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99

《歧視》

近日讀到 E. Pauline Johnson 的短篇故事 “As It Was in the Beginning”,內容描述印第安女孩 Esther 與白人玩伴相戀,甘願為他放棄一切 ── 她心繫的部落、熟悉的大地草原,甚至她的種族身分,統統可以拋諸腦後棄之不顧。 

然而一方無私的奉獻,並不代表另一方必會欣然接受。 

這段戀情始終無法得到男方養父的默許 ── 淨因女孩身上流着的,是印第安人的血。  

Esther 深受打擊,因嫌棄她、歧視她、懷疑她的並非別人,而是那個自小教導她、愛護她、在人前人後為她美言的神父!  

神父暗中安排養子迎娶白人名媛,而男孩亦欣然接受,不曾反抗,沒有堅持。 

然而他們似乎忘記了,愛情可以是成全,也可以是毀滅。