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01

《失戀日記》-Chap.9



Chap.9

本已累得賊死,別說寫日記,就連端坐在書桌前的勁也提不起來。可是剛才想得太多,此刻反而無法入睡,彷彿被褥上有千萬隻螞蟻在鑽動,令人無法安寧。

輾轉反側,又一個小時。

與其在被窩裡磨,倒不如起來做點甚麼,讓自己累得睜不開眼,連胡思亂想的力氣也沒有。

套上舊T恤,取過案頭的失戀日記,翻到新一頁。

這兩頁密密麻麻的堆滿明日的過去。不曉得明日寫這篇日記的那個晚上是否跟我一樣,思想飛到老遠,想得很多,很多?

詩篇已完結,這一則,似乎是她的少女日記。

3月18日 

天下着毛毛細雨,我的心同樣一片灰白。

忽然好想買花。 

女人都任性,都喜歡即興嗎?或許。因為女人都善變吧?沒有理由,沒有原因,我只想買一束花來逗自己高興,將灰白色的心境擦亮。 

為甚麼看到花就會高興?……這問題太難,可否棄權?也許只是:因為……所以。 

走到轉角那爿常常經過的花店。 

「請問,有沒有 Baby Tears?」我問。 

那女人瞟了我一眼,不屑地回道:「我們店裡沒有那樣的花!」 

彷彿吃了一記耳光,臉上辣辣的灼燙起來,「對不起。」 

其實我沒有必要說對不起,她不懂得「嬰兒的眼淚」又不是我的錯,可我還是道歉了,彷彿那是我的過失。 

是你告訴我的,世上有種花,叫嬰兒的眼淚。 

那是個很動聽的名字,我說。 

那不過是一種菊花,你不屑的回道。 

我彷彿聽見嬰兒在哭泣,因為你對菊花是那樣的不屑,彷彿菊花不配被稱為花一樣。 

因為你的不屑,我上網翻查起 Baby Tears 的資料來。我不曉得這樣做是為了甚麼,我只知道有把聲音命令我這麼做,彷彿那是我的責任、我的使命。 

結果我得到滿意但帶遺憾的答案: 

Baby Tears: Chrysanthemum X morifolium, Florists Dendranthema X grandiflorum. 

確是菊花的一種。 

花蕾有湯碗般大朵大朵的,也有像鈕釦般大小的,葉片帶着濃郁的味道。 

嬰兒的眼淚需要大量陽光,於夏季及秋季盛放,除藍色外,幾乎各種顏色均可培植得到。 

為甚麼單單沒有藍色?是因為藍是代表悲傷難過的顏色嗎? 

在洋人口中,blues 就是愁緒。給嬰兒的眼淚大量陽光而逃避藍色,是否因為造物者希望嬰兒所流的,全都是快樂的淚水? 

也許,也許年少時我們流的都是快樂的淚水,簡單而滿足:一隻洋娃娃、一枝棒棒糖、一盒玩具,甚至母親的一個擁抱都可以讓我們止住眼淚。然而人愈成長,快樂的淚水愈發罕有,取而代之的,是委屈的、害怕的、受壓迫和失去的淚水。 

我摸摸滾燙的前額,我呢?為甚麼忽然好想痛痛快快哭一場?為甚麼偏又將眼淚一顆顆地往肚子裡回吞,為甚麼? 

****

哭泣本是女人的專利。她們的眼淚總能叫男人心軟難過,若說有甚麼能令男人反省的話,大概就是情人的眼淚。

女人的眼淚,是流給她的男人看的。

強迫自己將眼淚回吞,大抵是因為即使她哭得再傷心,她的情人也看不見,甚或視而不見吧。

明明是個陌生人的故事,然而看罷這則少女日記,胸口卻餘下淡淡的無奈,揮之不去。



by Catabell
初稿 11.02.2001,修於 04.07.2009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