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00

《不婚主義》

自懂事以來便信奉不婚主義。

正確一點來說,是反繁文縟節主義者,因並非反對愛情開花結果,也不抗拒婚姻本身,而是討厭繁文縟節,也不屑將之視作人生必經階段。

為甚麼女人到了某個年紀就必須找個人結婚?為了保障?可是一紙婚書又不能保障些甚麼 ── 既不能阻止對方變心,又不能遏止愛情壞死。

我深信,愛情不是一張紙或一句「我願意」便保障得了的。真正的天長地久,是以時間和行動去證明,而不是靠一張會隨年月變黃的證書和一句三字誓言去鞏固。

況且為甚麼結婚非得大宴親朋,請那些連名字也叫不出來的遠親吃喜酒?就為了宣告自己嫁得風光?人家收到囍帖倒不一定高興呢!泛泛之交收到囍帖就更為難 ── 你嫁你娶與他何干?徒害他平白破財。

22.4.00

《習慣》

習慣你的氣味,
習慣躺於你手臂,
從今天起
開始習慣身邊再沒有你。

習慣你的餘溫,
習慣你的慰問,
已太習慣你的吻,
故此習慣不再愛上別人。

習慣你的一切,
習慣你瘦削身體,
一開始已習慣為你說「在所不計」。

《失戀日記》 Chap.2



Chap.2

為堵住子恆有如黃河決堤般的說教,我不得不狠狠回道:「噯,難道要我揭破你活了半輩子仍未談過戀愛才懂得閉上尊嘴?嘿!」

「喂喂喂,失戀不代表可以隨便傷人自尊啊!」子恆一張嘴雖硬,心卻最軟,看來他還是會繼續包容我這個得勢不饒人的老朋友。

要不是有這樣的好友(損友?),失戀的日子也許真不容易熬過去。

回程時途經書店,雙腳不由自主地朝店門走去。

樂觀點想,芊芊的離去也不盡是損失,最少時間騰空出來,又可重拾逛書店的樂趣。

隨手拈起幾本小說,翻了幾頁,放下。

都不是我那杯茶。

又或是,那些情情愛愛的故事,跟我此刻的心境起了排斥作用,看在眼裡,心就不舒服。

倒是架上一本日記的封面瞬間將我的視線牢牢套住。

日記的設計沒啥花巧,純白封面只印有一對男女的側面素描 ── 一對面朝相反方向的男女。

黑白素描線條含糊抽象,感覺很接近,又很遙遠,彷彿兩人剛好擦身而過,不禁讓人聯想到一對曾經相愛,可惜已相對無言的戀人 ── 距離在彼此之間一點一滴堆積,然而雙方卻又很有默契地拉扯下去,沒有誰會主動揭破那段早已壞死的關係,替愛情蓋上謝幕的黑紗。

最要命的,還是封面左下方那短短幾個熨銀大字:失戀日記。

《失戀日記》 Chap.1


Chap.1

那時候,我以為自己在失戀,以為自己很了解失戀。

想不到偶然下翻開那本《失戀日記》,才真正踏出邁向失戀的第一步。然而日記已被翻開,再沒有回頭之路可走 ── 我必須一頁一頁的繼續,一字一句,記錄我倆沒有明天的故事。

