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00

單元小說:愛情習作簿


《愛情習作簿》

「分手吧。」我將臉埋在掌心。


我和凌雲之間已有太多太多問題,太多從沒吐出口的問題。正因為不曾吵吵鬧鬧,問題才會如雪般堆積,不知不覺積壓,壯大,再積壓,再壯大。當發現積雪已壓得雙方透不過氣來時,一切已經太遲。


然後,雪崩了。


「真的沒有別的選擇了?」凌雲的語氣異常平靜。 


有時候,我寧願可以跟凌雲大吵一架,或對罵一場,甚至是互摔東西也好,總比這種不痛不癢的平靜來得叫我好過些。連分手也分得如此冷靜,這樣的一段戀情是否太可悲了點?


我嘆氣,「你我都很清楚問題在哪裡。相信你不會反對這是最好的選擇。」


凌雲點點頭,「我們還是朋友吧?」


「那自然。」


「還可以通電話?還可以偶爾出來喝一杯?」


我頷首。但,有這個必要嗎?


27.5.00

《幸福快樂》

「幸福快樂」不僅是童話故事的例行結局,也是多少人掛在嘴邊的祝福語。

「幸福」和「快樂」就好比「孤獨」和「寂寞」,常常被拉在一起,每每被混為一談。但,幸福就一定快樂?快樂可等同幸福?

一個人,可以孤獨而並不寂寞;而懂得愛情的人,自會明白有種幸福,握在掌心,卻不一定快樂。

幸福和快樂,兩者之間有分別嗎?當然,分別可大了!

有種擁抱,即使沒有明天,卻叫人感到溫暖;
有種親吻,明知沒有結果,卻能融化你的心;
有種肩膀,即使只能暫借,但這一刻,你只想閉上眼睛靠上去;
這種幸福猶如帶刺的玫瑰,愈是努力捉緊,愈容易弄得一身傷痕。


26.5.00

《失戀日記》Chap.4




Chap.4

好幾次想下筆又打住。

這才驀然發覺,原來我和芊芊已經歷了那麼那麼多,多得不知該從何開始我和她的第‧一‧頁。

我吁一口氣。

在這樣的一個星夜,回憶着這一年多以來與芊芊一同經歷的種種;壓縮的過去超乎想像地沉重,憋在胸口,不吐不快。

就由我倆的相遇開始吧:平凡的邂逅,大概不少情侶也是那樣開始的。

那天本打算到圖書館找套武俠小說解悶,可惜心頭好遍尋不獲,只好繼續在館內流連。

這正是我寧到圖書館也不上網看電子書的原因。的確,上網搜尋電子書很方便,可是如此一來便失去了「偶遇」好書的機緣 ── 我喜歡漫無目的地逛書局圖書館,無心插柳反而往往能發掘到好書。

踱至另一排書架,抬頭,盡是愛情小說。

一向對愛情小說莫名抗拒,甚至有點不屑。大男生讀那些婆婆媽媽、糾纏不清的小說,總覺得有點兒那個。

只是這次,讓我瞥見的這一本,叫《小宇宙》。

視線立時被書名吸引住。

小宇宙?跟愛情有啥關係?那不是格鬥漫畫裡所指的「人類的潛藏能量」嗎?我伸手將小說從架上取下,本只打算隨意翻翻然後放回去,可是那文字似有魔力,且是那種讓人一旦開始了便捨不得把書本闔上的奇妙魔力,令指尖不由自主地不斷翻往下頁。

翻到第二十四頁時,一張書簽隨翻頁的窸窣聲徐徐掉落地上。

24.5.00

《考試》

原來不只有學生和家長害怕面對考試,為人師表的,比誰都要懼怕考試!

學生害怕面對考試的心態,大家都能夠理解。你我都當過學生,都明白做學生的苦處。

事實上不只有成績不理想的學生想要逃避,即使名列前茅,我還是會害怕。討厭比較,討厭老師期望過高,更討厭同學視自己為假想敵,每次作文、測驗成績發下來,忙不迭跑來追問分數,彷彿只要那麼一次比我高分便能勝過全世界似的。一雙眼睛老像在說:終有這麼一次,你會失手,比我低分。終會有這麼一天的!

每次考試皆提心吊膽,生怕若拿不到學科第一,那幾位同學必會在旁譏笑一番。

這種壓力比考試本身還要可怕!

23.5.00

《這一分鐘的相對》

剛看畢一套關於地震的紀錄片。

實在不應挑晚飯時間看這齣紀錄片。眼看樓房在瞬間化為一地瓦礫,一個個生命在頃刻間殞落消失,胃口已倒了一大半。

紀錄片講述一次土耳其大地震,美國拯救隊工作人員正於機場準備動身前往土耳其協助拯救行動,中途卻遭土耳其人亞里攔截,苦苦哀求與他們同往。看亞里那聲淚俱下的樣子,叫人真切領悟到甚麼叫「男兒有哭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

假設這刻至親至愛身處震央生死未卜,相信我也會跟他一樣難過彷徨,不惜一切趕赴現場。

19.5.00

《堅持》

偶然看到歌手盧巧音的一篇訪問。 

她說,她不甘心。

不甘心香港人大都只接受偶像歌手、商業化流行曲。她說作為一個音樂人,做好音樂已足夠,可現實偏卻要她作出種種妥協;她不懂得討好別人,她有她對音樂的理想,但卻被視為另類,被同行所排斥。

她說,她曾經很灰心。

灰心為何自己努力做好音樂,卻竟連自己的公司也不支持,也有微言。
灰心香港的視野和發展空間太狹隘。

《跟文字談戀愛》

讀友留言問:網上是否有真愛?到底一個人能否愛上一個素未謀面的人?

