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00

《失戀日記》 Chap.3



Chap.3  

坐在床沿,那本失戀日記就擱在離我不到一碼的地方,原封不動地包裹在再造紙袋裡。

我對牢這本未開封的日記發了半天呆 ── 該將它一口氣讀完?還是只在寫日記時才細閱那一頁的內容?我有足夠的自制能力嗎?連我自己也不太相信自己。

進步源於人類擁有強烈的好奇心,而這一刻,好奇心正在考驗我的忍耐力。

眼前日記滿載一個陌生女孩的過去,一段早已失落的愛情。紙上的一字一句,默默記錄着她的悲傷和眼淚。對我而言,沒有比細讀這日記更能深入了解女生的內心世界,但,我可否承受眼淚的重量?能否接受女生看待愛情的角度?

此刻的我,想了解女人,卻又害怕真正了解女人。

當然,我不明白女人。有時候,我甚至懷疑連女人自己都不明白女人。記得有位哲學家曾經這樣分析:女人,任憑你如何仔細分析她,都會是個全新的題目。

所以我不明白女人。

跟芊芊交往的日子不算短,一年五個月零十一日了,可是當中沒有一天真正明白她心裡在想些甚麼。

是否女人都如此難以捉摸?為何女人總是口不對心?任憑我做甚麼都不能稱她的心如她的意;無論我向左走或向右走,她也準能挑出骨頭來。既然如此,那為何不乾脆告訴我該怎麼做才能討她歡心?

我不明白,可是總不能拿這些跑去問老媽吧?雖然老媽該比任何人更能解開我心中疑竇。

老媽是個不多話的主婦,家事處理得井井有條,平日看去跟別的太太們沒甚兩樣,也就是個最最平凡的主婦。可是甚麼也逃不過她的法眼,家裡但凡遇上甚麼大事,最冷靜的便是她,第一個想到解決辦法的也是她;大智若愚,莫過於此。

也是她最先察覺到我和芊芊出了問題。可是她說,感情世界是最私人的,只有當事人才可以洞悉一切問題所在,也只有當事人可以給這段感情一個答案。

我輕按太陽穴。

為甚麼女人永遠叫男人苦惱,偏男人卻總離不開女人?

此刻橫陳在我面前的,是一個女生最私密的世界,裡面藏着她心底最真切的話語。

我好想知道。不單是出於偷窺的心態,也是出於對女性內心世界的好奇。也許,她會讓我更明白女人。

當然,我不排除這裡面所寫的全屬虛構,到底這不過是一本公開發行的印刷品;可是首頁那一段太真切太震撼,若非深切體會,大抵無法流露出密度那樣高的情感。

終於,我將日記簿的包裝紙撕去,重新翻到第一頁,目光再一次落在那些不斷在心底迴盪的字句:

習慣你的氣味,  
習慣躺於你手臂,  
從今天起  
開始習慣身邊再沒有你。   

習慣你的餘溫,  
習慣你的慰問,  
已太習慣你的吻,  
故此習慣不再愛上別人。   

在好奇心驅使下,不自覺的翻到第三頁。

這一段很突兀、很霸道的橫躺在日記的最中心:

習慣你的一切,  
習慣你瘦削身體,  
一開始已習慣為你說「在所不計」。 

女人真是與別不同的動物,永遠執着那些不實在的東西。

她們喜歡牢記一個男人的氣味、體溫,還有接吻時那無法形容的感覺;而我銘記的,總是芊芊的長髮、薄薄的嘴唇、纖長的手指,還有她那柔軟的胸脯,也許這就是所謂的男女有別吧。

男人跟女人永遠無法站在同一條水平線上看同一件事。

大概戀愛中的女人都習慣盲目犧牲吧,像這日記的作者……我這才猛然想起原來尚未知道她的名字。

我翻到日記的扉頁,出版商、地址、電話……明日。

她叫明日。

好漂亮的名字。

明日,象徵新的一天;新的開始、新的希望,她是期待着明日的來臨嗎?

我讀下去。

第四頁右下角,淡淡的紫藍色印着這幾句:

別難過,  
分開不是誰的錯。  
別留戀我。  
放手追尋另一個,  
也許會得到更多。   

咦?不是明日被狠心拋棄嗎?怎麼這幾句卻意味是她堅決要他離開?!

好想翻到下一頁,好想繼續閱讀明日的故事,奈何我答應過自己只能翻到第四頁 ── 先寫好自己的故事,才有資格閱讀明日的生命。

我執起筆。該怎麼開始……我和芊芊的故事?

按此繼續閱讀:《失戀日記》-Chap.4


by Catabell
初稿 04.05.2000,修於 04.07.2009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