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00

《習慣堅強》

當一個人習慣以笑掩飾一切,除非他願意,否則連最親近的人也不可能僭越那道防線,窺探笑容背後隱藏着的悲傷。這種堅強,早已不是強裝出來的面具,而是一種很難戒掉的習慣。

當一個女人習慣在自己的男人面前堅強得不掉一滴淚,其實不是不可悲的。習慣為他背負一切,男人也就自然而然習慣你無須安慰,繼而習慣忘卻原來你也需要呵護疼惜;習慣將眼淚回吞,於是漸漸遺忘原來自己還懂得哭。

背起一座山的傷痛,然後對自己說「不要緊的,我承受得起」,於是漸漸習慣相信自己能夠獨力承擔一切。痛徹心肺,也不過安慰自己「會過去的」,然後任時間淡化心上一道又一道疤痕。

25.6.00

《肯定》

向以戀愛為己任,每次談戀愛皆全情投入,付出在所不計。

犧牲於我而言並不算甚麼,因打從一開始便不將「付出」視作「犧牲」,是以腦海根本不曾出現「犧牲」這概念。

為喜歡的人做事,不假思索,猶如呼吸般自然。

因為喜歡,自然而然想令對方開心,不自覺便做了許多事情;因為享受過程,付出絲毫不覺辛苦,也不覺得吃虧 ── 他的笑容已是最大回報。

斤斤計較計較自己付出過多少,對方又付出了多少那種戀愛太累,太沒意思。我的愛情很簡單,想愛便愛;挑男友,從不問家景、學歷、成績、職銜、地位如何如何。

在乎的,只是那種能叫我心如鹿撞的悸動。

21.6.00

《情婦》

夜深,電視正播放一套「豪門恩怨」式劇集。

劇中人物感情繆轕千絲萬縷:富家公子小明星、商場交易式關係、女強人戀上職場上交鋒的有婦之夫……都是最最陳舊的橋段,可是你又不能不承認這樣的男女關係至普遍不過,可見男女感情關係自古以來並沒有多大進步。

女人面對有婦之夫,不是無法自拔,就是過分自信。

有的女人選擇痴痴的等,自欺欺人地相信一個永遠不會兌現的承諾 ── 我會跟太太離婚。也有許多女人過分自信,自信不會陷得太深,可收放自如;自信可以迷倒男人,叫他貼貼服服的離婚再娶。

17.6.00

《離家出走》Chap.1


《離家出走》Chap.1

愛對了也好,愛錯了也罷,總算曾經深愛過。

假如生命是一張紙,那我寧可它滿是紅字交叉、被劃花甚至被搓成一團,也不要淪為一張空空如也的白紙。即使錯過多少次、跌得有多痛,最少我曾真真切切地感受那些痛楚,最少清楚知道自己曾經活過。我才不要不痛不癢的了此一生。

別人總怪我任性。

任性嗎?我。

也許吧。

可是人生不過匆匆數十載,能隨心而行、任性得起的,也只有稍縱即逝的少年時期罷了。任性過後,再不願意也得安守本分,乖乖背起一大堆社會加諸成年人身上的責任。

那樣寶貴的黃金時期,難道我還得討好全世界,竭力滿足他人的意願期望?難道我就不能任性一次,為自己而活?我又礙不了誰的好事,不過想無愧於心而已……

如果這樣好算任性,那怪我任性好了,反正我任性得那樣快樂。

且也多得這任性,才讓我遇上她,讓我知道原來世上還有一種人,專心談戀愛,無論碰多少次壁流多少次血,仍會死心塌地的愛下去。

《愛定你》

這晚偶然聽到邰正宵的「想妳想得好孤寂(深宵回憶版)」,登時愛上了女聲獨白部分 ── 原來獨白可以那樣細膩動人!

婉約的女聲訴說:當年曾在心中默許,假若她所愛的男人肯當眾大聲的講一聲「我愛你」,這輩子便跟定了他。

聽罷,不禁呆住。

這是多麼重的一個承諾。

最會實踐的承諾,並非宣之於口的、信誓旦旦地說一聲「永遠愛你」,而是在心底對自己許諾這輩子只愛那個人。如此默然地愛着一個人而不讓對方知道,是生命中難以承受的一種重,可是誰個一生中不曾背負過一兩份這樣的重?

11.6.00

《命中注定》

每隔一陣子便會收到讀友留言,問到底做些甚麼才能讓心儀的男生愛上她。

當一個女孩愛上一個男孩,往往不惜捨棄自我,努力改變自己去迎合對方 ── 只要能跟男孩在一起,再多的付出也值得。

那種對愛情的熱切渴望和不惜一切,我都明白,可人們總是忽略了在愛情的國度裡,從來都沒有一分耕耘一分收穫這回事。

一個人要是愛你,即使你甚麼也不做,他也會一樣的愛你;要是他對你沒感覺,那麼即使你傾盡所有,將身家性命財產一一奉上,他也不見得會對你心生愛慕。

或許有人不認同:我付出了那麼多,他怎可能不感動?

對,人非草木,一刻的感動是會有的,但,你有自信能讓他一輩子不停地感動下去嗎?人總不可能不斷的付出,準有一天會累,會力不從心。

《等不到愛》

這天整理書桌時在抽屜深處翻出一封塵封的情書。再次細讀,才想起原來曾被那麼一個男孩深愛過。可惜的是,縱然曾確確實實的被感動過,但始終沒能愛上他。

年少輕狂,得到的太多太輕易,也就不容易察覺原來所得到的曾是那麼那麼多。要不是翻出這封情書,大抵要到老來才會記起曾有那麼一個大男孩,為重遇一個陌生的女孩,每到週六便傻氣地回到兩人初次相遇那家書店呆一個下午,然後由尖沙咀一直蕩到旺角,希望沿途能覓得女孩的身影;也不復記憶多少個清晨,男孩為爭取一點點見面的時間,即使從沒約定,仍堅持6點多便在我家樓下守候。

當時非但沒有為此感動,反覺得對方很難纏,想盡方法避開他,甚至明知道他已在附近徘徊了4句鐘,仍狠心的避而不見。直到高考放榜,才在最沒防避的情況下在校門前「遇上」;說是遇上,不過因他已在校門外呆站數小時。

8.6.00

《工作再工作》

記得某廣告有一 tagline:成功背後是否總要有所犧牲?

我想,也許事業跟生活、家庭和愛情之間的確存在一定衝突,不是無法並存,只是要在當中取得平衡並不容易。醉心建立事業王國,難免會忽略生命中的一些人和事。

工作回到最初最基本,大都是為了生活。生活有了保障,進而講興趣、談理想、追求滿足感。

然而追尋過程中,部分人失去了方向,被報酬、地位、滿足感沖昏頭腦,愈能做出一點成績,愈想得到更多、爬得更高。不敢鬆懈怠慢,花在工作上的時間愈多,多得漸漸忘記工作最初的目的原是為了讓生活好過一點;最後本末倒置,由工作支配一切,最終連享受一些最基本的快樂的時間也被剝奪殆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