這跟摒棄肉體關係,單純追求心靈溝通的柏拉圖式戀愛可謂如出一轍。既然柏拉圖式戀愛主張兩人之間的精神交流,那麼單純跟文字談戀愛也不是沒可能的。但在這個社交網絡與智能手機日夜交替的大環境下,人人24小時在線,莫說文字、語音,甚至連視像通訊也順手拈來的年代,真有可能深交得像戀人卻又素未謀面,連照片也沒交換過一幀嗎?

在網上認識、結緣、交心,將感覺延伸至現實世界,發展成為情侶,最終開花結果的大不乏人,這一點我沒點半懷疑。

重點是,當關係深入至某個階段,兩人總會饒有默契地跳出二次元,回到現實世界繼續發展。

16.5.00

《壓力空檔期》

終於在一輪考試跟論文死線的折騰下活過來了。

本來繃緊的神經一下子全盤放鬆,生活似突然失去了重心,不免有點恍然若失。  
這正是我喜歡在壓力與壓力之間留自己一個空檔期的原因。 

大考那陣子,朋友都不由得驚嘆我那不眠不休的能耐。不過最令他們驚訝的,並非我那連續72小時沒睡過依然面不改容的「功力」,而是我跟考試和論文死線拼搏這期間,還能騰出時間精力來上網、更新網站、查看電郵、上新聞組、IM 聊天……都不是闔上眼能做的事情。 

也曾被問及何不乾脆睡一覺,讓自己休息一下。 

事實並非我要跟自己過不去,而是當時的「戰情」著實緊迫得不容我將時間花在睡眠之上,情非得已。

9.5.00

《獨立包裝處理兩性關係》

兩情相悅,本屬美事一樁。

奈何讀友說她沒信心 ── 上一段戀情把她傷得太深了,她怕。她怕這位追求者同樣會在不久的將來再傷她一次,且傷得更深。

但,她很喜歡他,她說。

當然,不喜歡,便壓根兒談不上傷害,誰又會被從沒投入過的感情所傷?

然而我不喜歡那種「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的感覺。處理感情,我喜歡採取「獨立包裝處理」的方式。

到超市選購食品,一般傾向選取獨立包裝。即使由同一廠商生產,這一包跟那一包,是完全獨立的兩件商品。再熟悉的品牌,偶爾也會不慎購入壞掉的不良品,但準不會因此而斷定該品牌產品全屬劣品,從此拒絕購買吧? 

6.5.00

《數碼情毒》

「I Love You」這隻千禧超級電腦病毒可謂所向披靡,一夜之間哄動全球,令多家著名大企業以至政府部門皆聞風色變。它甚至被評為現存最厲害的超級電腦病毒,全因這隻數碼情毒在短短數小時內透過電郵橫掃全球電腦用戶,令多家跨國企業和政府部門損失慘重。

報載,目前最少已有三百萬個電腦檔案遭受破壞,美國更估計病毒將造成高達全球八百億元的經濟損失;而英國、丹麥國會及瑞士政府更因感染該病毒而一度停止運作,就連一向以防衛穩固見稱的美國國防部及中央情報局也不能倖免,於「中毒」後更須將電郵伺服器關閉長達兩小時,以展開「排毒療程」。

無論是升斗市民還是國家元老,甚至傳說中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 CIA,在「I Love You」這句三字真言面前同樣無助,不堪一擊。愛情的魔力及破壞力之大,由此可見一斑。

4.5.00

《失戀日記》 Chap.3



Chap.3  

坐在床沿,那本失戀日記就擱在離我不到一碼的地方,原封不動地包裹在再造紙袋裡。

我對牢這本未開封的日記發了半天呆 ── 該將它一口氣讀完?還是只在寫日記時才細閱那一頁的內容?我有足夠的自制能力嗎?連我自己也不太相信自己。

進步源於人類擁有強烈的好奇心,而這一刻,好奇心正在考驗我的忍耐力。

眼前日記滿載一個陌生女孩的過去,一段早已失落的愛情。紙上的一字一句,默默記錄着她的悲傷和眼淚。對我而言,沒有比細讀這日記更能深入了解女生的內心世界,但,我可否承受眼淚的重量?能否接受女生看待愛情的角度?

此刻的我,想了解女人,卻又害怕真正了解女人。

當然,我不明白女人。有時候,我甚至懷疑連女人自己都不明白女人。記得有位哲學家曾經這樣分析:女人,任憑你如何仔細分析她,都會是個全新的題目。

所以我不明白女人。

跟芊芊交往的日子不算短,一年五個月零十一日了,可是當中沒有一天真正明白她心裡在想些甚麼。

是否女人都如此難以捉摸?為何女人總是口不對心?任憑我做甚麼都不能稱她的心如她的意;無論我向左走或向右走,她也準能挑出骨頭來。既然如此,那為何不乾脆告訴我該怎麼做才能討她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