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00

《東西不是被搶走的》

忙裡偷閒逛書局,隨手挑一本書,翻到書中某頁瞥見了這樣的一句:
「東西不是被搶走的,而是被遺失的」

沒錯,生命中的許多東西並不是被搶走的。

你喜歡的東西,你在乎的東西,你珍惜的東西是不會那麼輕易就能被搶走的。

不要呼天搶地問「為何要奪去我最心愛的東西」。會被奪去的,多半還未算得上是最心愛的;會被搶走,也泰半因為珍惜得不夠。

不是被奪去,而是被遺失,被遺忘。

書的原意並非如此。書中意旨東西既非被人奪去,若只是不小心弄掉的話,下決心去找最終必會找得着。

可世上並非所有東西都能失而復得。尤其因遺忘疏忽而失去的,那種叫感覺的東西,一旦失去,恐怕很難再找得着。

感情,基本上是搶不走的。

《錯》

人總不免鑽牛角尖,尤其執著曾犯下的大小過失。

我們耿耿於懷,往往並非因為那些過失無法彌補,而是擔心別人單單以那個污點來評價自己;儘管日後如何努力也無法收復失地,光芒全給昔日的一個失誤抹殺掉。

事實上,將過失無限放大的往往只是我們自己。

許多時,我們只在意別人如何評價一個曾經犯錯的人而變得自我中心,以為人家會一直牢記自己的過失直至壽終正寢。事實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有千百萬樣瑣事得兼顧。他們自有他們的得失成敗要去牢記去介懷去高興,才犯不着將一個過客的過錯銘記於心。

我們都習慣把自己看得太重要,終日背負着那個假想的十字架,忽略了自己並非每個人生命的中心點。我們眼中天大的過失,在人家眼中也許只有豆那麼大,甚至不值一哂。況且人腦比電腦記憶體更有限,誰會去緊記那些雞毛蒜皮的陳年舊事? 

26.7.00

《home sweet home》

日本人習慣回家時向屋內大喊「ただいま(我回來了)」。也許是風俗習慣,又或是傳統禮儀。天知道日本人一般非常的注重禮儀。可是有時不禁會想:這習俗能維持到今時今日,即使年青一輩也會乖乖守着,大抵是有比傳統更強的理由吧?

一句「我回來了」,不僅是要向家人報告行蹤,也許更重要的,是要給等待自己、牽念自己的人一份安心的甜點。

一句「我回來了」、一個輕印額角的淺吻,比一切說話都更能報答一雙冀盼的眼睛。

某些人之所以稱一個地方為「家」,是因為那兒有一個想念他的人在等他回去;對另一些人而言,視一個地方為「家」,是因為那裡住着一個他思念的人。

家不是一間屋四堵牆,也不是一張床一個浴室,而是一種感覺,一份思念。

21.7.00

《遺憾》

A君近日重遇因公事認識的女性朋友,閒聊下方曉得原來當時雙方都存有好感,不是沒有發展的可能。遺憾是最後誰也沒先踏出那一步,一切可能性也被坑埋在泥土深處沒能發芽。經歷邂逅、相知、別離、重遇,昔日那顆種子早已枯死,女方還是新近才結的婚,於是她的坦白只能送給男方三秒鐘的泡沫幻想,和接下來的友誼。

能夠繼續做朋友已不容易。多少曾經相愛的人分開後立時將對方視為陌路,老死不相往來。

分開多時,見面仍能侃侃而談,已是一種不可多得的緣分。

說到緣分,中國人習慣隨緣,可是「緣」字委實太玄,若要具體解釋,只好說是天時、地利、人和。洋人倒有個貼切的說法 ── timing」。

我篤信「timing」,深信那是戀愛中不可或缺的一環 ── 沒能在對的時間遇上對的人,只能說是兩人欠了一點點緣分。即使再相襯,若時間沒配合得當,在不適當的時間遇上對的人,彼此未夠成熟,不懂得處理那份濃得教人盲目的情感,最後也只能在雙方的回憶裡留下一絲淡淡的遺憾。

兩人若能在另一個時空初遇,必然又是另一番景象。

遺憾是,愛情沒有如果。

14.7.00

《別離》

別到分手一刻才想起
共我曾是多麼的溫馨細膩。
眼淚曾灼傷過的唱機,
熱燙得心碎的吻都只屬你。
讓思念的翅膀起飛,
讓憂鬱的時間麻痺,
讓風乾的淚烙於心扉。
若當真要別離,
我會狠心捨棄。
抄襲的寵愛怎麼都不美,
冷卻的情話如何能回味?
別離
就是先忘掉自己。

by 琉璃 
撰於14.07.2000;修於20.02.2013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5.7.00

《停不了的思念》

有些電影,看過以後便忘得一乾二淨;有些電影,印象深刻且百看不厭;另外一些,故事內容早已淡忘,然而戲中對白卻始終在腦海中縈繞不去,漸漸沈澱成為經典。

“The Crow” 於我而言正是這樣的一部電影。

若問故事架構內容結局,一概答不上嘴,可是當中的一句獨白卻至今不忘:

“If the people we love are stolen from us, the way to have them live on is to never stop loving them.  Buildings burn, people die ... but real love is forever.

我相信,愛是無止境的思念。

愛一個人,就是縱使天人永隔仍無法止息思念的那種情感。即使明知道不能再見,但就是無法壓抑溢瀉的思念,且思念只會無止盡地延伸開去,不見得會隨時日轉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