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00

《失戀日記》 Chap.5




Chap.5

闔上日記簿,我長長的吁一口氣。

原以為將不快記憶抑壓下去,藏在心底最深處,傷痕自然會得慢慢消退。寫完這則日記,才猛然醒覺這種想法何等天真幼稚。

愈要忘記愈忘記不起。

真正忘記一個人,絕非強迫自己別再想他、念他;沒刻意想起,亦不刻意迴避,反而來得輕鬆自在。

硬將回憶藏在心深處,結果反而成為一種包袱。當有天能將痛苦表面化,視之為生命及回憶的一部分,那痛苦方可以得到解脫。

像此刻,一字一句將那段封殺了的感情抖出來,原以為掀動瘡疤會痛徹心肺,可是沒有。

將這段感情從頭到尾複述一次,寫來像在說別人的故事。並非不痛不癢,只是,這次像換了個角度。站在第三者的位置,以全新的角度看同一件事,感覺全然不同,且獲益良多。

從沒想過,原來芊芊也不過是個不可理喻的少女。

當時深深迷戀她,自然看不見缺點。即使看得見,也認為包容她乃天經地義。久而久之,自我催眠發揮作用,她的一舉一動在我眼中看來都活潑可愛、天真爛漫;再笨的行為舉止,於我看來都是單純的表現。

今日重新評價,我彷彿不再認識芊芊,也不認得自己。

真不曉得當日是怎麼走在一起的,更想不通為何會陷得那麼深。不過愛情既是盲目,當事人自然不可能看得通想得透。能理智得起,就算不上曾經深愛過。

愛情裡最可貴的,也許就是這份盲目而不顧一切的付出。即是只能維持很短暫的一段時間,曾這樣用心愛過,回頭亦已無憾。

也許時間並沒有改變我,只是,時間予我足夠空間去看真一點,看多一點。

明日呢?明日幾時才會明白過去始終會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