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1.00

《別分開得斤斤計較》

愛情愛情,有愛有情的才能稱之為愛情。

愛情其實不能計較誰認識誰在先,誰同誰走了多久。

「我跟你走了十年了……」

那又如何?不再相愛就是不再相愛,即使走了三十年也改變不了移情別戀的事實。

假若有天情人跑到你跟前告訴你他愛上了另一個,切記別跟他吵別跟他鬧,別人不尊重你你也得尊重自己。那麼最少在他的回憶裡,你永遠是個明理且有修養的舊情人。一旦跟他哭鬧,糾纏着要他解釋因何不再愛你,為甚麼竟愛上別人,他只會從不再愛你惡化成討厭你,覺得你無知而膚淺。

愛情來的時候沒有原因,走的時候又何苦斤斤計較? 

10.11.00

《從攝影到人生》

我不喜歡當拍攝對象,卻熱愛攝影,從前包包裡永遠放着一台M4/3無反相機。有時候,在大街上看見一隻幼貓自得其樂的樣子,或是抬頭望見蔚藍晴空,甚至一朵飛機雲,我也會選擇停下腳步。

大抵因為某一刻、某個情景實在讓我感動,所以想以某種形式凝住時間空間,創造一點瑣碎回憶吧。

攝影是一種藝術、一種創作,也是對生命、對生活、對創造者的一種尊敬的表現。一套好的攝影器材固然重要,但真正能拍出精彩照片的是人而不是機器,空有一套高級器材而沒有攝影師的眼睛和技巧只會得物無所用。一個富創意且具敏銳觸覺的攝影師,無論在取景、角度、採光以及鏡頭選擇都有其獨特見解,只有這樣的攝影師配以高性能器材方能拍出扣人心弦的佳作。

光影調配與顏色組合是攝影師說故事的手法,可是有人愛顏色,有人不。 

2.11.00

《諾言》

朋友N問,情侶若分開了還應否履行當日承諾。

承諾有別甜言蜜語,並非隨隨便便吐出口的一句話,既宣之於口就應該有履行它的心理準備和責任。況且當日之所以作出承諾,是因為由衷想為對方做一件事吧?那麼對方最後是否還跟自己在一起,抑或還會否需要自己履行承諾,並不會構成改變許諾初衷的動機。

當然,若信守諾言會為已分手一方帶來困擾則另作別論。

一切承諾的前題,皆出於為對方着想;要是守諾會讓對方為難,那麼承諾已變了質,失去了存在價值。 

28.10.00

《一生一世的承諾》

網友感喟年輕人承諾得太輕率,說甚麼「愛你一生一世」、「永不變心」、「沒有誰能取代你在我心中的位置」云云,信誓旦旦猶如家常便飯。

是有這樣的人,而且為數眾多。說時理直氣壯,可是卻從沒想過要為自己的承諾負責。失戀再相戀,然後又對另一個人講相同的一番話,許同一個承諾。

只可以說,在某些人心目中,那些承諾不過是甜言蜜語,他相信聽者也會深明此理,不會死心眼、不會太認真。又或者,講者在那一刻的確深信自己愛得極深,一生不變。奈何世事多變,也許分手後會遇上另一個叫他愛得更深更徹底的,這又怪得了誰?我們只得相信,在許下承諾的當兒,他是真心誠意想愛對方一生一世,有這份心意已足夠,再去深究他最後能否履行「一生一世」這承諾實屬不智。

愛情本就沒有對錯可言,故從不打算議論誰的做法才正確,誰的不。只是這種諾言,我一生只會講一次。

曾有人說我太武斷,人生那麼漫長,你怎知道將來會發生甚麼樣的變故,又會遇上甚麼樣的人?

可是愛情不過是種感覺,愛得有多深也只有自己才最清楚;如果連這感覺有多深也不曉得,最少可以肯定你還沒有愛得很徹底。

一些感覺,無須走到人生盡頭亦可深切了解;有些愛情,不必等到開花結果亦能斬釘截鐵般肯定。

23.10.00

《好與壞》

曾有哲學家講過這樣的一番話:「好的愛情是透過一個人看到世界,壞的愛情是為了一個人捨棄世界。」

好與壞,是以哪一個標準去衡量?又由誰去制定這套標準?

世界並非只得黑與白,世事也沒有絕對的好與壞。正如理智與感情,理智的人所作的決定必然是對自身利益來說最好、最明智的,可是理智的人是否就一定活得最快樂?見仁見智矣。誠然,他們會得生活無憂,可是一生循規蹈矩,不曾行差踏錯,一生就那樣過去了,一張白紙一條直線,甚是乏味。

有人選擇隨心而行,生活沒有保障、飄忽不定。可是他們從不曾因現實或生活而違背過自己的意願。也許他們生活得並不怎麼樣,也未必能獲得世人認同,可是人活在世上不外是向自己交代,既能活得那樣坦然自在,還有甚麼遺憾可言?

14.10.00

《自私脆弱的惡性循環》

朋友慨嘆在愛情的國度裡,人總會變得自私和脆弱。

該怎麼說呢?或許因為人生來就脆弱,只是平日掩藏得好,好得連我們自己也不大意識到它的存在。可惜愛情對一切皆似有催化作用,以致人的脆弱往往在遇上愛情之後便無所遁形。更不幸的是這種脆弱會漸漸蠶食人的自尊,令人變得自我保護和自我中心,胸襟不斷縮緊。但換個角度,若我們單在愛侶面前才變得如此自私,是否意正味着對方在自己心目中所佔的份量無法取替?

或許愛會讓人變得任性,可是當還愛得起,當還有個可以讓自己任性的對象,偶爾自私一下又何妨?

說是偶爾,是真的只能偶一為之,持久的任性是會損害愛情的。

每個人都需要自由,都需要一點點私人空間和一些獨處的時候,熱戀中的男女也不例外。

5.10.00

《可惜還是可怕?》

這天選了一部科幻愛情小說,讀到外星人與地球女子相戀那一段,有點感動,有點感慨。那種情節可說是陳腔濫調,早已不再新鮮,沒半點驚喜。可是文章筆觸細膩,故事人物忐忑不安的心境輕描淡寫,娓娓道來之餘卻又不失寫實,讀來另有一番情懷,感受良多。

感動我的,並非故事本身,而是女主角開明的戀愛態度 ── 女主角雖深諳愛人非我族類,依舊不離不棄,不存半點芥蒂。

愛一個人不為外表,而是對方的內涵;愛一個人不為種族性別,而是他的思想。

希臘哲學家柏拉圖不也曾提倡過類似思想嗎?主張心靈交流、思想戀愛,肉慾一概棄而不談,跟外星人談戀愛大抵也不過如是吧?

感動歸感動,這種戀愛還是很難有結果吧?不是沒有成功例子,但肯定為數不多。

甘願為愛情無條件付出與犧牲的人太少,想滿載而歸的人卻太多。

27.9.00

《孤獨舞台》

好友感喟一個人的時候總感到無比孤寂,路彷彿只得他一個人孤獨地走。

其實誰不是生來就一個人的呢?每個人都是獨個兒來到這世界,只是不同的時空地域,自會有不同的人踏上我們的舞台客串,陪我們走過一段路,然後又離開我們,回到他們自己的舞台去。

說到底,每個人都有屬於他們自己的舞台,不可能永遠站在別人的舞台上扮演配角。

世上沒有演不完的戲,也沒有永遠的主角。

16.8.00

《原來我愛》

雖然從未開設愛情信箱,可是訴苦求助的網友讀者卻大不乏人。

我想,在詢問意見之前,其實他們早已心裡有數,只是欠缺百分百信心,不敢確認自己的心意,因此才需要找個可信的人去給他們一份肯定,好堅持心底那個決定。

為甚麼愛總教人不懂如何自處?

