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01

《失戀日記》Chap.7




Chap.7

不,不是那回事。

震撼純為少女寒星般雙目。

人類的眼眸,原來可以冰冷若此。

該怎麼形容眼前這少女?她沒有叫人驚艷的姿色,可是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眸所流露的神情……好冷,好冷,冷得令人一見難忘。

當她注視你時,就像有股電流從脊骨一直上衝至大腦中樞神經,然後於剎那間將之完全麻痺那樣,令人無法作出任何反應。

還多得手機鈴聲將我從震撼中拉扯回來。

「威,找到小晴了?」

我抬頭,朝電腦告示板上搜索。莫晴所乘的CX511航班比預計早了十五分鐘抵港,虧我還站在這兒為一雙冷眼發呆,實有負所託。

「機場太大了,還未碰到她。」

「為何獨我生的兒子那麼笨?機場那麼大,你又從未見過小晴,自然找不着。怎不先搖個電話給她?你要手機來幹麼的?」

我唯唯諾諾,總算混了過去。心中暗暗慶幸莫伯伯早已為小晴準備好本地 SIM卡,只須確定她人已抵步,要找她還不算太難。

我按下老媽給我的號碼。

事有湊巧,少女大衣口袋裡的手機同時響起。

不會吧?那個擁有寒星般雙目的少女?

「喂?」手機傳來少女的回應。

天!真的是她,那個泰山崩於前仍不為所動的少女。

我躊躇了。

一向不擅長跟任何雌性生物打交道,故對這類冷若冰霜的女生一直採取「保持距離政策」,免得一份熱心換來一鼻子灰。

老媽偏下旨要我照顧小晴,頭痛。

我上前,不知怎的,手中仍緊握手機,且絲毫沒有掛線的打算,「莫晴?我是傅威。莫伯伯該已跟你提過這兩星期的安排了?行李先安頓在我家吧,我媽已準備好替你接風。」

對於我那怪異的行徑,莫晴似乎並不以為意,只輕輕頷首,隨即提起身旁的背囊。

我從莫晴手中接過行李。再不擅交際,作為一個男人的基本風度我還是有的。

「寄倉行李呢?」

印象中女生的身外物特別多,平日隨身的挽袋已是個百寶箱,裡面千奇百怪應有盡有。上街已如是,出國的行李肯定更不得了,如今莫晴只得一隻背囊,不是不奇怪的。

「就只有這背囊。課本書籍早已送人。我們這些留學生連日常衣食住行都捨不得亂花,更莫說買簇新課本了。反正我又沒甚麼可以送他們,課本就當是給他們留個紀念吧。至於衣服,在外那幾年穿來穿去還是那幾件,現在回到老家,不必再刻薄自己了吧?況且回港前我得先到台灣辦點事,行李太多反而不方便。」

本來冷冷的她一時間那麼多話,倒出乎我意料之外。

還以為莫晴是個孤芳自賞的女生,可是現在看來,又覺她爽朗可親,說話還帶幾分幽默。加上她笑起來雙眼微微向上彎曲,冰冷的眼神霎時消失得無影無蹤,也就跟一般少女無異。

我吁一口氣,還是老媽說的對,年青人,沒有溝通不來的道理。

原以為可以跟莫晴多聊幾句,然而回家路上,她卻又不發一言,只默默憑窗看人。靜態的她再次回復冷若冰霜的神態,高不可攀得叫人不敢靠近。



by Catabell
初稿 11.02.2001,修於 04.07.2009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