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00

去之而後快

自從生病以來,一直心緒不寧、情緒低落,這天更跌至新低點!

所以把心一橫,狠狠將一頭長髮剪掉!

滿以為剪了短髮,剪斷了那三千煩惱絲,心情會得好起來...可是...(T ^ T)

剪髮的當兒,感覺恍似身體某部分亦同時被人割掉,一下一下的,隨著剪刀削去,感覺異常痛快!!!所以剪髮後相當清爽愜意,只是開心過後,再次回歸失落,更感空虛......

這個其實我該比誰都要清楚,只是即使明知如此,在那一刻還是會為一時之快任性而行吧╮(╯▽╰)╭

28.3.00

《Virtual Reality》

每隔一陣子,準有權威學者站出來,力斥網絡世界是個充斥謊言的虛擬空間:在社交網絡和IM上虛構故事,活出另一個身份的大不乏人;討論區也不過供會員互相吹噓,沒一句真說話。總而言之,網絡世界就是專讓人逃避現實的虛擬空間。

學者認為,這空間一點也不實在,因為從科學角度看來,網絡上的虛擬社區僅存在於電腦迴路之中,充其量不過是一組儲存於電腦記憶體的數據!

學者們可有想過,人生,其實就像一套虛擬現實電腦遊戲?我們都得按遊戲規則行事,以明哲保身;過關斬將,成敗還看實力條件。而網絡這個虛擬空間,打從一開始便列明遊戲規則:這是個「虛擬」的空間,既非現實,誰太認真,誰過分着緊,後果自負。

有句英文諺語,叫「lay the cards on the table」,正是將自己的底細展示人前的意思。開宗明義列出遊戲規則,賭下去與否,全屬個人選擇;若決定賭下去,賠上身家性命財產,那是閣下倒楣,與人無尤。

怪夢

終於將病魔擊倒,很有再世為貓的感覺。

所謂再世為貓,其實是因為再沒藉口躲懶翹課,擱著論文不理罷。

現實就是那樣殘酷,既然身體已經好起來,就該好好收拾爛攤子了...唉(..。)

這幾天晚上一直在做怪夢。常聽說人死前是會有那麼一刻,像電影裡的 flashback 那樣,看得見生前種種。夢呢?夢境可計算在內?一連幾個晚上夢見前度,一個接一個的...而且還是由最後一個夢起,想來還真是怪嚇人的,予貓貓一種蠻不舒服的預感。

且近日有位向來與貓貓有微妙心靈感應的知己告知夢見到靈堂去拜祭貓貓,心裡甚是不安,故此特別叮囑貓貓小心身體。

貓貓不是怕死,要是該做的都做妥了,我倒不介意早日卸下這千瘡百孔的軀殼。可是貓貓尚未畢業,還有許多地方都沒去過,現在似乎還未是時候吧?

無論如何,當務之急是先趕起那幾份論文,然後再好好的更新 Cat's Cafe,這兒是自己的心血,叫貓貓怎麼放得下?

23.3.00

《任性》

任性,一個很特別的形容詞,一個普遍被認定帶有貶義的形容詞。

任性的定義是甚麼?假如說,一個人只顧自己的感受而從不體恤別人,那麼該形容那人「自我中心」或「自私」;若說一個人孤芳自賞,從不理會世俗眼光,那麼他只是「我行我素」;又,假若一個人動輒向身邊人發脾氣,那他不過是壞脾氣而不是任性。

任性,大抵是指一個人率性而行,讓感性走在理智的前方。他們不會隨波逐流,看不過眼便直言不諱,堅持自己所堅持的,那管人家笑他笨說他錯;反正他們做事從不為討好別人,只做自己認為是正確的事情。

任性的人都是固執的,對於自己的信念及堅持,從不輕言放棄。

任性壞嗎?也許。但這種人最率直,不會亂虛偽。

風邪がまだ治らない

這星期,一直拖著副帶病殘軀去跟論文戰鬥,真不濟(-_-;)

屋漏偏逢連夜雨,偏要選最多論文趕死線的日子才發病,一病就病上一星期;整天頭昏腦脹、手軟無力的,唉......(T ^ T)

20.3.00

無奈

我的天....頭恁地痛。

面對一桌的課本筆記,實在無奈(..。)

昨天拜祭先人。這天,終有機會對爸爸說聲我快要畢業了,總算沒丟他的臉。

好想對他說:「看,你的女兒從來沒令你失禮人前。」

19.3.00

生化雲吞

好幾天沒寫日記了,沒這樣的時間...最重要的是,沒這樣的心情(T ^ T)

這陣子一直在生病。

退了熱後便惹上糾纏不清的感冒菌,好不容易廢紙箱不再堆滿"生化雲吞",說話時不再因發不出鼻音而怪怪的......昏迷整整一天後才又發現自己在不停的咳個痛快...唉...拖着這種身子去跟論文戰鬥可不是說着玩的(T ^ T)

所以...原諒我吧,我可憐的日記))))

恐怕未來數天貓貓還是得繼續冷落你......

15.3.00

feeling lost

I was in a real bad mood yesterday.

Something happened that stired my state of mind fiercely, lifting me high up in the air, not knowing what to do.

I still haven't worked out A solution for that, coz my sense is still tangling with my sensibility, what a mess!(ノ `Д´)ノ

I wonder if I could ever walk out of this maze...or I would be lost, forever.

I thought it would be much better today, since I finally finished my bloody overdue papers...yet...I only woke up to find that I was running a fever this morning, and freaking sore throat.