也數不清多少遍了,有人問我怎樣才曉得自己是否經已愛上一個人。

真想告訴他們,先搞清楚愛和喜歡的分別。眼見太多太多為愛情煩惱的人,在還未搞清楚愛一個人和喜歡一個人有何分別便呼天搶地,到最後才曉得原來自己不曾愛過,只是一股傻勁地相信自己在戀愛。

我們可以同時喜歡好多好多人,只要一點點好感,就足以維持這種「喜歡」的感覺;只要一點點感動,那「喜歡」的感覺便會愈來愈濃烈。可是再感動,喜歡還是喜歡,喜歡還是不能代替愛。愛是單純的存在,即使那人不曾為你做過甚麼,即使他從沒令你感動過,愛還是存在的;即使他對你漠不關心,即使他利用你傷害你,愛還是存在的。

6.8.00

《女人三十》

偶然在餐室聽到了這樣的一句話:
「女人活到三十歲都被看成老怪物了,你說多可悲!」

是鄰座那三位外表較為成熟的小姐在抱怨。

一向不是牆上蒼蠅,不愛竊聽人家的對話,只是她們的聲浪也着實高了點,對話硬生生的闖進耳朵膜繼而直入大腦。

她們該慶幸自己生於這年頭。

從前的女人三十跟現今的女人三十是兩碼子的事。現代女性可幸福多了,尤其在香港,女性事業發展的空間與機會都是上一代所不能盼求的。

我從不認為一個三十歲的女人將最貴的名牌化粧品統統往臉上塗塗抹抹便會令她看起來更年輕漂亮。君不見許多現代女性年過三十照樣亮麗吸引嗎?可是她們從不會濃妝抹艷。成熟女人的美是從內散發出來的,並不光靠外表。女人的臉蛋最不經看,誰又能漂亮到五十歲?可是工作將女性鍛鍊得成熟靈巧,一舉手一投足都散發着優雅高貴的氣質,那種指揮若定、談笑用兵的魅力是沒有任何化粧品可以營造出來的,只有人生路上積聚下來的智慧和經驗,才能讓我們散發出那種懾人魅力。

3.8.00

《不要做條尊貴但孤獨的龍》

龍,一個傳說,一種只活於神話的生物。

在外國人眼中,龍跟黑色一樣象徵不詳和邪惡;可是在中國人眼裡,龍無比尊貴,永遠高高在上。

很奇怪,外國人從不自詡為任何不存在的虛構生物,可是中國人都愛自稱龍的傳人。也許出於羨慕龍的尊貴,騰雲駕霧傲視眾生,或許渴求龍的力量;中國人都崇拜龍,卻沒有人嘗試了解龍。

至高無上的尊貴地位,意味着龍必須特立獨行 ── 太尊貴的人和生物都注定要孤獨的。

當然,我不敢妄說龍是寂寞的,也許牠很享受這種尊貴的孤獨,樂不思蜀;但若換了是我,我可會寂寞得難過。

龍要永遠高高在上,活得漂漂亮亮,你說多辛苦?因要維持那專貴的形象,許多時連帶自己的自由和喜好都得一併犧牲掉。因為所有人都認定牠不平凡,所以即使再不情願,也不能喜歡普通的、平凡的東西;因為尊貴的地位,所以必須時刻表現得嚴肅端正。可是一生中不能偶爾壞一下、做點頑皮事,不容許一刻的不理智,也不許幹任何傻呼呼的事情,你說那有多累?

30.7.00

《東西不是被搶走的》

忙裡偷閒逛書局,隨手挑一本書,翻到書中某頁瞥見了這樣的一句:
「東西不是被搶走的,而是被遺失的」

沒錯,生命中的許多東西並不是被搶走的。

你喜歡的東西,你在乎的東西,你珍惜的東西是不會那麼輕易就能被搶走的。

不要呼天搶地問「為何要奪去我最心愛的東西」。會被奪去的,多半還未算得上是最心愛的;會被搶走,也泰半因為珍惜得不夠。

不是被奪去,而是被遺失,被遺忘。

書的原意並非如此。書中意旨東西既非被人奪去,若只是不小心弄掉的話,下決心去找最終必會找得着。

可世上並非所有東西都能失而復得。尤其因遺忘疏忽而失去的,那種叫感覺的東西,一旦失去,恐怕很難再找得着。

感情,基本上是搶不走的。

《錯》

人總不免鑽牛角尖,尤其執著曾犯下的大小過失。

我們耿耿於懷,往往並非因為那些過失無法彌補,而是擔心別人單單以那個污點來評價自己;儘管日後如何努力也無法收復失地,光芒全給昔日的一個失誤抹殺掉。

事實上,將過失無限放大的往往只是我們自己。

許多時,我們只在意別人如何評價一個曾經犯錯的人而變得自我中心,以為人家會一直牢記自己的過失直至壽終正寢。事實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有千百萬樣瑣事得兼顧。他們自有他們的得失成敗要去牢記去介懷去高興,才犯不着將一個過客的過錯銘記於心。

我們都習慣把自己看得太重要,終日背負着那個假想的十字架,忽略了自己並非每個人生命的中心點。我們眼中天大的過失,在人家眼中也許只有豆那麼大,甚至不值一哂。況且人腦比電腦記憶體更有限,誰會去緊記那些雞毛蒜皮的陳年舊事? 

26.7.00

《home sweet home》

日本人習慣回家時向屋內大喊「ただいま(我回來了)」。也許是風俗習慣,又或是傳統禮儀。天知道日本人一般非常的注重禮儀。可是有時不禁會想:這習俗能維持到今時今日,即使年青一輩也會乖乖守着,大抵是有比傳統更強的理由吧?

一句「我回來了」,不僅是要向家人報告行蹤,也許更重要的,是要給等待自己、牽念自己的人一份安心的甜點。

一句「我回來了」、一個輕印額角的淺吻,比一切說話都更能報答一雙冀盼的眼睛。

某些人之所以稱一個地方為「家」,是因為那兒有一個想念他的人在等他回去;對另一些人而言,視一個地方為「家」,是因為那裡住着一個他思念的人。

家不是一間屋四堵牆,也不是一張床一個浴室,而是一種感覺,一份思念。

21.7.00

《遺憾》

A君近日重遇因公事認識的女性朋友,閒聊下方曉得原來當時雙方都存有好感,不是沒有發展的可能。遺憾是最後誰也沒先踏出那一步,一切可能性也被坑埋在泥土深處沒能發芽。經歷邂逅、相知、別離、重遇,昔日那顆種子早已枯死,女方還是新近才結的婚,於是她的坦白只能送給男方三秒鐘的泡沫幻想,和接下來的友誼。

能夠繼續做朋友已不容易。多少曾經相愛的人分開後立時將對方視為陌路,老死不相往來。

分開多時,見面仍能侃侃而談,已是一種不可多得的緣分。

說到緣分,中國人習慣隨緣,可是「緣」字委實太玄,若要具體解釋,只好說是天時、地利、人和。洋人倒有個貼切的說法 ── timing」。

我篤信「timing」,深信那是戀愛中不可或缺的一環 ── 沒能在對的時間遇上對的人,只能說是兩人欠了一點點緣分。即使再相襯,若時間沒配合得當,在不適當的時間遇上對的人,彼此未夠成熟,不懂得處理那份濃得教人盲目的情感,最後也只能在雙方的回憶裡留下一絲淡淡的遺憾。

兩人若能在另一個時空初遇,必然又是另一番景象。

遺憾是,愛情沒有如果。

14.7.00

《別離》

別到分手一刻才想起
共我曾是多麼的溫馨細膩。
眼淚曾灼傷過的唱機,
熱燙得心碎的吻都只屬你。
讓思念的翅膀起飛,
讓憂鬱的時間麻痺,
讓風乾的淚烙於心扉。
若當真要別離,
我會狠心捨棄。
抄襲的寵愛怎麼都不美,
冷卻的情話如何能回味?
別離
就是先忘掉自己。

by 琉璃 
撰於14.07.2000;修於20.02.2013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5.7.00

《停不了的思念》

有些電影,看過以後便忘得一乾二淨;有些電影,印象深刻且百看不厭;另外一些,故事內容早已淡忘,然而戲中對白卻始終在腦海中縈繞不去,漸漸沈澱成為經典。

“The Crow” 於我而言正是這樣的一部電影。

若問故事架構內容結局,一概答不上嘴,可是當中的一句獨白卻至今不忘:

“If the people we love are stolen from us, the way to have them live on is to never stop loving them.  Buildings burn, people die ... but real love is forever.

