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00

《習慣》

習慣你的氣味,
習慣躺於你手臂,
從今天起
開始習慣身邊再沒有你。

習慣你的餘溫,
習慣你的慰問,
已太習慣你的吻,
故此習慣不再愛上別人。

習慣你的一切,
習慣你瘦削身體,
一開始已習慣為你說「在所不計」。

《失戀日記》 Chap.2



Chap.2

為堵住子恆有如黃河決堤般的說教,我不得不狠狠回道:「噯,難道要我揭破你活了半輩子仍未談過戀愛才懂得閉上尊嘴?嘿!」

「喂喂喂,失戀不代表可以隨便傷人自尊啊!」子恆一張嘴雖硬,心卻最軟,看來他還是會繼續包容我這個得勢不饒人的老朋友。

要不是有這樣的好友(損友?),失戀的日子也許真不容易熬過去。

回程時途經書店,雙腳不由自主地朝店門走去。

樂觀點想,芊芊的離去也不盡是損失,最少時間騰空出來,又可重拾逛書店的樂趣。

隨手拈起幾本小說,翻了幾頁,放下。

都不是我那杯茶。

又或是,那些情情愛愛的故事,跟我此刻的心境起了排斥作用,看在眼裡,心就不舒服。

倒是架上一本日記的封面瞬間將我的視線牢牢套住。

日記的設計沒啥花巧,純白封面只印有一對男女的側面素描 ── 一對面朝相反方向的男女。

黑白素描線條含糊抽象,感覺很接近,又很遙遠,彷彿兩人剛好擦身而過,不禁讓人聯想到一對曾經相愛,可惜已相對無言的戀人 ── 距離在彼此之間一點一滴堆積,然而雙方卻又很有默契地拉扯下去,沒有誰會主動揭破那段早已壞死的關係,替愛情蓋上謝幕的黑紗。

最要命的,還是封面左下方那短短幾個熨銀大字:失戀日記。

《失戀日記》 Chap.1


Chap.1

那時候,我以為自己在失戀,以為自己很了解失戀。

想不到偶然下翻開那本《失戀日記》,才真正踏出邁向失戀的第一步。然而日記已被翻開,再沒有回頭之路可走 ── 我必須一頁一頁的繼續,一字一句,記錄我倆沒有明天的故事。

****

雙手插進褲袋,重複一下接一下地踢着跟前那空洞的汽水罐。罐子每次着地時,總會發出刺耳的、毫無新意的聲音。

人們圍在燒烤爐側,嬉笑之聲不絕。熱鬧,嗯,很熱鬧,不過熱鬧並不屬於我。

不,應該說,我不屬於熱鬧。

別人玩得正起勁,我沒有看不順眼的道理,可是熱鬧對失戀中人而言……我們並不願躋身這片熱鬧之中,遠觀倒還可以。

一些情緒,永遠跟熱鬧氣氛產生排斥作用。

子恆揮舞着串上牛排的燒烤叉朝我走來,「喂!你這人好不識趣!」

我沒精打采地瞥他一眼。

子恆逕自說下去:「虧我們還擔心你獨守空房胡思亂想,勞心勞力替你辦『BBQ忘情大會』,你卻悶聲不響的跑了出來,真不夠意思!」

「拜託!是你硬要拉我來,事前都沒知會我一聲。」我苦笑,「我想一個人冷靜冷靜,我想……」

「想想想,你這人就是想太多!」子恆毫不客氣地打斷我的話,「事情都已過去,還想來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