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01

《失戀日記》-Chap.10



Chap.10

許是共嗚,或是遙遠的感應,我彷彿聽見明日內心滲出來的,淡淡的悲哀。

那蒼涼的感覺,猶如《小王子》純音樂光碟內的一首曲子:恍似自很遙遠很遙遠的地方傳來,由長笛、鋼琴與小提琴合奏的悲嗚,幽幽的、淡淡的,一直傳到心坎裡去。

那是兩個月前在子恆家中聽到的曲子,以音符描繪小王子在沙漠遇上毒蛇的那一幕。

記得那天煞是無聊,於是上網到處晃,不曉得自哪個網站連結到某個《小王子》外國網站,內有《小王子》純音樂光碟出售。

真後悔當時沒當機立斷購入光碟。

後來無論如何努力搜尋,始終還是找不着那個網站,以致此刻只能憑回憶勾出那首曲的調子。

這到底是資訊爆炸,還是有緣無份的惡果?

人生就是由一次又一次的「錯過」組成。明明待在那兒的東西,當遇到它時,你沒想過要擁有它珍惜它;你後悔了,決心要好好留住它時,它偏在你的視線範圍內消失得無影無蹤。

我從床底取出小提琴,輕輕用面紙拭去琴盒上的塵埃,拉開拉鏈,取出那把被遺忘了的小提琴。

其實我的生命裡並沒有甚麼極不如意的事,只是……總像欠缺了些甚麼似的。這種不完整的「欠缺」逐漸在胸口擴散開來,形成了一塊拿不掉的鉛。

這種被鉛壓在胸口的感覺實在難受。

然而我擁有的,不過是這種沒有追求的欠缺而非情懷,這樣的人,是不可能當上音樂家的,所以這把小提琴也只好安分地躺在床底不哼一聲。

小提琴原是外婆的東西,相信今年該可替它慶祝六十大壽了。

聽老媽說,外婆未下嫁外公前是個音樂教師,可惜婚後忙於打理家務,雙手日漸粗糙,十隻指頭也不及婚前靈活,生下老媽後就更抽不出時間來練琴,只好寄望女兒長大後能拉得一手好琴,偏老媽是個音癡,於是這把琴便順理成章地落到我這個其實並不熱衷音樂的人手上。

記得外婆曾說小提琴是所有樂器中,最難學得精的一種。

不比鋼琴每個琴鍵都有固定音調,小提琴的音調全觀乎演奏者的技巧:G、D、A、E 四條弦調音要精確;而弓的鬆緊、落弓的力度、位置和角度皆會影響音色,拉奏技巧和指法有多純熟更是決定性關鍵。

自問沒那種天分,也沒耐性。每天最少花一兩小時反覆拉奏同一練習曲肯定會把我悶瘋,大抵我的遺傳因子裡欠缺了外婆那種高尚的情操。

然而這天晚上,我想認真地拉一次。

我從琴盒裡取出音叉,努力嘗試調音。足足花了20分鐘才勉強將四條弦調好,然後替那束微黃的馬尾擦上蜜蠟,套上滅音器,開始拉起記憶中的那支曲子 ── 那支描述小王子偶遇毒蛇的曲子。

以往練習曲譜時總太在意技巧指法,一心只想拉好小提琴讓外婆高興,卻從未試過因為想拉琴而拉琴。疏懶良久,此刻拉來,倒是從未有過的順心,就連自己也給嚇了一跳。

大抵是小王子的赤子之心感動了作曲的人,而作曲的人又用他的體會觸動了我吧。

門後突然傳來敲門聲,「可以進來嗎?」



by Catabell
初稿 11.02.2001,修於 04.07.2009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