我相信,愛是無止境的思念。

愛一個人,就是縱使天人永隔仍無法止息思念的那種情感。即使明知道不能再見,但就是無法壓抑溢瀉的思念,且思念只會無止盡地延伸開去,不見得會隨時日轉淡。

26.6.00

《習慣堅強》

當一個人習慣以笑掩飾一切,除非他願意,否則連最親近的人也不可能僭越那道防線,窺探笑容背後隱藏着的悲傷。這種堅強,早已不是強裝出來的面具,而是一種很難戒掉的習慣。

當一個女人習慣在自己的男人面前堅強得不掉一滴淚,其實不是不可悲的。習慣為他背負一切,男人也就自然而然習慣你無須安慰,繼而習慣忘卻原來你也需要呵護疼惜;習慣將眼淚回吞,於是漸漸遺忘原來自己還懂得哭。

背起一座山的傷痛,然後對自己說「不要緊的,我承受得起」,於是漸漸習慣相信自己能夠獨力承擔一切。痛徹心肺,也不過安慰自己「會過去的」,然後任時間淡化心上一道又一道疤痕。

25.6.00

《肯定》

向以戀愛為己任,每次談戀愛皆全情投入,付出在所不計。

犧牲於我而言並不算甚麼,因打從一開始便不將「付出」視作「犧牲」,是以腦海根本不曾出現「犧牲」這概念。

為喜歡的人做事,不假思索,猶如呼吸般自然。

因為喜歡,自然而然想令對方開心,不自覺便做了許多事情;因為享受過程,付出絲毫不覺辛苦,也不覺得吃虧 ── 他的笑容已是最大回報。

斤斤計較計較自己付出過多少,對方又付出了多少那種戀愛太累,太沒意思。我的愛情很簡單,想愛便愛;挑男友,從不問家景、學歷、成績、職銜、地位如何如何。

在乎的,只是那種能叫我心如鹿撞的悸動。

21.6.00

《情婦》

夜深,電視正播放一套「豪門恩怨」式劇集。

劇中人物感情繆轕千絲萬縷:富家公子小明星、商場交易式關係、女強人戀上職場上交鋒的有婦之夫……都是最最陳舊的橋段,可是你又不能不承認這樣的男女關係至普遍不過,可見男女感情關係自古以來並沒有多大進步。

女人面對有婦之夫,不是無法自拔,就是過分自信。

有的女人選擇痴痴的等,自欺欺人地相信一個永遠不會兌現的承諾 ── 我會跟太太離婚。也有許多女人過分自信,自信不會陷得太深,可收放自如;自信可以迷倒男人,叫他貼貼服服的離婚再娶。

17.6.00

《離家出走》Chap.1


《離家出走》Chap.1

愛對了也好,愛錯了也罷,總算曾經深愛過。

假如生命是一張紙,那我寧可它滿是紅字交叉、被劃花甚至被搓成一團,也不要淪為一張空空如也的白紙。即使錯過多少次、跌得有多痛,最少我曾真真切切地感受那些痛楚,最少清楚知道自己曾經活過。我才不要不痛不癢的了此一生。

別人總怪我任性。

任性嗎?我。

也許吧。

可是人生不過匆匆數十載,能隨心而行、任性得起的,也只有稍縱即逝的少年時期罷了。任性過後,再不願意也得安守本分,乖乖背起一大堆社會加諸成年人身上的責任。

那樣寶貴的黃金時期,難道我還得討好全世界,竭力滿足他人的意願期望?難道我就不能任性一次,為自己而活?我又礙不了誰的好事,不過想無愧於心而已……

如果這樣好算任性,那怪我任性好了,反正我任性得那樣快樂。

且也多得這任性,才讓我遇上她,讓我知道原來世上還有一種人,專心談戀愛,無論碰多少次壁流多少次血,仍會死心塌地的愛下去。

《愛定你》

這晚偶然聽到邰正宵的「想妳想得好孤寂(深宵回憶版)」,登時愛上了女聲獨白部分 ── 原來獨白可以那樣細膩動人!

婉約的女聲訴說:當年曾在心中默許,假若她所愛的男人肯當眾大聲的講一聲「我愛你」,這輩子便跟定了他。

聽罷,不禁呆住。

這是多麼重的一個承諾。

最會實踐的承諾,並非宣之於口的、信誓旦旦地說一聲「永遠愛你」,而是在心底對自己許諾這輩子只愛那個人。如此默然地愛着一個人而不讓對方知道,是生命中難以承受的一種重,可是誰個一生中不曾背負過一兩份這樣的重?

11.6.00

《命中注定》

每隔一陣子便會收到讀友留言,問到底做些甚麼才能讓心儀的男生愛上她。

當一個女孩愛上一個男孩,往往不惜捨棄自我,努力改變自己去迎合對方 ── 只要能跟男孩在一起,再多的付出也值得。

那種對愛情的熱切渴望和不惜一切,我都明白,可人們總是忽略了在愛情的國度裡,從來都沒有一分耕耘一分收穫這回事。

一個人要是愛你,即使你甚麼也不做,他也會一樣的愛你;要是他對你沒感覺,那麼即使你傾盡所有,將身家性命財產一一奉上,他也不見得會對你心生愛慕。

或許有人不認同:我付出了那麼多,他怎可能不感動?

對,人非草木,一刻的感動是會有的,但,你有自信能讓他一輩子不停地感動下去嗎?人總不可能不斷的付出,準有一天會累,會力不從心。

《等不到愛》

這天整理書桌時在抽屜深處翻出一封塵封的情書。再次細讀,才想起原來曾被那麼一個男孩深愛過。可惜的是,縱然曾確確實實的被感動過,但始終沒能愛上他。

年少輕狂,得到的太多太輕易,也就不容易察覺原來所得到的曾是那麼那麼多。要不是翻出這封情書,大抵要到老來才會記起曾有那麼一個大男孩,為重遇一個陌生的女孩,每到週六便傻氣地回到兩人初次相遇那家書店呆一個下午,然後由尖沙咀一直蕩到旺角,希望沿途能覓得女孩的身影;也不復記憶多少個清晨,男孩為爭取一點點見面的時間,即使從沒約定,仍堅持6點多便在我家樓下守候。

當時非但沒有為此感動,反覺得對方很難纏,想盡方法避開他,甚至明知道他已在附近徘徊了4句鐘,仍狠心的避而不見。直到高考放榜,才在最沒防避的情況下在校門前「遇上」;說是遇上,不過因他已在校門外呆站數小時。

8.6.00

《工作再工作》

記得某廣告有一 tagline:成功背後是否總要有所犧牲?

