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00

《命中注定》

每隔一陣子便會收到讀友留言,問到底做些甚麼才能讓心儀的男生愛上她。

當一個女孩愛上一個男孩,往往不惜捨棄自我,努力改變自己去迎合對方 ── 只要能跟男孩在一起,再多的付出也值得。

那種對愛情的熱切渴望和不惜一切,我都明白,可人們總是忽略了在愛情的國度裡,從來都沒有一分耕耘一分收穫這回事。

一個人要是愛你,即使你甚麼也不做,他也會一樣的愛你;要是他對你沒感覺,那麼即使你傾盡所有,將身家性命財產一一奉上,他也不見得會對你心生愛慕。

或許有人不認同:我付出了那麼多,他怎可能不感動?

對,人非草木,一刻的感動是會有的,但,你有自信能讓他一輩子不停地感動下去嗎?人總不可能不斷的付出,準有一天會累,會力不從心。

《等不到愛》

這天整理書桌時在抽屜深處翻出一封塵封的情書。再次細讀,才想起原來曾被那麼一個男孩深愛過。可惜的是,縱然曾確確實實的被感動過,但始終沒能愛上他。

年少輕狂,得到的太多太輕易,也就不容易察覺原來所得到的曾是那麼那麼多。要不是翻出這封情書,大抵要到老來才會記起曾有那麼一個大男孩,為重遇一個陌生的女孩,每到週六便傻氣地回到兩人初次相遇那家書店呆一個下午,然後由尖沙咀一直蕩到旺角,希望沿途能覓得女孩的身影;也不復記憶多少個清晨,男孩為爭取一點點見面的時間,即使從沒約定,仍堅持6點多便在我家樓下守候。

當時非但沒有為此感動,反覺得對方很難纏,想盡方法避開他,甚至明知道他已在附近徘徊了4句鐘,仍狠心的避而不見。直到高考放榜,才在最沒防避的情況下在校門前「遇上」;說是遇上,不過因他已在校門外呆站數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