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00

Leap year

又好幾天了,沒有寫日記。

不過今天是4年一度的 leap year 呢,不留一點印記怎麼行?

生命,其實只能以回憶去記載,偏偏人類又那麼善忘,愛過的人、做過的事,都忘記得起。

朋友都問我領獎有何感受。

說老實的,並沒有想像中那麼興奮(..。)

得獎自然是件值得高興的事,可是我覺得自己太渺小了,世界太大,這不過是個開始而已,往後要走的路還漫長呢!

又經常被問及,因何"寫我心情"並不是每日更新,而是有一篇沒一篇地寫下去。人的記憶容量跟電腦一樣有限,可幸生命中值得記著的事不太多,所以為了替自己的腦袋和電腦記憶體省點位置,惟有挑有意思的才去寫囉(分明就是在躲懶) ╮(╯▽╰)╭

(2011年後記:現在回想,因何當日陪貓前往領獎的不是男友,而是網友 tomtom 呢?是因為當時的男友在工作嗎?無論如何,感謝 tomtom 自告奮勇陪貓領獎。tomtom,許久沒聯絡了,你好嗎?)

23.2.00

《戒煙》

相信不少女性也有以下經歷:

自己不抽煙,可惜偏交了個嗜煙的男朋友。

朋友的父親曾答應過妻子戒煙,可是結婚多年,一直戒不掉,沒抽得那樣兇倒是真的,可是並沒有徹徹底底的戒掉,理由是:都抽了那麼多年了,怎麼戒得掉?煙癮起時跟毒癮發作沒甚兩樣。

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要是下定決心,破釜沈舟,沒有辦不到的事情;只怕意志不夠堅定,煙癮一發作,便將對妻子許下的承諾忘得一乾二淨。

有的男友從不在女友面前抽煙,有的甚至誇下海口,信誓旦旦說會為女友戒煙,以彰顯自己對這段關係有多認真。不過最後到底是真的戒掉?還是陽奉陰違?男人以為自己隱瞞得天衣無縫?也許只是女友睜一眼閉一眼罷了。

22.2.00

《關係的枷鎖》

今天在茶座聽到這樣的一段對話:

A:我想離開他。
朋友B:你跟他發生過關係沒有?

聽罷不禁覺得匪夷所思,恍似忽然活回去,置身四、五十年代的封建社會。女人跟男人發生了關係便一失足成千古恨,沒有回頭的餘地。

曾否發生關係,跟應否離開一個人有何相干?

我並不主張隨便的肉體關係,這一點,自認思想不夠進步。也許有人會感到不可思議,但我仍相信肉體關係應基建於愛情之上;是愛情的昇華,而非單純的肉慾行為。

但,我更不主張別人蹉跎歲月,自討苦吃。

21.2.00

《長情 Vs 專一》

有說男人長情而不專一,女人專一而不長情。

長情和專一也要搞性別歧視?

愛情既然無分年齡、國界、性別取向,自然亦不應存在哪個性別比較長情專一之別 ── 愛情無分男女,只在乎對手是誰。

不論男女,只要遇上命中註定那一位,既長情,也專一。未能兩者並存,只是還沒有在對的時間遇上對的人罷了。

夢裡不知得了獎?

一肚子悶氣 -- 昨天伺服器又‧當‧機‧了!(ノ `Д´)ノ

日子過得不如意,像全世界立心要跟我過不去似的(T ^ T)

鈴~~~~

誰?誰的來電?

天知道我已48小時沒睡過一覺,是誰偏要跟我過不去?

放下聽筒,人卻已醒了一大半......

剛才矇矓之間,好像聽見有把聲音對我說:「請問李小貓(化名)在不在?」

「嗯,我是。」(夢中流利應對電話模式啟動中)

「你好,我是xxx的執委(記不清楚了,天曉得我已48小時沒睡)。這是通知你星期六前往領獎的。」

「領獎?」我有參加過甚麼抽獎嗎?