我想,也許事業跟生活、家庭和愛情之間的確存在一定衝突,不是無法並存,只是要在當中取得平衡並不容易。醉心建立事業王國,難免會忽略生命中的一些人和事。

工作回到最初最基本,大都是為了生活。生活有了保障,進而講興趣、談理想、追求滿足感。

然而追尋過程中,部分人失去了方向,被報酬、地位、滿足感沖昏頭腦,愈能做出一點成績,愈想得到更多、爬得更高。不敢鬆懈怠慢,花在工作上的時間愈多,多得漸漸忘記工作最初的目的原是為了讓生活好過一點;最後本末倒置,由工作支配一切,最終連享受一些最基本的快樂的時間也被剝奪殆盡。

31.5.00

單元小說:愛情習作簿


《愛情習作簿》

「分手吧。」我將臉埋在掌心。


我和凌雲之間已有太多太多問題,太多從沒吐出口的問題。正因為不曾吵吵鬧鬧,問題才會如雪般堆積,不知不覺積壓,壯大,再積壓,再壯大。當發現積雪已壓得雙方透不過氣來時,一切已經太遲。


然後,雪崩了。


「真的沒有別的選擇了?」凌雲的語氣異常平靜。 


有時候,我寧願可以跟凌雲大吵一架,或對罵一場,甚至是互摔東西也好,總比這種不痛不癢的平靜來得叫我好過些。連分手也分得如此冷靜,這樣的一段戀情是否太可悲了點?


我嘆氣,「你我都很清楚問題在哪裡。相信你不會反對這是最好的選擇。」


凌雲點點頭,「我們還是朋友吧?」


「那自然。」


「還可以通電話?還可以偶爾出來喝一杯?」


我頷首。但,有這個必要嗎?


27.5.00

《幸福快樂》

「幸福快樂」不僅是童話故事的例行結局,也是多少人掛在嘴邊的祝福語。

「幸福」和「快樂」就好比「孤獨」和「寂寞」,常常被拉在一起,每每被混為一談。但,幸福就一定快樂?快樂可等同幸福?

一個人,可以孤獨而並不寂寞;而懂得愛情的人,自會明白有種幸福,握在掌心,卻不一定快樂。

幸福和快樂,兩者之間有分別嗎?當然,分別可大了!

有種擁抱,即使沒有明天,卻叫人感到溫暖;
有種親吻,明知沒有結果,卻能融化你的心;
有種肩膀,即使只能暫借,但這一刻,你只想閉上眼睛靠上去;
這種幸福猶如帶刺的玫瑰,愈是努力捉緊,愈容易弄得一身傷痕。


24.5.00

《考試》

原來不只有學生和家長害怕面對考試,為人師表的,比誰都要懼怕考試!

學生害怕面對考試的心態,大家都能夠理解。你我都當過學生,都明白做學生的苦處。

事實上不只有成績不理想的學生想要逃避,即使名列前茅,我還是會害怕。討厭比較,討厭老師期望過高,更討厭同學視自己為假想敵,每次作文、測驗成績發下來,忙不迭跑來追問分數,彷彿只要那麼一次比我高分便能勝過全世界似的。一雙眼睛老像在說:終有這麼一次,你會失手,比我低分。終會有這麼一天的!

每次考試皆提心吊膽,生怕若拿不到學科第一,那幾位同學必會在旁譏笑一番。

這種壓力比考試本身還要可怕!

23.5.00

《這一分鐘的相對》

剛看畢一套關於地震的紀錄片。

實在不應挑晚飯時間看這齣紀錄片。眼看樓房在瞬間化為一地瓦礫,一個個生命在頃刻間殞落消失,胃口已倒了一大半。

紀錄片講述一次土耳其大地震,美國拯救隊工作人員正於機場準備動身前往土耳其協助拯救行動,中途卻遭土耳其人亞里攔截,苦苦哀求與他們同往。看亞里那聲淚俱下的樣子,叫人真切領悟到甚麼叫「男兒有哭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

假設這刻至親至愛身處震央生死未卜,相信我也會跟他一樣難過彷徨,不惜一切趕赴現場。

19.5.00

《堅持》

偶然看到歌手盧巧音的一篇訪問。 

她說,她不甘心。

不甘心香港人大都只接受偶像歌手、商業化流行曲。她說作為一個音樂人,做好音樂已足夠,可現實偏卻要她作出種種妥協;她不懂得討好別人,她有她對音樂的理想,但卻被視為另類,被同行所排斥。

她說,她曾經很灰心。

灰心為何自己努力做好音樂,卻竟連自己的公司也不支持,也有微言。
灰心香港的視野和發展空間太狹隘。

《跟文字談戀愛》

讀友留言問:網上是否有真愛?到底一個人能否愛上一個素未謀面的人?

這跟摒棄肉體關係,單純追求心靈溝通的柏拉圖式戀愛可謂如出一轍。既然柏拉圖式戀愛主張兩人之間的精神交流,那麼單純跟文字談戀愛也不是沒可能的。但在這個社交網絡與智能手機日夜交替的大環境下,人人24小時在線,莫說文字、語音,甚至連視像通訊也順手拈來的年代,真有可能深交得像戀人卻又素未謀面,連照片也沒交換過一幀嗎?

在網上認識、結緣、交心,將感覺延伸至現實世界,發展成為情侶,最終開花結果的大不乏人,這一點我沒點半懷疑。

重點是,當關係深入至某個階段,兩人總會饒有默契地跳出二次元,回到現實世界繼續發展。

16.5.00

《壓力空檔期》

終於在一輪考試跟論文死線的折騰下活過來了。

本來繃緊的神經一下子全盤放鬆,生活似突然失去了重心,不免有點恍然若失。  
這正是我喜歡在壓力與壓力之間留自己一個空檔期的原因。 

大考那陣子,朋友都不由得驚嘆我那不眠不休的能耐。不過最令他們驚訝的,並非我那連續72小時沒睡過依然面不改容的「功力」,而是我跟考試和論文死線拼搏這期間,還能騰出時間精力來上網、更新網站、查看電郵、上新聞組、IM 聊天……都不是闔上眼能做的事情。 

也曾被問及何不乾脆睡一覺,讓自己休息一下。 

事實並非我要跟自己過不去,而是當時的「戰情」著實緊迫得不容我將時間花在睡眠之上,情非得已。

9.5.00

《獨立包裝處理兩性關係》

兩情相悅,本屬美事一樁。

奈何讀友說她沒信心 ── 上一段戀情把她傷得太深了,她怕。她怕這位追求者同樣會在不久的將來再傷她一次,且傷得更深。

但,她很喜歡他,她說。

當然,不喜歡,便壓根兒談不上傷害,誰又會被從沒投入過的感情所傷?

然而我不喜歡那種「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的感覺。處理感情,我喜歡採取「獨立包裝處理」的方式。

到超市選購食品,一般傾向選取獨立包裝。即使由同一廠商生產,這一包跟那一包,是完全獨立的兩件商品。再熟悉的品牌,偶爾也會不慎購入壞掉的不良品,但準不會因此而斷定該品牌產品全屬劣品,從此拒絕購買吧? 

6.5.00

《數碼情毒》

「I Love You」這隻千禧超級電腦病毒可謂所向披靡,一夜之間哄動全球,令多家著名大企業以至政府部門皆聞風色變。它甚至被評為現存最厲害的超級電腦病毒,全因這隻數碼情毒在短短數小時內透過電郵橫掃全球電腦用戶,令多家跨國企業和政府部門損失慘重。

報載,目前最少已有三百萬個電腦檔案遭受破壞,美國更估計病毒將造成高達全球八百億元的經濟損失;而英國、丹麥國會及瑞士政府更因感染該病毒而一度停止運作,就連一向以防衛穩固見稱的美國國防部及中央情報局也不能倖免,於「中毒」後更須將電郵伺服器關閉長達兩小時,以展開「排毒療程」。

無論是升斗市民還是國家元老,甚至傳說中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 CIA,在「I Love You」這句三字真言面前同樣無助,不堪一擊。愛情的魔力及破壞力之大,由此可見一斑。

