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1

《失戀日記》Chap.6




Chap.6

「咕噥甚麼!小晴自小在外地唸書,一時間未必能適應香港的生活,她在這兒又沒朋友,怪可憐的,你就給她作個伴吧。她跟你年紀相若,該會談得來,多個朋友你又不會少塊肉,對不對?」

我最怕做這種婆媽事,可薑是老的辣,我還未及反抗,心中所想已遭老媽一語道破,且她的話合情合理,我也不好再說些甚麼。

回到房裡,還是擠不出半點睡意,翻開日記,繼續讀着明日的往事。

從前傷你來不及補救, 
如今只想你快樂無憂, 
一切由我去承受。 

去,乾脆的走! 
沒有愛情能想得通透; 
沒有故事藏不下污垢。 
習慣了,便不會再覺難受。

難怪醫學界都說女性的生命力與忍耐力比男性強。遇上挫折打擊,女人往往比男人更堅強、更快爬起來,且活得更好 ── 雖然堅強的她很可能終生牽念着那個不值一文、傷害她的男人。

我執起筆,再度埋頭寫我的日記。將心底鬱結抒之筆墨,令我有種如釋重負之感,一顆心平靜許多。

從不曉得自己那樣會寫,一寫就是數千字,滔滔不絕,似有說不完的話、書不盡的苦:


明日,你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女生?
稍後我得替老媽去接一個叫莫晴的女孩,還得按老媽的「旨意」跟她交朋友。我原最討厭這種差事,可是想想,小晴在這裡一個朋友也沒有,的確怪可憐的。若她並非那種刁鑽霸道、整天吱吱喳喳的女生,交個朋友於我而言並沒損失。

人總需要朋友。我們都需要朋友。


也不曉得是疲勞過度還是怎的,迷迷糊糊就這樣伏在日記簿上盹着。醒來,已下午二時四十分。

再定睛看清楚,沒錯,電腦正顯示着 PM 02:40。

怎麼好像有點不對勁?我好像……忘了些甚麼……天!我整個人彈起來,一個箭步衝進浴室梳洗更衣。

我竟忘了到機場接莫伯伯的女兒!

我雖不打算討好莫晴,但總不能叫人家一抵步便得在偌大的機場苦候我這個閒人。

幸好家住東涌,不消一會便能趕到機場。

機場光潔明亮,可就是太大了,莫晴站在那個陌生的地方卻等不到來接機的人,難免會感到彷徨吧?畢竟是個女生。一想到要她獨個兒站在機場彷徨不安,莫名的內疚瞬即蔓延全身。

三時十五分,住得再近,始終還是趕不及。

雖說航機不時有延誤,可是莫晴已離港多年,人生地不熟。若航機準時抵港,先別說印象問題,單禮貌上便已講不過去 ── 我好歹也是做東的,再心不甘情不願,也不應叫一個女生在機場乾等。

愈想愈理虧,只得連行帶跑向閘口趕去。

迎面幾個小孩在互相追逐。自問並非愛心滿溢,對於這些嬉鬧聲響徹雲霄的小魔怪泰半避之則吉。閃避間不慎推撞到身後的手推車,使得它滑向身旁一列座位。

幸而手推車的滾輪已自動鎖定,即使受到碰撞亦只會滑出幾步,像此刻,手推車就在一個少女身前停下,沒造成碰撞。

對於迎面撞來的手推車,少女似乎並未加以理會,繼續低頭對牢手中的 iPhone,看得津津有味。

「對不起。」我上前替少女拉開手推車。

少女抬頭,寒星般目光迅速掠過我的臉,嘴角禮貌地向上牽牽,然後繼續埋首她的 iPhone。

我呆在當場。



by Catabell
初稿 04.01.2001,修於 04.07.2009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