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00

《失戀日記》 Chap.1


Chap.1

那時候,我以為自己在失戀,以為自己很了解失戀。

想不到偶然下翻開那本《失戀日記》,才真正踏出邁向失戀的第一步。然而日記已被翻開,再沒有回頭之路可走 ── 我必須一頁一頁的繼續,一字一句,記錄我倆沒有明天的故事。

****

雙手插進褲袋,重複一下接一下地踢着跟前那空洞的汽水罐。罐子每次着地時,總會發出刺耳的、毫無新意的聲音。

人們圍在燒烤爐側,嬉笑之聲不絕。熱鬧,嗯,很熱鬧,不過熱鬧並不屬於我。

不,應該說,我不屬於熱鬧。

別人玩得正起勁,我沒有看不順眼的道理,可是熱鬧對失戀中人而言……我們並不願躋身這片熱鬧之中,遠觀倒還可以。

一些情緒,永遠跟熱鬧氣氛產生排斥作用。

子恆揮舞着串上牛排的燒烤叉朝我走來,「喂!你這人好不識趣!」

我沒精打采地瞥他一眼。

子恆逕自說下去:「虧我們還擔心你獨守空房胡思亂想,勞心勞力替你辦『BBQ忘情大會』,你卻悶聲不響的跑了出來,真不夠意思!」

「拜託!是你硬要拉我來,事前都沒知會我一聲。」我苦笑,「我想一個人冷靜冷靜,我想……」

「想想想,你這人就是想太多!」子恆毫不客氣地打斷我的話,「事情都已過去,還想來幹嗎?」

我沒好氣地搖頭,「大腦可是很活躍的一團物體,想甚麼不想甚麼,許多時不由我控制。」

「是你自己鑽牛角尖罷了。那芊芊不過長得可愛些,像她這級數的美女還多着,改天約幾個出來給你挑!」子恆大概從沒想過話說出口其實是要負責任的。

「你要是認識那麼多美女,且還是隨隨便便任人挑的,怎麼就是從沒見你手拖一個半個?」在兄弟面前,說話可以毫不客氣。況且所有人都同情失戀中人,認為他們有夠可憐,於是對這一群特別容忍。

失戀,我,可憐嗎?倒不覺得。

只是……情緒依然低落。

是因為先提出分手的是她而不是我?或許。這樣被甩掉總不是味兒。

子恆笑,笑得很刺耳,「嘿,還懂得揶揄我呢!可見你還有救。」

「揶揄?我說的可是實話。甚麼有救沒救?失戀而已,既非車禍絕症,又不是世界末日,救甚麼!」我嗤之以鼻。

子恆揮拳搥向我胸口,「啐!當真想得那樣通透,就別擺出一副憂鬱模樣叫人白擔心!」

一口氣將啤酒灌下,任冰涼甘澀的酒精在胃道亂竄,讓我有一剎那放縱自虐的快感,「想得通透不等於放得低,明白和甘心是兩回事。」

子恆忽然收起笑臉,正容道:「威,別把自己迫得太緊。」

「放心,我才沒有這份能耐。」我將啤酒罐捏成不規則的廢鋁,隨手扔出,正好落在前方的垃圾桶

「放心?老兄,你將『不開心』三字全寫在臉上,叫人如何放心得下?」子恆拾起一塊小石,朝同一方向擲出,「威,過去的,就由它過去。忘記吧。」

「會將心事寫在臉上,表示傷口正癒合;收在心底不讓人看見才最可怕。至於忘記……」我長長地吁一口氣,「我想沒這個必要。」


沒經歷過「失落」,就無法了解「快樂」;正因為失去過,才能學會珍惜。開心也好,難過也罷,全是生命的一部分,沒必要逃避些甚麼,反正人生不可能每分每秒都如此快樂。

我不清楚這種想法是豁達還是阿Q,只知道逃避回憶的人才最可悲。

子恆揚起一道眉,「甚麼?看破紅塵?」

「看破紅塵?還差好遠。只是這幾天把自己困在屋裡,想通了。」

怪得了誰?愛一個人沒有錯,不再愛一個人,同樣不是罪過。相反,我還得感謝芊芊。曾經,她給我發奮的理由;曾經,她給我軟弱的借口。雖然最後她還是選擇捨我而去,但我決不會忘記她曾帶給我的那些快樂時光。

「想通了就好,人總要多錯幾次才會學乖。」子恆擺出一副過來人模樣。

學乖?會嗎?我。

的確,人總要碰幾次釘才會學乖;然而當一個人過於精刮剔透,大抵又會惋惜失去偶爾糊塗的樂趣。

事事看得太清楚,生活就沒啥驚喜。我雖然碰了一鼻子灰,然而不見得會放棄相信。一個人若對生活、對愛情都不再有任何憧憬或要求,那是很可悲的。

按此繼續閱讀:《失戀日記》-Chap.2 


by Catabell
初稿22.04.2000,修於04.07.2009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