30.4.00

《不婚主義》

自懂事以來便信奉不婚主義。

正確一點來說,是反繁文縟節主義者,因並非反對愛情開花結果,也不抗拒婚姻本身,而是討厭繁文縟節,也不屑將之視作人生必經階段。

為甚麼女人到了某個年紀就必須找個人結婚?為了保障?可是一紙婚書又不能保障些甚麼 ── 既不能阻止對方變心,又不能遏止愛情壞死。

我深信,愛情不是一張紙或一句「我願意」便保障得了的。真正的天長地久,是以時間和行動去證明,而不是靠一張會隨年月變黃的證書和一句三字誓言去鞏固。

況且為甚麼結婚非得大宴親朋,請那些連名字也叫不出來的遠親吃喜酒?就為了宣告自己嫁得風光?人家收到囍帖倒不一定高興呢!泛泛之交收到囍帖就更為難 ── 你嫁你娶與他何干?徒害他平白破財。

22.4.00

《習慣》

習慣你的氣味,
習慣躺於你手臂,
從今天起
開始習慣身邊再沒有你。

習慣你的餘溫,
習慣你的慰問,
已太習慣你的吻,
故此習慣不再愛上別人。

習慣你的一切,
習慣你瘦削身體,
一開始已習慣為你說「在所不計」。

19.4.00

《偷偷喜歡你》

在愛情的國度裡,從來沒有權威專家,因為一旦愛上,大家都只能臣服於愛神的統治下,不能自已、沒有理智、沒有尊嚴。

所以我不能告訴你,愛情是怎麼一回事。

愛情太個人,你必須親身去體驗去感受,必須付出過努力過,才能勾勒出專屬於你的愛情。站在門外裹足不前,即使看再多的愛情小說,也不可能了解愛情的箇中滋味。

雖然,愛情總離不開某些既定模式,例如暗戀,譬如猜心。

暗戀,也許是愛情關係中最美好的一環,因為它蘊藏着最遼闊的幻想空間,而幻想,總是美好的。暗戀就好比一塊美化對方的柔焦鏡,鏡頭之下,一切都顯得單純而動人。

15.4.00

單元小說:Right Here Waiting


《Right Here Waiting》

「我等妳。」

聲音輕得幾乎只有徐立自己才聽得見,或許,連他自己也無法肯定是否希望讓對方聽見這句話。

霍靖宇被這突如其來的擁抱愣住,一時間反應不過來。半晌,一幕幕瑣碎片段飛快地掠過思緒,終於勉強湊成一幅畫。

對這忽然襲來的真相,霍靖宇只能在心底幽幽吐出一句:這是何苦?

這種等待,太重、太難承受。

霍靖宇彷彿聽見自己的心跳在一下一下的敲打着徐立的自信與自尊,然而她始終沒想過要推開他 ── 害怕面對推開他之後的尷尬,害怕推開的,是徐立碎得一片片的自尊,更害怕面對自己根本不想推開徐立這個事實。 

徐立的擁抱,很溫暖,很溫暖,猶如一對寬大的翅膀,長滿了一種叫做「包容」的羽毛,溫柔地、體恤地包裹着她。

曾經,霍靖宇在一個人身上領略過這種溫暖;曾經,那人承諾要給她一輩子的溫暖,然而這一切,如今已顯得很遙遠,很遙遠。

12.4.00

《當》

當懷疑在地球上猖獗地蔓延
當悔恨在瞬間無限地伸展
當誓言不過是戀愛污點
當分開就不會再思念
當妒忌跟自私相見
當體恤已經變臉
當愛與恨交纏
當冷戰連連
當再沒有明天
當不再願意敷衍
當相對也只能默然
當魚與熊掌不可並兼
當眼淚比不上天邊星閃
當不再甘於無條件的奉獻
當愛你就是一切起點與終點

當只能繼續愛你,愛你但無言。


by 琉璃
撰於12.04.2000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10.4.00

《天真的墮落》

沉溺自虐的快樂,
將困惑繩索套在心上,收緊脈搏。

見證自己慢慢墮落,
對錯再不要商榷。
放逐道德讓情緒漂泊,
張開翅膀任憑宰割。

還以為天真足可軟化鐵幕,
最後換來與死亡跳舞那感覺。
聽見魔鬼在奏樂,
我一步一步跳離那軀殼。

9.4.00

《偷一場戀愛》

自創世紀以來,
從來沒缺少這一種戀愛 ──
混亂裡共存着傷害,
讓彼此的傷口結疤然後再一次破開。 

愛在太陽下山以前,
月亮上場後又得上演
另一幕纏綿。
一字一句敷衍,
追溯從前一絲一點,結霜,化煙。

5.4.00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網友感慨問到底是否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這是個老生常談的問題了。

多少在愛情路上觸礁的男生認定,會敗在情敵手上,是因為自己不夠壞。他們自問屬廿四孝男友:隨傳隨到、任勞任怨;為女友做牛做馬,甚至甘願犧牲一切,她卻寧願挑個只會讓她心碎的壞男人。

對女人而言,可以令她開心讓她快樂的,可以有很多很多個;但能叫她傷心,讓她擔憂的,同一時間,最多只能有兩個 ── 一個是她最愛的,一個是最愛她的。

奈何心只有一顆,只足夠容納一個人。

29.3.00

去之而後快

自從生病以來,一直心緒不寧、情緒低落,這天更跌至新低點!

所以把心一橫,狠狠將一頭長髮剪掉!

滿以為剪了短髮,剪斷了那三千煩惱絲,心情會得好起來...可是...(T ^ T)

剪髮的當兒,感覺恍似身體某部分亦同時被人割掉,一下一下的,隨著剪刀削去,感覺異常痛快!!!所以剪髮後相當清爽愜意,只是開心過後,再次回歸失落,更感空虛......

這個其實我該比誰都要清楚,只是即使明知如此,在那一刻還是會為一時之快任性而行吧╮(╯▽╰)╭

28.3.00

《Virtual Reality》

每隔一陣子,準有權威學者站出來,力斥網絡世界是個充斥謊言的虛擬空間:在社交網絡和IM上虛構故事,活出另一個身份的大不乏人;討論區也不過供會員互相吹噓,沒一句真說話。總而言之,網絡世界就是專讓人逃避現實的虛擬空間。

學者認為,這空間一點也不實在,因為從科學角度看來,網絡上的虛擬社區僅存在於電腦迴路之中,充其量不過是一組儲存於電腦記憶體的數據!

學者們可有想過,人生,其實就像一套虛擬現實電腦遊戲?我們都得按遊戲規則行事,以明哲保身;過關斬將,成敗還看實力條件。而網絡這個虛擬空間,打從一開始便列明遊戲規則:這是個「虛擬」的空間,既非現實,誰太認真,誰過分着緊,後果自負。

有句英文諺語,叫「lay the cards on the table」,正是將自己的底細展示人前的意思。開宗明義列出遊戲規則,賭下去與否,全屬個人選擇;若決定賭下去,賠上身家性命財產,那是閣下倒楣,與人無尤。

怪夢

終於將病魔擊倒,很有再世為貓的感覺。

所謂再世為貓,其實是因為再沒藉口躲懶翹課,擱著論文不理罷。

現實就是那樣殘酷,既然身體已經好起來,就該好好收拾爛攤子了...唉(..。)

這幾天晚上一直在做怪夢。常聽說人死前是會有那麼一刻,像電影裡的 flashback 那樣,看得見生前種種。夢呢?夢境可計算在內?一連幾個晚上夢見前度,一個接一個的...而且還是由最後一個夢起,想來還真是怪嚇人的,予貓貓一種蠻不舒服的預感。

且近日有位向來與貓貓有微妙心靈感應的知己告知夢見到靈堂去拜祭貓貓,心裡甚是不安,故此特別叮囑貓貓小心身體。

貓貓不是怕死,要是該做的都做妥了,我倒不介意早日卸下這千瘡百孔的軀殼。可是貓貓尚未畢業,還有許多地方都沒去過,現在似乎還未是時候吧?

無論如何,當務之急是先趕起那幾份論文,然後再好好的更新 Cat's Cafe,這兒是自己的心血,叫貓貓怎麼放得下?