****

雙手插進褲袋,重複一下接一下地踢着跟前那空洞的汽水罐。罐子每次着地時,總會發出刺耳的、毫無新意的聲音。

人們圍在燒烤爐側,嬉笑之聲不絕。熱鬧,嗯,很熱鬧,不過熱鬧並不屬於我。

不,應該說,我不屬於熱鬧。

別人玩得正起勁,我沒有看不順眼的道理,可是熱鬧對失戀中人而言……我們並不願躋身這片熱鬧之中,遠觀倒還可以。

一些情緒,永遠跟熱鬧氣氛產生排斥作用。

子恆揮舞着串上牛排的燒烤叉朝我走來,「喂!你這人好不識趣!」

我沒精打采地瞥他一眼。

子恆逕自說下去:「虧我們還擔心你獨守空房胡思亂想,勞心勞力替你辦『BBQ忘情大會』,你卻悶聲不響的跑了出來,真不夠意思!」

「拜託!是你硬要拉我來,事前都沒知會我一聲。」我苦笑,「我想一個人冷靜冷靜,我想……」

「想想想,你這人就是想太多!」子恆毫不客氣地打斷我的話,「事情都已過去,還想來幹嗎?」

19.4.00

《偷偷喜歡你》

在愛情的國度裡,從來沒有權威專家,因為一旦愛上,大家都只能臣服於愛神的統治下,不能自已、沒有理智、沒有尊嚴。

所以我不能告訴你,愛情是怎麼一回事。

愛情太個人,你必須親身去體驗去感受,必須付出過努力過,才能勾勒出專屬於你的愛情。站在門外裹足不前,即使看再多的愛情小說,也不可能了解愛情的箇中滋味。

雖然,愛情總離不開某些既定模式,例如暗戀,譬如猜心。

暗戀,也許是愛情關係中最美好的一環,因為它蘊藏着最遼闊的幻想空間,而幻想,總是美好的。暗戀就好比一塊美化對方的柔焦鏡,鏡頭之下,一切都顯得單純而動人。

15.4.00

單元小說:Right Here Waiting


《Right Here Waiting》

「我等妳。」

聲音輕得幾乎只有徐立自己才聽得見,或許,連他自己也無法肯定是否希望讓對方聽見這句話。

霍靖宇被這突如其來的擁抱愣住,一時間反應不過來。半晌,一幕幕瑣碎片段飛快地掠過思緒,終於勉強湊成一幅畫。

對這忽然襲來的真相,霍靖宇只能在心底幽幽吐出一句:這是何苦?

這種等待,太重、太難承受。

霍靖宇彷彿聽見自己的心跳在一下一下的敲打着徐立的自信與自尊,然而她始終沒想過要推開他 ── 害怕面對推開他之後的尷尬,害怕推開的,是徐立碎得一片片的自尊,更害怕面對自己根本不想推開徐立這個事實。 

徐立的擁抱,很溫暖,很溫暖,猶如一對寬大的翅膀,長滿了一種叫做「包容」的羽毛,溫柔地、體恤地包裹着她。

曾經,霍靖宇在一個人身上領略過這種溫暖;曾經,那人承諾要給她一輩子的溫暖,然而這一切,如今已顯得很遙遠,很遙遠。

12.4.00

《當》

當懷疑在地球上猖獗地蔓延
當悔恨在瞬間無限地伸展
當誓言不過是戀愛污點
當分開就不會再思念
當妒忌跟自私相見
當體恤已經變臉
當愛與恨交纏
當冷戰連連
當再沒有明天
當不再願意敷衍
當相對也只能默然
當魚與熊掌不可並兼
當眼淚比不上天邊星閃
當不再甘於無條件的奉獻
當愛你就是一切起點與終點

當只能繼續愛你,愛你但無言。


by 琉璃
撰於12.04.2000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10.4.00

《天真的墮落》

沉溺自虐的快樂,
將困惑繩索套在心上,收緊脈搏。

見證自己慢慢墮落,
對錯再不要商榷。
放逐道德讓情緒漂泊,
張開翅膀任憑宰割。

還以為天真足可軟化鐵幕,
最後換來與死亡跳舞那感覺。
聽見魔鬼在奏樂,
我一步一步跳離那軀殼。

9.4.00

《偷一場戀愛》

自創世紀以來,
從來沒缺少這一種戀愛 ──
混亂裡共存着傷害,
讓彼此的傷口結疤然後再一次破開。 

愛在太陽下山以前,
月亮上場後又得上演
另一幕纏綿。
一字一句敷衍,
追溯從前一絲一點,結霜,化煙。

5.4.00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網友感慨問到底是否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這是個老生常談的問題了。

多少在愛情路上觸礁的男生認定,會敗在情敵手上,是因為自己不夠壞。他們自問屬廿四孝男友:隨傳隨到、任勞任怨;為女友做牛做馬,甚至甘願犧牲一切,她卻寧願挑個只會讓她心碎的壞男人。

對女人而言,可以令她開心讓她快樂的,可以有很多很多個;但能叫她傷心,讓她擔憂的,同一時間,最多只能有兩個 ── 一個是她最愛的,一個是最愛她的。

奈何心只有一顆,只足夠容納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