒。

Rainbow」


送出電郵,眼淚早已缺堤。

不過六個星期的等待,我已選擇放棄,認定對方背棄自己。可是我浪躑了郭力四十三個星期的等待,他卻始終沒想過要放棄。

「檜:

獅子跟射手不一定只能擦身而過,我已找到讓獅子跟射手長期相依的辦法。

我們見面吧。

力」

****

來到海邊,比約定時間早出半小時。

一個人靜靜地享受着海風吹拂和浪聲的包圍,一切都是那樣的恬靜、溫柔。

我不禁自嘲。沙灘、海風、浪聲……這些被視為情侶拍拖的最佳背景音樂從來都沒有在我和男友之間出現過,唯一點綴過我的愛情故事的,只是那漫天的流星雨。

「你早到了。」我轉身,郭力就站在身後不遠處,看着我,雙眼滿載笑意。

我仍堅守着獅子的尊嚴,死命壓抑着快要奪眶而出的眼淚。

郭力仍站在原地,「我就知道你的硬性子。自尊心那樣強,豈會輕易答應見我?我那四十三封信,恐怕你一封也沒拆過吧?」

我不語。

郭力重重地吁一口氣,聳聳肩,「那我只好多花十倍時間和心血來逗你注意了。」

「這樣努力,值得嗎?」

郭力眼內的笑意更濃,「你此刻不正站在我跟前了嗎?」

我無言,郭力不徐不疾地上前緊緊把我納入懷裡,雙臂收緊得快要讓我窒息。可是我需要這種實在的壓迫感,讓我肯定這一切不是夢。

「要爭取跟你見面還真不容易。先要千方百計取得你的聯絡方法,然後又得爭取決議權,堅持要由你出任星座頻道主持一職,還不忘明示暗示你先拆讀我的信。你呀,真的有夠遲鈍,竟要我走到這一步才想起我!」

我從沒想過在我的冷漠對待下,郭力仍堅持為我付出那麼多。此情此景,再倔強的獅子也不可能將眼淚回吞吧?

郭力溫柔地替我拭去淚水,「不是約定好十一月前不落淚嗎?已錯過去年那場流星雨,今年可不希望再錯過了。被你這樣一哭,我很可能要失去好幾十顆流星,看你要怎麼賠我!」

我破涕為笑,郭力總有方法令身邊的人笑,「不是說已找到讓獅子射手長期相依的方法嗎?別又信口開河。」

郭力從身後取出一隻盒子,遞給我,「方法就在裡面。」

那是一盞半球形的檯燈,燈罩上蓋着一張深藍色的玻璃紙,紙上滿佈着大小不一的小孔。

我當然認得那是觀星圖,只是,原本南轅北轍的射手座跟獅子座卻被放在一起。

是的,當檯燈亮起後,獅子跟射手就能永遠相依,細賞一場又一場流星雨。


~~ 全文完 ~~

by Catabell
初稿 26.03.2001,修於 06.04.2014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