23.3.00

《任性》

任性,一個很特別的形容詞,一個普遍被認定帶有貶義的形容詞。

任性的定義是甚麼?假如說,一個人只顧自己的感受而從不體恤別人,那麼該形容那人「自我中心」或「自私」;若說一個人孤芳自賞,從不理會世俗眼光,那麼他只是「我行我素」;又,假若一個人動輒向身邊人發脾氣,那他不過是壞脾氣而不是任性。

任性,大抵是指一個人率性而行,讓感性走在理智的前方。他們不會隨波逐流,看不過眼便直言不諱,堅持自己所堅持的,那管人家笑他笨說他錯;反正他們做事從不為討好別人,只做自己認為是正確的事情。

任性的人都是固執的,對於自己的信念及堅持,從不輕言放棄。

任性壞嗎?也許。但這種人最率直,不會亂虛偽。

風邪がまだ治らない

這星期,一直拖著副帶病殘軀去跟論文戰鬥,真不濟(-_-;)

屋漏偏逢連夜雨,偏要選最多論文趕死線的日子才發病,一病就病上一星期;整天頭昏腦脹、手軟無力的,唉......(T ^ T)

20.3.00

無奈

我的天....頭恁地痛。

面對一桌的課本筆記,實在無奈(..。)

昨天拜祭先人。這天,終有機會對爸爸說聲我快要畢業了,總算沒丟他的臉。

好想對他說:「看,你的女兒從來沒令你失禮人前。」

19.3.00

生化雲吞

好幾天沒寫日記了,沒這樣的時間...最重要的是,沒這樣的心情(T ^ T)

這陣子一直在生病。

退了熱後便惹上糾纏不清的感冒菌,好不容易廢紙箱不再堆滿"生化雲吞",說話時不再因發不出鼻音而怪怪的......昏迷整整一天後才又發現自己在不停的咳個痛快...唉...拖着這種身子去跟論文戰鬥可不是說着玩的(T ^ T)

所以...原諒我吧,我可憐的日記))))

恐怕未來數天貓貓還是得繼續冷落你......

15.3.00

feeling lost

I was in a real bad mood yesterday.

Something happened that stired my state of mind fiercely, lifting me high up in the air, not knowing what to do.

I still haven't worked out A solution for that, coz my sense is still tangling with my sensibility, what a mess!(ノ `Д´)ノ

I wonder if I could ever walk out of this maze...or I would be lost, forever.

I thought it would be much better today, since I finally finished my bloody overdue papers...yet...I only woke up to find that I was running a fever this morning, and freaking sore throat.

Urgh! the pain around my pharynx is killing me (ノ `Д´)ノ

14.3.00

《放棄》

放棄了
        離開這場遊戲。
放棄了
        恍似同時失去部分自己。

別怪我過分自欺,
別叫我再想起你。

別要我沉淪在你操控天地。

原諒我
        負擔不起忘記。
原諒我
        不想若即若離。

就讓餘下這軀殼,活在無味的空氣。 
 

by 琉璃 
撰於14.03.2000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昨天晚上發生了兩件事,令貓貓心情極度低落,並一度跌至谷底。

感覺活像已被這世界遺棄。

突然覺得自己過分天真。

突然多了一種無助感,恐懼不安之情更是油然而生。

想像假如身邊的朋友對你所講的每一句話、所表現的關懷,統統不過是敷衍的遊戲;而我,偏是這場遊戲中唯一認真的角色......真不敢想像(*゜Д ゜*)─━─━ヵ-ン!!

heehee~~幸而貓貓向來是隻選擇性失憶的貓,忙碌一個早上,已將一切不快、不安、不幸所帶來的低落情緒一掃而空。

前後不過是三數小時的事,心情已是天壤之別,貓貓產生抗情緒低落抗體的速度果然殊不簡單啊,哈哈哈哈!

P.S. Cat's Cafe 在開業個多月的今天終於突破2000(瀏覽人次)大關,多謝各位支持(在自己的日記內打打廣告總可以吧~hahaha)

13.3.00

《等》

等待,或可分為許多種,但總有一個共通點 ── 都是漫長的。

那怕只是在街角佇立五分鐘,感覺也恍似熬了半個世紀。

在家裡等待考試成績公佈、各式面試通知、月頭發薪的日子;在巴士站等待永遠不按班次時間表行駛的巴士、在屋簷下狼狽地等驟雨停歇……一切形形色色的等待,都是難耐、難過復難堪的。

只有一種等待,永遠叫人又愛又恨 ── 情人的等待。

情人的等待,也許是眾多等待之中,最最漫長的一種。這一等,可能是五分鐘,可能是一小時,也可能是五年、十年。

10.3.00

除了論文,還是論文

除了論文,還是論文。

都快要被一眾死線壓得透不過氣來了(T ^ T)

可是真正落筆開始寫的時候,最大的問題反而是為要控制字數而收筆( ̄∇ ̄+)

I dare not say that I am a talented writer, but I'm the kind of person who once starts writing, will keep writing a lot, coz ideas just keep bubbling up, even if I write without any plots. It just flows like streams, so spontaneous and rich. The only problem is, I never start working on my papers until the VERY LAST MINUTE ( ̄∇ ̄+)

Well...it's time I got back to my papers (T ^ T)

9.3.00

論文死線下過,焉得不低頭?

真要命,我的日子還是過得那麼苦(T ^ T)

最近每日都是在論文的陰影下過的,簡直就是慘絕人寰、苦不堪言(ノ `Д´)ノ

下星期的16、17、20(x2)還有合共4大份論文,叫貓貓怎麼活?活著還有甚麼意思?人生難道就是功課功課再功課?

唯一可以令貓貓稍覺安慰的,是其中兩卷畢業相的菲林已沖曬好,效果還不錯;尚有一卷今天便可以到手。到時候一口氣將合心意的全數掃描後,也挑一些放上來吧~~heehee~~光是想想也覺興奮呢о(ж>▽<)y

又得繼續埋首我的論文了...唉...

獻給我偉大的論文們:(配樂:"漣漪"/陳百強)

生活淡淡似是湖水,
全因為「你」冇鬼晒生氣,
全因為「你」,我趕到就死,
全日都不開心因「你」。
靜默亦似歌,
那感覺像「屍」,
流淚是我心境寫照...

7.3.00

禍不單行

真是福無重至,禍不單行。

這星期除了拍照耗盡貓貓的體力,還得應付各大主修科的論文...著實叫苦連天啊(天呀~~~~)

最最要命的,還是星期一晚,在趕 paper 的苦況下,竟又是《我和彊屍有個約會2》的首播日,之後還有二千年之戀......叫貓貓怎麼可能將眼睛從電視螢幕上移開?天呀))))))

該是時候收筆了,否則貓貓的 paper 便要泡湯了(..。)

4.3.00

大日子

3月,是考 mid-term 的月份;3月,是各大科目論文死線來臨的月份......唉,3月。

不過2000年的3月3日,也是貓貓影畢業相的大日子,這天大清早便得捧著一大束美國藍玫瑰和一隻巨型"小白"("蠟筆小新"裡的那頭小狗)趕到荷花池畔的英文系 counter,忙不迭跟在場同學合力謀殺菲林。

貓貓向來是個討厭拍照的人,但大學畢業終究是人生中一個值得紀念的時刻,錯過了著實可惜(其實最少還有兩個月才畢業嘛 ( ̄∇ ̄+) 只是中大的慣例是未畢業先拍照罷了),於是只好乖乖屈服,任人拍個夠好了╮(╯▽╰)╭

中途遇到一位心理系同學,揚聲呼喚他,他定睛望了貓貓數秒,竟說差點認不出來(..。)

雖然這天貓貓略略上了妝,但既沒畫眼線也沒貼假睫毛,不可能神奇變妝吧(我倒希望自己有那樣高明的化妝技巧)?也許待貓貓將照片沖好了,然後放上來讓你們評評吧╮(╯▽╰)╭

一日辛勞過去,還有許多工夫待貓貓去做。

不是開玩笑的,原來整天捧著一束花和兩隻毛公仔是很累人的一件事(同屬崇基學院且又同期畢業的前男友當日送了一隻大貓給貓貓)

早上起來雙臂還在發麻!可是明天還得跟一眾親友照畢業相,真是挑戰貓貓體能極限的大考驗!

