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00

《等》

等待,或可分為許多種,但總有一個共通點 ── 都是漫長的。

那怕只是在街角佇立五分鐘,感覺也恍似熬了半個世紀。

在家裡等待考試成績公佈、各式面試通知、月頭發薪的日子;在巴士站等待永遠不按班次時間表行駛的巴士、在屋簷下狼狽地等驟雨停歇……一切形形色色的等待,都是難耐、難過復難堪的。

只有一種等待,永遠叫人又愛又恨 ── 情人的等待。

情人的等待,也許是眾多等待之中,最最漫長的一種。這一等,可能是五分鐘,可能是一小時,也可能是五年、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