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1.00

《別分開得斤斤計較》

愛情愛情,有愛有情的才能稱之為愛情。

愛情其實不能計較誰認識誰在先,誰同誰走了多久。

「我跟你走了十年了……」

那又如何?不再相愛就是不再相愛,即使走了三十年也改變不了移情別戀的事實。

假若有天情人跑到你跟前告訴你他愛上了另一個,切記別跟他吵別跟他鬧,別人不尊重你你也得尊重自己。那麼最少在他的回憶裡,你永遠是個明理且有修養的舊情人。一旦跟他哭鬧,糾纏着要他解釋因何不再愛你,為甚麼竟愛上別人,他只會從不再愛你惡化成討厭你,覺得你無知而膚淺。

愛情來的時候沒有原因,走的時候又何苦斤斤計較? 

19.11.00

《失戀日記》 Chap.5




Chap.5

闔上日記簿,我長長的吁一口氣。

原以為將不快記憶抑壓下去,藏在心底最深處,傷痕自然會得慢慢消退。寫完這則日記,才猛然醒覺這種想法何等天真幼稚。

愈要忘記愈忘記不起。

真正忘記一個人,絕非強迫自己別再想他、念他;沒刻意想起,亦不刻意迴避,反而來得輕鬆自在。

硬將回憶藏在心深處,結果反而成為一種包袱。當有天能將痛苦表面化,視之為生命及回憶的一部分,那痛苦方可以得到解脫。

像此刻,一字一句將那段封殺了的感情抖出來,原以為掀動瘡疤會痛徹心肺,可是沒有。

將這段感情從頭到尾複述一次,寫來像在說別人的故事。並非不痛不癢,只是,這次像換了個角度。站在第三者的位置,以全新的角度看同一件事,感覺全然不同,且獲益良多。

從沒想過,原來芊芊也不過是個不可理喻的少女。

當時深深迷戀她,自然看不見缺點。即使看得見,也認為包容她乃天經地義。久而久之,自我催眠發揮作用,她的一舉一動在我眼中看來都活潑可愛、天真爛漫;再笨的行為舉止,於我看來都是單純的表現。

今日重新評價,我彷彿不再認識芊芊,也不認得自己。

真不曉得當日是怎麼走在一起的,更想不通為何會陷得那麼深。不過愛情既是盲目,當事人自然不可能看得通想得透。能理智得起,就算不上曾經深愛過。

愛情裡最可貴的,也許就是這份盲目而不顧一切的付出。即是只能維持很短暫的一段時間,曾這樣用心愛過,回頭亦已無憾。

也許時間並沒有改變我,只是,時間予我足夠空間去看真一點,看多一點。

明日呢?明日幾時才會明白過去始終會過去?

10.11.00

《從攝影到人生》

我不喜歡當拍攝對象,卻熱愛攝影,從前包包裡永遠放着一台M4/3無反相機。有時候,在大街上看見一隻幼貓自得其樂的樣子,或是抬頭望見蔚藍晴空,甚至一朵飛機雲,我也會選擇停下腳步。

大抵因為某一刻、某個情景實在讓我感動,所以想以某種形式凝住時間空間,創造一點瑣碎回憶吧。

攝影是一種藝術、一種創作,也是對生命、對生活、對創造者的一種尊敬的表現。一套好的攝影器材固然重要,但真正能拍出精彩照片的是人而不是機器,空有一套高級器材而沒有攝影師的眼睛和技巧只會得物無所用。一個富創意且具敏銳觸覺的攝影師,無論在取景、角度、採光以及鏡頭選擇都有其獨特見解,只有這樣的攝影師配以高性能器材方能拍出扣人心弦的佳作。

光影調配與顏色組合是攝影師說故事的手法,可是有人愛顏色,有人不。 

2.11.00

《諾言》

朋友N問,情侶若分開了還應否履行當日承諾。

承諾有別甜言蜜語,並非隨隨便便吐出口的一句話,既宣之於口就應該有履行它的心理準備和責任。況且當日之所以作出承諾,是因為由衷想為對方做一件事吧?那麼對方最後是否還跟自己在一起,抑或還會否需要自己履行承諾,並不會構成改變許諾初衷的動機。

當然,若信守諾言會為已分手一方帶來困擾則另作別論。

一切承諾的前題,皆出於為對方着想;要是守諾會讓對方為難,那麼承諾已變了質,失去了存在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