29.2.00

Leap year

又好幾天了,沒有寫日記。

不過今天是4年一度的 leap year 呢,不留一點印記怎麼行?

生命,其實只能以回憶去記載,偏偏人類又那麼善忘,愛過的人、做過的事,都忘記得起。

朋友都問我領獎有何感受。

說老實的,並沒有想像中那麼興奮(..。)

得獎自然是件值得高興的事,可是我覺得自己太渺小了,世界太大,這不過是個開始而已,往後要走的路還漫長呢!

又經常被問及,因何"寫我心情"並不是每日更新,而是有一篇沒一篇地寫下去。人的記憶容量跟電腦一樣有限,可幸生命中值得記著的事不太多,所以為了替自己的腦袋和電腦記憶體省點位置,惟有挑有意思的才去寫囉(分明就是在躲懶) ╮(╯▽╰)╭

(2011年後記:現在回想,因何當日陪貓前往領獎的不是男友,而是網友 tomtom 呢?是因為當時的男友在工作嗎?無論如何,感謝 tomtom 自告奮勇陪貓領獎。tomtom,許久沒聯絡了,你好嗎?)

23.2.00

《戒煙》

相信不少女性也有以下經歷:

自己不抽煙,可惜偏交了個嗜煙的男朋友。

朋友的父親曾答應過妻子戒煙,可是結婚多年,一直戒不掉,沒抽得那樣兇倒是真的,可是並沒有徹徹底底的戒掉,理由是:都抽了那麼多年了,怎麼戒得掉?煙癮起時跟毒癮發作沒甚兩樣。

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要是下定決心,破釜沈舟,沒有辦不到的事情;只怕意志不夠堅定,煙癮一發作,便將對妻子許下的承諾忘得一乾二淨。

有的男友從不在女友面前抽煙,有的甚至誇下海口,信誓旦旦說會為女友戒煙,以彰顯自己對這段關係有多認真。不過最後到底是真的戒掉?還是陽奉陰違?男人以為自己隱瞞得天衣無縫?也許只是女友睜一眼閉一眼罷了。

22.2.00

《關係的枷鎖》

今天在茶座聽到這樣的一段對話:

A:我想離開他。
朋友B:你跟他發生過關係沒有?

聽罷不禁覺得匪夷所思,恍似忽然活回去,置身四、五十年代的封建社會。女人跟男人發生了關係便一失足成千古恨,沒有回頭的餘地。

曾否發生關係,跟應否離開一個人有何相干?

我並不主張隨便的肉體關係,這一點,自認思想不夠進步。也許有人會感到不可思議,但我仍相信肉體關係應基建於愛情之上;是愛情的昇華,而非單純的肉慾行為。

但,我更不主張別人蹉跎歲月,自討苦吃。

21.2.00

《長情 Vs 專一》

有說男人長情而不專一,女人專一而不長情。

長情和專一也要搞性別歧視?

愛情既然無分年齡、國界、性別取向,自然亦不應存在哪個性別比較長情專一之別 ── 愛情無分男女,只在乎對手是誰。

不論男女,只要遇上命中註定那一位,既長情,也專一。未能兩者並存,只是還沒有在對的時間遇上對的人罷了。

夢裡不知得了獎?

一肚子悶氣 -- 昨天伺服器又‧當‧機‧了!(ノ `Д´)ノ

日子過得不如意,像全世界立心要跟我過不去似的(T ^ T)

鈴~~~~

誰?誰的來電?

天知道我已48小時沒睡過一覺,是誰偏要跟我過不去?

放下聽筒,人卻已醒了一大半......

剛才矇矓之間,好像聽見有把聲音對我說:「請問李小貓(化名)在不在?」

「嗯,我是。」(夢中流利應對電話模式啟動中)

「你好,我是xxx的執委(記不清楚了,天曉得我已48小時沒睡)。這是通知你星期六前往領獎的。」

「領獎?」我有參加過甚麼抽獎嗎?

「對,你早前參加了xxx(又記不起了...拿到獎狀才告訴你們吧)的全港公開詩文比賽(大概是這個稱呼吧,記不清楚了)。你的新詩得了季軍,想通知你星期六到香港大學.....領獎,頒獎嘉賓是xxxxx(下省一百大字)。」

花了好一會,才搞清楚原來是記不起甚麼時候,在大學某個壁報版上看到一個公開徵文比賽,傻頭傻腦地想:反正從沒試過參加這類比賽,試試自己的實力(你?有嗎?好一隻不知天高地厚的傻貓!)也無妨呀 ,反正前後不過一首新詩而已,寄出之後又不用負責任。

記得小學時也曾拿過校內作文比賽冠軍,但那些兒時拙作根本見不得人,也懶得告訴別人,怕笑壞人家。壓根兒沒想過會在這等規模的公開比賽得獎,故此早就將比賽一事忘記得一乾二淨( ̄∇ ̄+)

說老實的,到了此刻我還在想......到底自己寄出的是哪一首新詩呀?好像是未修改前的《輓歌》?真丟臉...還未修改的,匆匆忙忙便投稿了...唉...獻醜啊!(..。)

不過總算是件值得高興的事,來,笑一個о(ж>▽<)y

18.2.00

突破

很高興很高興喲~~~Cat's Cafe 在昨日已衝破1000大關!

在"開業"不足一個月的時間內,能有這般成績可算滿意 ^_^

而且《情書》的小說結局篇亦已完成,真開心。

不過貓貓這星期嚴重睡眠不足,故此經常翹課,所以下星期貓貓不能花太多時間上網了(T ^ T)

此刻正計劃改革版面,做一些修改,希望能令網站 load 得更快吧o(Φ ಎ Φ)o

16.2.00

感謝

今天終於完成《情書》第十二章,鬆了一口氣。

故事已接近尾聲,這小說之能有今天,還多得讀友支持,尤其是惠香。要非他們常在留言版或icq追問我何時才再更新小說,鼓勵我努力寫下去,相信我早已把小說荒廢在一旁了。

在此謹向他們說聲謝!

《情書》和《變奏》開始時是在"得失戀愛俱樂部"發表的,寫到半途就再沒寫下去。直到現在,才又重新燃起寫作鬥志。

其實《變奏》和《情書》這兩篇小說也屬中篇,貓貓之前未嘗試過寫這麼長的故事,所以也沒想過能否完成,只是靈感一到的時候便寫,沒有大綱,也沒想過結局會如何。有時候一寫便兩三章,但也會一個月不碰一下,萬想不到這兩篇小說真有完成的一日。

我曾講過,創作的路是十分孤獨的,只有讀者的支持和鼓勵才能叫筆者無怨無悔地繼續下去。今日我更深徹地體會到這番話的意思,因為沒有讀友們,就沒有今天的《情書》和《變奏》。(咦?怎麼像得獎藝人站在頒獎台上演說謝辭似的?heehee)

15.2.00

時光倒流?

真大意,若非網友大衛仔和 Salina 提醒,貓貓也懵然不覺原來將日記的月份錯寫成一月,讓"寫我心情"時光大倒流,嘿( ̄∇ ̄+)

真的要感謝他倆提醒!