Urgh! the pain around my pharynx is killing me (ノ `Д´)ノ

14.3.00

《放棄》

放棄了
        離開這場遊戲。
放棄了
        恍似同時失去部分自己。

別怪我過分自欺,
別叫我再想起你。

別要我沉淪在你操控天地。

原諒我
        負擔不起忘記。
原諒我
        不想若即若離。

就讓餘下這軀殼,活在無味的空氣。 
 

by 琉璃 
撰於14.03.2000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昨天晚上發生了兩件事,令貓貓心情極度低落,並一度跌至谷底。

感覺活像已被這世界遺棄。

突然覺得自己過分天真。

突然多了一種無助感,恐懼不安之情更是油然而生。

想像假如身邊的朋友對你所講的每一句話、所表現的關懷,統統不過是敷衍的遊戲;而我,偏是這場遊戲中唯一認真的角色......真不敢想像(*゜Д ゜*)─━─━ヵ-ン!!

heehee~~幸而貓貓向來是隻選擇性失憶的貓,忙碌一個早上,已將一切不快、不安、不幸所帶來的低落情緒一掃而空。

前後不過是三數小時的事,心情已是天壤之別,貓貓產生抗情緒低落抗體的速度果然殊不簡單啊,哈哈哈哈!

P.S. Cat's Cafe 在開業個多月的今天終於突破2000(瀏覽人次)大關,多謝各位支持(在自己的日記內打打廣告總可以吧~hahaha)

13.3.00

《等》

等待,或可分為許多種,但總有一個共通點 ── 都是漫長的。

那怕只是在街角佇立五分鐘,感覺也恍似熬了半個世紀。

在家裡等待考試成績公佈、各式面試通知、月頭發薪的日子;在巴士站等待永遠不按班次時間表行駛的巴士、在屋簷下狼狽地等驟雨停歇……一切形形色色的等待,都是難耐、難過復難堪的。

只有一種等待,永遠叫人又愛又恨 ── 情人的等待。

情人的等待,也許是眾多等待之中,最最漫長的一種。這一等,可能是五分鐘,可能是一小時,也可能是五年、十年。

10.3.00

除了論文,還是論文

除了論文,還是論文。

都快要被一眾死線壓得透不過氣來了(T ^ T)

可是真正落筆開始寫的時候,最大的問題反而是為要控制字數而收筆( ̄∇ ̄+)

I dare not say that I am a talented writer, but I'm the kind of person who once starts writing, will keep writing a lot, coz ideas just keep bubbling up, even if I write without any plots. It just flows like streams, so spontaneous and rich. The only problem is, I never start working on my papers until the VERY LAST MINUTE ( ̄∇ ̄+)

Well...it's time I got back to my papers (T ^ T)

9.3.00

論文死線下過,焉得不低頭?

真要命,我的日子還是過得那麼苦(T ^ T)

最近每日都是在論文的陰影下過的,簡直就是慘絕人寰、苦不堪言(ノ `Д´)ノ

下星期的16、17、20(x2)還有合共4大份論文,叫貓貓怎麼活?活著還有甚麼意思?人生難道就是功課功課再功課?

唯一可以令貓貓稍覺安慰的,是其中兩卷畢業相的菲林已沖曬好,效果還不錯;尚有一卷今天便可以到手。到時候一口氣將合心意的全數掃描後,也挑一些放上來吧~~heehee~~光是想想也覺興奮呢о(ж>▽<)y

又得繼續埋首我的論文了...唉...

獻給我偉大的論文們:(配樂:"漣漪"/陳百強)

生活淡淡似是湖水,
全因為「你」冇鬼晒生氣,
全因為「你」,我趕到就死,
全日都不開心因「你」。
靜默亦似歌,
那感覺像「屍」,
流淚是我心境寫照...

7.3.00

禍不單行

真是福無重至,禍不單行。

這星期除了拍照耗盡貓貓的體力,還得應付各大主修科的論文...著實叫苦連天啊(天呀~~~~)

最最要命的,還是星期一晚,在趕 paper 的苦況下,竟又是《我和彊屍有個約會2》的首播日,之後還有二千年之戀......叫貓貓怎麼可能將眼睛從電視螢幕上移開?天呀))))))

該是時候收筆了,否則貓貓的 paper 便要泡湯了(..。)

4.3.00

大日子

3月,是考 mid-term 的月份;3月,是各大科目論文死線來臨的月份......唉,3月。

不過2000年的3月3日,也是貓貓影畢業相的大日子,這天大清早便得捧著一大束美國藍玫瑰和一隻巨型"小白"("蠟筆小新"裡的那頭小狗)趕到荷花池畔的英文系 counter,忙不迭跟在場同學合力謀殺菲林。

貓貓向來是個討厭拍照的人,但大學畢業終究是人生中一個值得紀念的時刻,錯過了著實可惜(其實最少還有兩個月才畢業嘛 ( ̄∇ ̄+) 只是中大的慣例是未畢業先拍照罷了),於是只好乖乖屈服,任人拍個夠好了╮(╯▽╰)╭

中途遇到一位心理系同學,揚聲呼喚他,他定睛望了貓貓數秒,竟說差點認不出來(..。)

雖然這天貓貓略略上了妝,但既沒畫眼線也沒貼假睫毛,不可能神奇變妝吧(我倒希望自己有那樣高明的化妝技巧)?也許待貓貓將照片沖好了,然後放上來讓你們評評吧╮(╯▽╰)╭

一日辛勞過去,還有許多工夫待貓貓去做。

不是開玩笑的,原來整天捧著一束花和兩隻毛公仔是很累人的一件事(同屬崇基學院且又同期畢業的前男友當日送了一隻大貓給貓貓)

早上起來雙臂還在發麻!可是明天還得跟一眾親友照畢業相,真是挑戰貓貓體能極限的大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