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01

《十一月前,獅子不落淚》-Chap.3



Chap.3

郭力是匹自由有主見的野馬,無論朋友或家人都無法左右他。是以兩年後,當他興奮地告訴我已成功考取史丹福大學研究院獎學金,須盡快前往美國鑽研他的博士論文時,我就知道自己留不住他。

「到史丹福大學完成博士學位是我一直以來的心願,你會替我加油吧?」郭力猛搖我雙臂,絲毫不察覺自己用力過度。

手臂的痛漸漸滲進心房。

我理所當然地承襲了獅子女典型的嘴硬個性和那不容踐踏的自尊,所以由始至終也沒開口挽留,只狠心地頷首,任由郭力自我身邊溜走。

當時自然沒想過後悔不後悔,獅子的高傲與自尊更不容我想起「寂寞」二字。

然而心底有把聲音在告訴我,自郭力離開後,我不再完整。

柏油路上只剩下一個影子,單薄的倒影無法填補我的空白。差太遠了。

郭力跳脫爽朗,是個永遠走在我前面的影子;而我那扇影子,只能詮釋甚麼叫寂寥。

正沉溺逝去的美好日子,Nick 的電郵再次襲來:

「Rainbow,

我需要你,希望你能認真再三考慮,待覆。(43)

Nick」

果真是個鍥而不捨的射手座,好,你要跟我耍星座個性嗎?我就跟你耍一回:

「Nick,

對不起,我是 A 型的獅子座:專制獨斷、坦白公正,絕不會出賣朋友。

你需要我,雜誌主編 Larry 更需要我。

請原諒我的傲慢,因我是典型的獅子女。

Rainbow」


我倒在床上,直勾勾地瞪着白花花的牆,忽爾想起那次跟郭力夜觀流星雨的情境。

郭力在萬里無雲的夜空下指手劃腳,「其實要辨認獅子座很容易,只要利用北斗七星杓口的『天璣』、『天權』兩星的連線,向南延伸便可以看到一顆亮星『Regulus』,也就是『軒轅十四』。那是獅子座的主星,羅馬時代稱之為『獅子的心臟』;Regulus是黃道上唯一的一顆一等星,一直被視為王者的代名詞。」

說老實的,我根本搞不懂哪顆是「天璣」,哪顆是「軒轅十四」,只知道躺在郭力的臂彎裡觀星是件很自在的事,於是只管點頭。

郭力逕自講下去:「在獅子座的『軒轅十二』附近,有一個周期為33年的流星群輻射點,每年十一月中旬,當地球橫越這個流星群的軌道時,我們便可以看到大量的流星由該點輻射而出 ── 也就是我們今天晚上靜待的獅子座流星雨。」

那天晚上,我們在大學研究生宿舍的天台迎接了超過五十顆劃破夜空的流星,那興奮情境至今仍歷歷在目。

在最後一顆流星劃過長空後,郭力緊緊拉住我的手,「你看,那是獅子座的最後一顆眼淚,由現在起到明年的十一月止,你這隻獅子女絕不能掉眼淚,否則眼淚掉多了,明年這個時候我們就沒那麼多流星可供觀賞了。」

郭力大抵沒想過,我跟他根本沒有下一個十一月。當夜空再次灑起獅子座的眼淚時,郭力已經不在我身邊。


按此繼續閱讀:《十一月前,獅子不落淚》-Chap.4


by Catabell
初稿 26.03.2001,修於 06.04.2014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