「對,你早前參加了xxx(又記不起了...拿到獎狀才告訴你們吧)的全港公開詩文比賽(大概是這個稱呼吧,記不清楚了)。你的新詩得了季軍,想通知你星期六到香港大學.....領獎,頒獎嘉賓是xxxxx(下省一百大字)。」

花了好一會,才搞清楚原來是記不起甚麼時候,在大學某個壁報版上看到一個公開徵文比賽,傻頭傻腦地想:反正從沒試過參加這類比賽,試試自己的實力(你?有嗎?好一隻不知天高地厚的傻貓!)也無妨呀 ,反正前後不過一首新詩而已,寄出之後又不用負責任。

記得小學時也曾拿過校內作文比賽冠軍,但那些兒時拙作根本見不得人,也懶得告訴別人,怕笑壞人家。壓根兒沒想過會在這等規模的公開比賽得獎,故此早就將比賽一事忘記得一乾二淨( ̄∇ ̄+)

說老實的,到了此刻我還在想......到底自己寄出的是哪一首新詩呀?好像是未修改前的《輓歌》?真丟臉...還未修改的,匆匆忙忙便投稿了...唉...獻醜啊!(..。)

不過總算是件值得高興的事,來,笑一個о(ж>▽<)y

18.2.00

突破

很高興很高興喲~~~Cat's Cafe 在昨日已衝破1000大關!

在"開業"不足一個月的時間內,能有這般成績可算滿意 ^_^

而且《情書》的小說結局篇亦已完成,真開心。

不過貓貓這星期嚴重睡眠不足,故此經常翹課,所以下星期貓貓不能花太多時間上網了(T ^ T)

此刻正計劃改革版面,做一些修改,希望能令網站 load 得更快吧o(Φ ಎ Φ)o

16.2.00

感謝

今天終於完成《情書》第十二章,鬆了一口氣。

故事已接近尾聲,這小說之能有今天,還多得讀友支持,尤其是惠香。要非他們常在留言版或icq追問我何時才再更新小說,鼓勵我努力寫下去,相信我早已把小說荒廢在一旁了。

在此謹向他們說聲謝!

《情書》和《變奏》開始時是在"得失戀愛俱樂部"發表的,寫到半途就再沒寫下去。直到現在,才又重新燃起寫作鬥志。

其實《變奏》和《情書》這兩篇小說也屬中篇,貓貓之前未嘗試過寫這麼長的故事,所以也沒想過能否完成,只是靈感一到的時候便寫,沒有大綱,也沒想過結局會如何。有時候一寫便兩三章,但也會一個月不碰一下,萬想不到這兩篇小說真有完成的一日。

我曾講過,創作的路是十分孤獨的,只有讀者的支持和鼓勵才能叫筆者無怨無悔地繼續下去。今日我更深徹地體會到這番話的意思,因為沒有讀友們,就沒有今天的《情書》和《變奏》。(咦?怎麼像得獎藝人站在頒獎台上演說謝辭似的?heehee)

15.2.00

時光倒流?

真大意,若非網友大衛仔和 Salina 提醒,貓貓也懵然不覺原來將日記的月份錯寫成一月,讓"寫我心情"時光大倒流,嘿( ̄∇ ̄+)

真的要感謝他倆提醒!

近日因伺服器記憶體不足,導致常常出現當機情況~~經由 http://3jk.com/cat 這網址進入 Cat's Cafe 的網友們都進不了來喇(T ^ T)

說不定他們還以為 Cat's Cafe 已關門大吉,以後都不再來了...嗚...那天殺的爛主機 (oh~pardon my French)

今早又翹課喇...怎麼辦???只好將一切都怪在那爛主機頭上了~~呵呵╮(╯▽╰)╭

13.2.00

zzzZZZZZ

真大意,寫了一張情人節祝福咭,只顧在icq上傳給朋友,忘了也該放在 Cat's Cafe,將祝福也送給來訪的網友......該打該打~喵~

反正在上傳日記和更新主版,便順道繼續《情書》第十一章......豈料一寫便兩小時,又天亮了~~

時候不早(真的不早,已11時許了),貓貓得去昏睡昏睡了zzzZZZZZ

12.2.00

哥哥

今天終於完了一件心事,跟哥哥見過面。

還記得小學四年級的時候,同學間忽然興起一種玩意 -- 結義當誼兄弟姊妹。

那時候,同學間的話題總離不開"誰誰誰是我的誼兄"、"誰誰誰是我的誼妹"。貓貓沒有親哥哥,但一直羨慕班裡有哥哥疼愛的女同學。那時小不更事,記得有天這位"好"哥哥走過來跟我說,他們合共十一兄弟和一個妹妹,問我要不要也做他們的誼妹(如今回想,算來豈不是班裡上半男生都成了我的誼兄?嘿,後台可真強呢!)。

