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0

《堅持》

偶然看到歌手盧巧音的一篇訪問。 

她說,她不甘心。

不甘心香港人大都只接受偶像歌手、商業化流行曲。她說作為一個音樂人,做好音樂已足夠,可現實偏卻要她作出種種妥協;她不懂得討好別人,她有她對音樂的理想,但卻被視為另類,被同行所排斥。

她說,她曾經很灰心。

灰心為何自己努力做好音樂,卻竟連自己的公司也不支持,也有微言。
灰心香港的視野和發展空間太狹隘。

《跟文字談戀愛》

讀友留言問:網上是否有真愛?到底一個人能否愛上一個素未謀面的人?

這跟摒棄肉體關係,單純追求心靈溝通的柏拉圖式戀愛可謂如出一轍。既然柏拉圖式戀愛主張兩人之間的精神交流,那麼單純跟文字談戀愛也不是沒可能的。但在這個社交網絡與智能手機日夜交替的大環境下,人人24小時在線,莫說文字、語音,甚至連視像通訊也順手拈來的年代,真有可能深交得像戀人卻又素未謀面,連照片也沒交換過一幀嗎?

在網上認識、結緣、交心,將感覺延伸至現實世界,發展成為情侶,最終開花結果的大不乏人,這一點我沒點半懷疑。

重點是,當關係深入至某個階段,兩人總會饒有默契地跳出二次元,回到現實世界繼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