近日因伺服器記憶體不足,導致常常出現當機情況~~經由 http://3jk.com/cat 這網址進入 Cat's Cafe 的網友們都進不了來喇(T ^ T)

說不定他們還以為 Cat's Cafe 已關門大吉,以後都不再來了...嗚...那天殺的爛主機 (oh~pardon my French)

今早又翹課喇...怎麼辦???只好將一切都怪在那爛主機頭上了~~呵呵╮(╯▽╰)╭

13.2.00

zzzZZZZZ

真大意,寫了一張情人節祝福咭,只顧在icq上傳給朋友,忘了也該放在 Cat's Cafe,將祝福也送給來訪的網友......該打該打~喵~

反正在上傳日記和更新主版,便順道繼續《情書》第十一章......豈料一寫便兩小時,又天亮了~~

時候不早(真的不早,已11時許了),貓貓得去昏睡昏睡了zzzZZZZZ

12.2.00

哥哥

今天終於完了一件心事,跟哥哥見過面。

還記得小學四年級的時候,同學間忽然興起一種玩意 -- 結義當誼兄弟姊妹。

那時候,同學間的話題總離不開"誰誰誰是我的誼兄"、"誰誰誰是我的誼妹"。貓貓沒有親哥哥,但一直羨慕班裡有哥哥疼愛的女同學。那時小不更事,記得有天這位"好"哥哥走過來跟我說,他們合共十一兄弟和一個妹妹,問我要不要也做他們的誼妹(如今回想,算來豈不是班裡上半男生都成了我的誼兄?嘿,後台可真強呢!)。

因貓貓是最遲加入這個"大家庭"的一位,加上年紀比另一位"妹妹"輕,所以糊里糊塗就成了這大家族的"小妹妹",而這位"哥哥"則排行第一。

畢業以後,這十三位(十三不詳?!?!)誼兄弟姊妹便各散東西,到了現在,就只剩下這位"大哥哥"尚跟我保持聯絡,多年不變。

童年的遊戲竟能經得起時間洗禮,連貓貓也有點意外,所以格外珍惜這份兄妹感情。

也許是我倆性情相近吧,所以十分談得來,雖然見面時間並不多,但兄妹之間並沒有隔閡。

今天相見,才發現原來兄妹間還有許多相似的地方。兄妹倆今天結伴逛街,才曉得哥哥對shopping毫不抗拒,且還跟貓貓一樣是半個"shoppaholic";貪玩、饞嘴,而且相當嚮往獨立自住生活。

得兄若此,貓復何求?

再過兩星期,哥哥的"暑假"便要結束,得回悉尼繼續苦讀,希望他在那邊早日給貓貓找到一位好誼嫂吧~~~heehee ( ̄∀ ̄)

11.2.00

《女人的眼淚》

曾有位動輒落淚的女性朋友對我說,女人,是哭給別人看的,尤其在自己所愛的人面前,因為,眼淚是女人的武器。

同為女性,對這一番話實在不敢苟同。

女人,如果要拿眼淚作武器,也未免可憐。
 
愛,也該愛得有尊嚴。假如一個男人只臣服於女人的眼淚,並不見得他會有多愛這個女人。因為比起流淚,戀愛中的男人會更喜歡女人對他笑。

男人若真心愛一個女人,無論她快樂、生氣,甚至木無表情,他也會對她一樣的好。一個只會在女人落淚時才關心她,對她好一點的男人,不一定愛她。出於憐憫和歉疚的關懷,叫責任,不叫愛;兩者看似相同,中間卻隔着一個宇宙。

虛驚一場

伺服器於昨晚6時許發生故障,完全無法登入(T ^ T)

情況一直持續到今早10時許......害貓貓還以為是伺服器被hack了,半個月來的努力化為烏有o(><)o

貓貓真的既擔心又傷心,難過得整晚睡不著,偏偏因主機存放在ISP,貓貓只能靜觀其變,很有"坐以待斃"的感覺。

在電腦前呆坐至天明,卻又無心功課,偏偏論文今晨便"死期到",無論如何得趕在8時前完成,貓貓只得無奈地搖頭嘆息。

幸好ISP今上終於將問題修正過來,一切回復正常。

下課後返回到家中,二話不說上網視察情況,見一切已修復妥當,感動得差點沒落下淚來ヾ(●´U`●)ノヽ(´∀`●)ノ

這一役過後恍如劫後餘生,身心都累得不得了...可是總放心不下,非要逐個連結點擊檢查清楚,確定沒有錯漏。今晚想必會睡得很熟很熟( ̄∇ ̄+)

9.2.00

《寂寞不起》

(註:本篇乃課堂習作,故事縱虛構,感覺卻真實) 
坐在課室正中心,一個我不慣常坐的位置,教授的講課全聽不進去。

突然,四周的同學紛紛帶着紙筆動身找一個他們心目中最孤獨的地方坐下去。原來教授指示我們進行感覺訓練,讓我們各自「孤獨」十分鐘,然後描寫孤獨寂寞的感覺。

我安坐原位,暗裡苦笑,這不是在挖苦我嗎?

認識你以來,還是首次帶着一肚子氣入睡,心裡反復想着:完了。

孤獨跟寂寞其實是兩碼子的事,只是太多人將之混為一談。

孤獨必須一個人獨自進行,而寂寞,卻是兩個人的事;即使佇立人群之中,即使身邊有多少人關懷備至,仍無法驅散內心的那份缺失。

胡天胡地

5:30am

大好年假又過去了,印象中彷彿不曾有過如此稍縱即逝的年假。

以往的年假都要比這個長一點,去年尤甚,因那是貓自出娘胎以來,首個沒跟貓媽媽到處拜年的年假,在先斬後奏的情況下跟JK買了票溜到澳門。

票已買了不能退,貓媽媽只能瞪眼看貓"遠走高飛" ~~呵~~ 當然,凡事總有代價,先斬後奏被痛罵一頓,卻也換來至今最難忘、最浪漫也最開心的新年,絕對值得 o(^-^o)(o^-^)o

每逢長假,例必又是貓日夜顛倒、忙得廢寢忘餐的日子。每天過着非人生活,在線上閃電手至清晨,連續48小時不眠不休視作等閒。

坐下來寫小說,一寫就好幾小時,因要不停修改、增刪、再修改......相當費神。寫得累極,和衣倒下,只盹個1~2小時便起來繼續閃電手。不過,有時候真能昏睡十小時 ( ̄∇ ̄+)

長此下去,真不是辦法。

話雖如此,這個年假貓還是醉心寫作和更新網站,差點忘掉功課和擱在案頭的 readings ~~口矣~~

像現在,寫得累了、餓了,便胡亂煮個麵(幸好昨夜煮了豆腐 + 雞肉,還算營養均衡吧?)。獨居就是這點好,工作得昏天黑地也不會被人嘮叨。累了,隨便煮些甚麼也可以,即使以薯片當午餐,也絕不會有人管這管那(嘿) ( ̄∀ ̄)

畢業後須搬回家,失去這種種自由,恐怕會非常‧極度的不習慣 (..。)

5.2.00

噩夢

新年對貓來說可算是一場噩夢(數來貓的噩夢還真不少) (..。)

從來就不喜歡新年。

正當別的小孩為了那畢可觀的進帳大感雀躍之際,貓&貓弟弟卻要乖乖地將紅封包全數上繳"中央" (ノ `Д´)ノ

撇開紅封包不提,單是大掃除就已累壞貓。

沒回家一段日子,睡床早已成了貓媽媽&貓弟弟的雜物存放處,結果要到6:30am才打掃完畢;累得不能再累,洗澡後便昏睡至翌日中午 (..。)

最受不了的,還是那種虛偽。

雖不至於老死不相往來,但每年只在農曆新年才見一次面,偏又裝成很熟稔很關心對方的樣子,未免太虛偽了吧?

那票親友,年年總離不開那幾句:「看妳長得多高,比我還要高呢!」(初中時就已長得比你高,年年如一,可否加點新意?);「喲,一年比一年漂亮了!」(這句彷彿是大會指定對白)。

最可怕的,還是他們伸手來摸頭捏臉頰。噯,又不是洋娃娃,眼看手勿動!

總而言之,新年,是全年之中最虛偽最累人的節日!(ノ `Д´)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