因貓貓是最遲加入這個"大家庭"的一位,加上年紀比另一位"妹妹"輕,所以糊里糊塗就成了這大家族的"小妹妹",而這位"哥哥"則排行第一。

畢業以後,這十三位(十三不詳?!?!)誼兄弟姊妹便各散東西,到了現在,就只剩下這位"大哥哥"尚跟我保持聯絡,多年不變。

童年的遊戲竟能經得起時間洗禮,連貓貓也有點意外,所以格外珍惜這份兄妹感情。

也許是我倆性情相近吧,所以十分談得來,雖然見面時間並不多,但兄妹之間並沒有隔閡。

今天相見,才發現原來兄妹間還有許多相似的地方。兄妹倆今天結伴逛街,才曉得哥哥對shopping毫不抗拒,且還跟貓貓一樣是半個"shoppaholic";貪玩、饞嘴,而且相當嚮往獨立自住生活。

得兄若此,貓復何求?

再過兩星期,哥哥的"暑假"便要結束,得回悉尼繼續苦讀,希望他在那邊早日給貓貓找到一位好誼嫂吧~~~heehee ( ̄∀ ̄)

11.2.00

《女人的眼淚》

曾有位動輒落淚的女性朋友對我說,女人,是哭給別人看的,尤其在自己所愛的人面前,因為,眼淚是女人的武器。

同為女性,對這一番話實在不敢苟同。

女人,如果要拿眼淚作武器,也未免可憐。
 
愛,也該愛得有尊嚴。假如一個男人只臣服於女人的眼淚,並不見得他會有多愛這個女人。因為比起流淚,戀愛中的男人會更喜歡女人對他笑。

男人若真心愛一個女人,無論她快樂、生氣,甚至木無表情,他也會對她一樣的好。一個只會在女人落淚時才關心她,對她好一點的男人,不一定愛她。出於憐憫和歉疚的關懷,叫責任,不叫愛;兩者看似相同,中間卻隔着一個宇宙。

虛驚一場

伺服器於昨晚6時許發生故障,完全無法登入(T ^ T)

情況一直持續到今早10時許......害貓貓還以為是伺服器被hack了,半個月來的努力化為烏有o(><)o

貓貓真的既擔心又傷心,難過得整晚睡不著,偏偏因主機存放在ISP,貓貓只能靜觀其變,很有"坐以待斃"的感覺。

在電腦前呆坐至天明,卻又無心功課,偏偏論文今晨便"死期到",無論如何得趕在8時前完成,貓貓只得無奈地搖頭嘆息。

幸好ISP今上終於將問題修正過來,一切回復正常。

下課後返回到家中,二話不說上網視察情況,見一切已修復妥當,感動得差點沒落下淚來ヾ(●´U`●)ノヽ(´∀`●)ノ

這一役過後恍如劫後餘生,身心都累得不得了...可是總放心不下,非要逐個連結點擊檢查清楚,確定沒有錯漏。今晚想必會睡得很熟很熟( ̄∇ ̄+)

9.2.00

《寂寞不起》

(註:本篇乃課堂習作,故事縱虛構,感覺卻真實) 
坐在課室正中心,一個我不慣常坐的位置,教授的講課全聽不進去。

突然,四周的同學紛紛帶着紙筆動身找一個他們心目中最孤獨的地方坐下去。原來教授指示我們進行感覺訓練,讓我們各自「孤獨」十分鐘,然後描寫孤獨寂寞的感覺。

我安坐原位,暗裡苦笑,這不是在挖苦我嗎?

認識你以來,還是首次帶着一肚子氣入睡,心裡反復想着:完了。

孤獨跟寂寞其實是兩碼子的事,只是太多人將之混為一談。

孤獨必須一個人獨自進行,而寂寞,卻是兩個人的事;即使佇立人群之中,即使身邊有多少人關懷備至,仍無法驅散內心的那份缺失。

胡天胡地

5:30am

大好年假又過去了,印象中彷彿不曾有過如此稍縱即逝的年假。

以往的年假都要比這個長一點,去年尤甚,因那是貓自出娘胎以來,首個沒跟貓媽媽到處拜年的年假,在先斬後奏的情況下跟JK買了票溜到澳門。

票已買了不能退,貓媽媽只能瞪眼看貓"遠走高飛" ~~呵~~ 當然,凡事總有代價,先斬後奏被痛罵一頓,卻也換來至今最難忘、最浪漫也最開心的新年,絕對值得 o(^-^o)(o^-^)o

每逢長假,例必又是貓日夜顛倒、忙得廢寢忘餐的日子。每天過着非人生活,在線上閃電手至清晨,連續48小時不眠不休視作等閒。

坐下來寫小說,一寫就好幾小時,因要不停修改、增刪、再修改......相當費神。寫得累極,和衣倒下,只盹個1~2小時便起來繼續閃電手。不過,有時候真能昏睡十小時 ( ̄∇ ̄+)

長此下去,真不是辦法。

話雖如此,這個年假貓還是醉心寫作和更新網站,差點忘掉功課和擱在案頭的 readings ~~口矣~~

像現在,寫得累了、餓了,便胡亂煮個麵(幸好昨夜煮了豆腐 + 雞肉,還算營養均衡吧?)。獨居就是這點好,工作得昏天黑地也不會被人嘮叨。累了,隨便煮些甚麼也可以,即使以薯片當午餐,也絕不會有人管這管那(嘿) ( ̄∀ ̄)

畢業後須搬回家,失去這種種自由,恐怕會非常‧極度的不習慣 (..。)

5.2.00

噩夢

新年對貓來說可算是一場噩夢(數來貓的噩夢還真不少) (..。)

從來就不喜歡新年。

正當別的小孩為了那畢可觀的進帳大感雀躍之際,貓&貓弟弟卻要乖乖地將紅封包全數上繳"中央" (ノ `Д´)ノ

撇開紅封包不提,單是大掃除就已累壞貓。

沒回家一段日子,睡床早已成了貓媽媽&貓弟弟的雜物存放處,結果要到6:30am才打掃完畢;累得不能再累,洗澡後便昏睡至翌日中午 (..。)

最受不了的,還是那種虛偽。

雖不至於老死不相往來,但每年只在農曆新年才見一次面,偏又裝成很熟稔很關心對方的樣子,未免太虛偽了吧?

那票親友,年年總離不開那幾句:「看妳長得多高,比我還要高呢!」(初中時就已長得比你高,年年如一,可否加點新意?);「喲,一年比一年漂亮了!」(這句彷彿是大會指定對白)。

最可怕的,還是他們伸手來摸頭捏臉頰。噯,又不是洋娃娃,眼看手勿動!

總而言之,新年,是全年之中最虛偽最累人的節日!(ノ `Д´)ノ

3.2.00

Long Vacation

好不容易才撐到長假,簡直如釋重負 \(^0^)/

不過放假管放假,假期的 workload 可是比平日還要重 (@^@)

Essay + readings 這無敵噩夢組合到底何時才有終結?

Cat's Cafe 尚有許多不足之處有待改善,加上不少部分尚未完工,仍掛着「工程進行中」的標誌 ( ̄∇ ̄+);近日被問及小說何時更新時,又答應會在這長假內努力~~呼~~這種種加起來,不吃力是假的,可是再吃力也值得。

作為一個創作人,能夠得到別人的支持和認同是很大的鼓舞,所以貓絕對會在這長假內寫得更起勁!

(火焰眼燃燒中) 貓工作起來可是不眠不休的 (ノ焱 O焱)ノ

1.2.00

《就那麼一回事》

愛就是那麼一回事,那不過是一種感覺,而感覺,不過是極其抽象的東西,不能觸摸又無法解釋。

偏愛情每每孕育自這種疑幻似真的感覺。

你猜我,我猜你;
你逃避我,我迴避你。

愛情就在那一點一滴的追逐之間成長,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